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氣球隊飄過5大洲…美向盟友簡報:台日韓都被中監控

擔憂財報獲利 史指下跌逾1%

新聞評論/開13次會花8億 衛福部少子化的成果

應對台灣少子化現象,衛福部2017年成立「少子化辦公室」,提出刺激生育率的短、中、長期計畫。(本報資料照片)
應對台灣少子化現象,衛福部2017年成立「少子化辦公室」,提出刺激生育率的短、中、長期計畫。(本報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候選人辯論會,附帶戳破台灣少子化無言的真相。黃珊珊質疑,陳時中在衛福部長任內成立「少子化辦公室」,拿了7.9億元(台幣,下同,約2500萬美元),卻只開過一次會。陳時中當日無言以對,只說指控要有證據;隔日才由衛福部上陣代打,稱少子化辦公室後來移至行政院舉行,會議共開了13次,7.9億元主要用於協助地方建構「○到二歲嬰幼兒公托」云云。陳時中不記得自己為減緩少子化做過什麼,這和他率領防疫居功而不任怨,相映成趣。

淡出陳時中記憶的「少子化辦公室」,成立於2017年4月,當時確曾開過兩三次會議。因此,黃珊珊稱「只開一次會」,並不準確。由於少子化所涉面向甚廣,衛福部認為無法獨力解決,便在當年底將該辦公室移交行政院底下的「完善生養方案」執行。但隨後遇上新冠疫情,行政院連治安會報、食安會報等重要跨部會會議都有一年多不曾召開,少子化辦公室被關進冷宮也是可想而知。

這也是蔡政府執政的特色:一項政策剛推出時,志大言大,宣傳得風風火火。俟進入執行階段,官員鬆弛懶散,意興闌珊;甚至像陳時中這樣,完全忘了它的存在。頭也洗了,錢也花了,一旦人民要追問成果,官員就拖拖拉拉支吾其詞,還祭出「封存」、「保密」的撒手鐧以規避監督。這種態度,四處可見。

黃珊珊的質問,顯然點中了行政院的痛處。於是,蘇貞昌也氣噗噗地跳出來反駁說,只問少子化辦公室開幾次會,是「事務性的扭曲」,應該要注意到全國社福預算的大幅成長。蘇揆說,蔡總統剛上任時,少子化預算不過150億元,今年已增至800億元,明年則將有1000億元,政府用盡誠意編足了預算。言下之意,少子化預算越編越多,就代表政府重視少子化議題的誠意越足。

但人們更想知道的是:政府年年宣稱要改善並扭轉台灣的少子化,究竟獲致什麼成果?很遺憾的是,不僅毫無成效,台灣少子化問題反而日趨嚴重。2015年,台灣還有21萬名新生兒誕生;蔡英文上任後便一路下滑,去年已跌至15萬人,平均年減1萬人。估計今年新生兒人數,更將降至13萬人,較七年前減少近四成。更糟的是,由於出生率毫無起色,台灣自2020年起已因出生人數低於死亡人數,成為「人口負成長」國家。

換言之,為挽回少子化的頹勢,蔡政府近幾年撒出兩、三千億元補貼,包括加發育兒津貼、強化托嬰照顧、提高育兒留職停薪補助,乃至提供不孕症醫療補助等,名目洋洋灑灑。但到頭來,什麼問題也沒解決,少子化現象反而更為嚴峻。其中癥結,當然是政府政策未能對症下藥,在決策過程不肯聽取專家意見,卻只想利用補貼撒錢的捷徑坐收政治近利。

若連陳時中都不記得「少子化辦公室」開過幾次會,衛福部官員豈會把少子化議題放在心上?再說,衛福部揩了前瞻建設計畫近8億元的預算,它所能提出的少子化對策,竟只是「建構○到二歲幼兒公共托育」這樣的老套;政府到底有沒有用心在思考問題,便也可想而知。這點,從衛福部不斷阻擋民間運用可行的方式自我防疫,例如自行進口疫苗及快篩,已一目了然。

因此,爭辯政府為8億元預算到底開過幾次會,其實了無意義。重點是,不論開了幾次會,政府幾年來未曾提出過任何有效減緩少子化的對策。大把的銀子撒出去,卻激不起年輕世代生育的欲望,少子化的國安危機卻越來越嚴重。

應對台灣少子化現象,衛福部2017年成立「少子化辦公室」,提出刺激生育率的短、中...
應對台灣少子化現象,衛福部2017年成立「少子化辦公室」,提出刺激生育率的短、中、長期計畫。(本報資料照片)

陳時中 預算 防疫

上一則

觀察站/藍憂打高虹安過猛引來反作用力 改扮反綠共主

下一則

綠推北北基桃1200元月票 藍稱「拿香跟拜,很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