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目標70%長者!加州拚65歲以上打疫苗 6月底前完成

1年前的今天 美通報首例確診 現奪命逾41萬

畫中的優勝美地(下)

希爾畫作〈篝火旁的印地安人,1885〉(王士躍.圖片提供)
希爾畫作〈篝火旁的印地安人,1885〉(王士躍.圖片提供)

當年一支由加州民兵組成的聯防部隊來到了優勝美地的深山老林,目標是剿滅活躍於山區的印地安阿瓦尼奇部落(Ahwahnechee Tribe)。在土地和礦源開採上印地安人和白人之間時有衝突。加州民兵部隊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阿瓦尼部落只得退進了深山隱蔽。據說當年就是因為優勝美地峽谷中升起的一縷炊煙而暴露了印地安人的蹤跡,否則茫茫大荒之中很難找到他們的藏身之處。那一次掃蕩使阿瓦尼奇部落幾乎全被滅絶。

畫家托馬斯.希爾(Thomas Hill, 1829-1908)十分同情印地安人的遭遇。由於他久居優勝美地,不僅熟悉印地安人文化,還與他們保持著長久的友誼。他的畫作常常描繪當地印地安人和他們的日常生活,作品〈篝火旁的印地安人〉(Indians at Campfire, 1885)就表現了印地安人與優勝美地相互依存親密無間的關係——篝火裊裊升騰,三兩印地安人或坐於馬上或立於火邊,享受著山中無甲子的寧靜生活。畫面角度開闊,山幽水長,呈現一片溫馨祥和的氣氛,評論家指出該畫「象徵著一種人與自然和諧共處時代的浪漫情懷」。然而當白人殖民者入侵了他們的家園,一切都化為了過眼煙雲。

有趣的是,同哈德遜河派的許多畫家一樣,希爾有意將畫中的人物比例縮小,反襯了自然景物的龐大。據說這是哈德遜河派的獨創,偏離了傳統西方繪畫在人物比例上的窠臼,他們強調的是,人類不再是大自然的主宰和征服者,而是自然的兒女,是它的一個渺小而和諧的組成部分。這種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統一的觀念,似乎與中國山水畫的美學宗旨不謀而合,山水顯豁,人物反倒變成一種陪襯。換言之,山水乃心之所寓,人物的存在只是折射畫的主題而已。

一般來說,中國的自然山水偏向清奇峻秀,具有一種「山色迎人秀可餐」的陰柔美感,然而優勝美地卻充滿著陽剛渾厚之氣,如一首古希臘祭祀酒神的抒情詩。登臨冰川點(Glacier Point)的觀景台如站立巨輪之首,縱觀千壑萬岫,江河大地,如同披覽一幅立體江山萬里圖。遠近散落於內華達山脈的數條瀑布在夕陽下呈現淡黃色,「小優勝美地」群峰拖出凸凹剛健的陰影,餘暉漸漸消散,嵐帶靜流如河,眾山浮沉如無數饅筍在旋轉滾動……

對此,中國畫家們也情不自禁地訴諸丹青,援毫寫意優勝美地。老一輩國畫大師謝稚柳當年曾遊歷此處,畫出了他心中的大自然美景。現存至少有兩幅作品為謝老於九○年代初所作,其中一幅上題「頃遊優勝美地歸來寫其一角,癸酉秋日,壯暮翁稚柳」,並未標記具體景點。從畫面來看,酋長岩在似與不似之間,好像畫者胸有丘壑,並不在乎一山一石的具象,完全體現了中國畫的寫意特色。

另一位國畫大家嶺南派著名畫家歐豪年也曾來此寫生,創作了〈優勝美地山谷〉。畫面在別有洞天的「小優勝美地」山谷展開,大師運筆雄渾勁健,濃揮淡抹,自有深厚的嶺南畫派的韻味。灰色的筆墨點染自由帽峰和布德利克峰山體,凝重質感與花崗岩基色相得益彰,內華達瀑布群從圖上一隅沛然溢出,氤氳迷濛,實屬難得的優勝美地中國畫絶品。此外,在地知名日裔畫家小圃千浦也創作過大量風景畫,富有日本傳統版畫風格,使優勝美地多了一份東瀛的風韻。

在「小優勝美地」的山谷深處有一座峭峰,名為「停雲」(Clouds Rest)。「靄靄停雲,濛濛時雨......安得促膝,說彼平生。」 當年懷著與陶淵明不一樣的心情,被譽為「國家公園之父」的自然文學作家繆爾邀請了老羅斯福總統在冰川點搭帳宿營。正值隆冬季節,他們遠望著停雲峰上聚集的濃雲,預感到環保使命的嚴峻和迫切性。兩人徹夜長談,在這裡度過了整整三個雪夜。這次歷史性的會面最終促成了聯邦政府接管優勝美地,並於1916年正式成立優勝美地國家公園,讓日益遭受砍伐與破壞的自然生態獲得了保護,成為舉世聞名的世界遺產。

哲學家和詩人愛默生當年在繆爾的邀請下也曾來到優勝美地遊歷,當他看到當地生長的紅杉(Sequoia)的巍然身軀時不由地驚嘆道:「那個時代是產生過巨人的!」是的,紅杉的樹齡平均在千年以上,被稱為「地球上最龐大的生物」,與他所熟悉的波士頓郊區的樹木不可同日而語。

以紅杉入畫的作品並不鮮見,比爾施塔特就是這方面的高手。我想特別介紹的是以水彩畫知名的繪畫大師克里斯.喬根森(Christian Jorgensen,1860-1935)。他的水彩畫在優勝美地畫家群體中別具一格。像他的老師希爾一樣,喬根森喜歡野外作畫,從自然光線和色彩中吸取靈感,再現繽紛鮮活的景色。作品〈瑪利波沙巨杉〉(Mariposa Grove, 1910),水彩畫的特殊顏料和完美的技法使得巨杉枝幹、綠葉和苔蘚的顏色與紋理表現得鮮艷而有質感。陽光初照森林,百鳥爭鳴,濃蔭婆娑,空氣中彷彿飄浮著淡淡的花木香味兒。

我參觀了畫家的林中木屋,據資料介紹,喬根森一生專注於繪畫而無憂,全因為他有一位家世顯赫的妻子,她是巧克力大王吉爾德利(Ghirardelli)的女兒和財產繼承人,所以喬根森才能心無旁鶩一心作畫,也被戲稱為優勝美地畫家中唯一一位邊作畫邊品嘗巧克力的藝術家。他在這裡常常招待友人賓客,連老羅斯福總統也曾經光顧木屋,成為藝術家之友。

繪畫與優勝美地的情緣淵遠流長,藝術家們的傑出創作無疑為這座國家公園增添了獨特的風采與魅力。(下)(寄自加州)

優勝美地峽谷遠景。(王士躍.圖片提供)
優勝美地峽谷遠景。(王士躍.圖片提供)

➤➤➤畫中的優勝美地(上)

優勝美地 中國 加州

下一則

塗鴉藝術家班克西仿莫內畫作 996萬美元成交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