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體操天后」拜爾絲 再次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背叛死神的吹哨者?美軍「無人機獵殺洩密」間諜罪判決

新聞評論/庶務化的促轉會 已失去延任價值

促轉會延任風波持續延燒。(本報資料照片)
促轉會延任風波持續延燒。(本報資料照片)

促轉會去年延任一回,行政院長蘇貞昌最近又提出延任的主張,理由是:幾十年的威權統治,不可能兩三年就完成。讓人意外的是,這回是本土社團《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跳出來反對,並向蘇揆提出「民進黨打算如何面對轉型正義」等五大質疑。從當年的「東廠事件」,到近期的內訌及瑣碎化,促轉會對自己存在的定位都很迷茫,如何扮演促進轉型正義的功能?

促轉會是2018年5月成立,當時的設定,就是一個兩年期的「任務編組」。去年蘇貞昌趁著新冠疫情當頭,逕自宣布促轉會延任一年,已經顯得相當難看。今年蘇揆又想如法炮製,不料遭到親綠本土社團嗆聲,質疑他想讓促轉會變成「萬年機關」。事實上,《民間真促會》自2007年即開始調查政治冤案,經驗不輸促轉會;它跳出來反對促轉會延任,顯然是在認知和路線上都無法苟同促轉會的做法。

檢視「民間真促會」對蘇揆提出的五大疑問,每一道題,都擊中蘇貞昌的要害。第一,蘇貞昌若了解《促轉條例》的精神,就不會以「不可能兩三年就完成任務」為由,要促轉會一再延任。第二,以蘇揆推託一把罩的本事,促轉會變萬年機關確實是可能的。第三,對蘇貞昌而言,促轉會比較像是用來克敵制勝的政治工具,他不會在乎促轉會的核心任務。第四,蘇貞昌僅要求促轉會必須提出一個總報告,顯不在意它如何運作。第五,民進黨政府思考的,恐怕不是如何面對轉型正義,而是如何永久握有這把正義鍘刀。

促轉會目前最受爭議之處,是把全副精力放在「清理檔案」,因此陷於細瑣化的作業之中。儘管促轉會可以宣稱自己三年來清理了多少檔案,開放了多少檔案讓當事人前往閱覽;然而,把力氣耗在這些庶務性的資料整理工作上,不僅進度緩慢,也局限於有限個案。這些,並無法讓社會大眾了解如何有助於轉型正義,促轉會也把核心目標設得太低。

並不是說檔案的整理不重要,但這應留給常設機關去做;促轉會更重要的任務,是讓民眾認識過往歷史從而記取教訓、抹平傷痕,進而透過和解而尋求社會不同族群與階層的融和。然而,促轉會把工作鎖定幾個特定事件,梳理事件當事人的個別脈絡,卻疏於對國家社會的大環境背景作出鋪陳,彷彿每個事件只要歸諸「威權統治」及「個人遭遇」即可。這種剝離的態度,對於那些共同經歷過時代的不幸卻非受難當事人的民眾,其實一點紓解或反思的效果也沒有。原因是,促轉會把絕大多數民眾當成「無關者」,不在乎他們在歷史事件的參與和感受,不認為他們有時代的發言權,當然也就不在乎他們設想的正義。忽略了這樣核心價值的促轉會,其實是自我矮化。

台灣的促轉會,常被拿來與南非當年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比較;事實上,兩者是難以比擬的。南非的《真和會》由十幾名獨立人士組成,並非由政府指派,並邀請諾貝爾和平獎大主教圖圖擔任委員會主席。其目的,是在提高社會信任,從而具有社會調解的能力與高度;而真和會的運作也僅三年。台灣的促轉會,原由社會形象較佳的黃煌雄擔任主委,卻被副主委張天欽以「東廠說」把形象搞砸。今天的主事者既缺少社會信任,卻仍陷於正副主委之鬥;若要延任,只怕是另一場災難。

促轉會延任,只是讓蘇貞昌多一副政治工具。但這個已迷失目標的機關,叫「促轉」已經名不副實了!

台灣 民進黨 南非

下一則

華航群聚擴大 染疫2機師家人確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