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警長:趙安吉之死 先朝刑事方向偵辦

中國也宣布了:中美往返航班 3月底每周增至100班次

克魯曼重訪滯脹之夏:通膨末日派預言錯得離譜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美國經濟走勢接下來到底是滯脹(Stagflation)還是軟著陸(soft landing),連紐約時報最近報導就業市場1月大增51萬多個就業機會,記者寫到一批經濟學者認為會軟著陸,都不忘加個問號。在上上篇刊於紐時專欄文章以僱用成本指數(Employment Cost Index)推斷會軟著陸的經濟學名家克魯曼(Paul Krugman)對那個問號一定十分敏感,6日立即發文,指出當前經濟學界對景氣大好感到不可置信,所以他重溫2022年「滯脹之夏」,帶領大家了解為什麼那些經濟占卜術士錯得如此離譜。

克魯曼表示,自己不曉得拜登8日晚國情咨文演說會不會有驚奇內容,但他敢打包票的是:當前演說的背景,跟許多名嘴幾個月前預期的大不相同。

幾個月前,有人認定拜登的總統功績肯定是完了,他的政治影響力必被期中選時湧現鋪天蓋地的紅潮(共和黨大勝)所淹沒,他的政治信用被景氣衰退及高通膨給掏空。

只是,所謂的紅潮充其量只算漣漪,近來的經濟數據好得叫人稱奇;1月新增50多萬個就業機會,在拜登治下迄今共增1200萬個之譜,失業率跌到3.4%,為1969年以來最低。2021年及2022年部分時光出現的高通膨,此後已經大跌,過去六個月,年率化的消費者物價升速已不到2%。

假如經濟現況似乎好到不敢信以為真,或許正因如此吧。克魯曼表示,大多數與他談過的經濟學者都認為,如此怪物級的1月就業報告只是統計上的異常,通膨數據反映出來的是五花八門的一時因素,話雖如此,這些正、反兩向都走;若是接下來幾個月通膨有點攀升,克魯曼表示不會感到驚訝,但怎麼看那都無法確定。

但現在很清晰的是:直到幾個月前,就算不是大多數也有很多經濟占卜術士太看衰美國的前景。尤其在經歷克魯曼認定的「滯脹之夏」以後,那段時期的確有點延伸到秋季,而很多有影響力的經濟學者都發布極陰森的聲明,指要把通膨控制住,要花可怕代價。

克魯曼認為,現在該問他們為何錯得如此離譜。

目前要指出一個從未預測不準的經濟學家,那麼克魯曼打包票,那人必是知識風險冒得不夠的;克魯曼自承這些年來預測失靈多多,尤其在沒預料到通膨以當初那種方式飆升。

話雖如此,克魯曼一直回顧那些看衰的研究文章,叫人真吃驚的是:它們與現實發生的相比,太過陰森。最出名的便是桑默斯(Larry Summers)去年6月宣稱的:必須以五年失業率在6%、兩年失業率在7.5%,或者一年失業率在10%,才能圍堵住通膨。

另篇具影響力的論文,是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去年9月所提,預言得很類似,除非失業大增,不然高通膨會存在下去。

平心而論,通膨或許還沒完全控制住,但下跌得夠大,而失業率一點上升也沒有,顯見那類預測實在悲觀到發狂。所以,現在人們為什麼要相信他們?

當然並非所有滯脹派經濟學人都用相同治學手法。但那些悲觀,就算不是全部,很大部分也因假定2021到2022年的通膨,有如1970年代的,那次通膨的確是靠長時間極高失業率才消停的。

可重點在總是有良好的理由認定,拿兩次通膨來類比,實在不允當。了解這一點的經濟學家大多預測對了,例如彼得森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的加尼翁(Joseph Gagnon),他自始便說,韓戰引發凶猛但很短暫的通膨,拿那次來對比現在,相形1970年代,才是更好的模型。克魯曼及另幾位指出,1980年代通膨之難以消風,主要是因為預測通膨會揮之不散,變得太根深柢固,但這次顯然沒這種心態。

那麼,為什麼經濟學者做那種末日預測,卻信心十足,而且,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尤其是新聞媒體業的,還接受此類說法?在此談的可不是知識分子不老實:通膨悲觀派很清楚他們的數據跟假設。但他們過去及現在的心態,可能影響到經濟學者自己,肯定也影響了他們的受眾,總是有心理預期,認為任何經濟受挫都有如1970年代的老戲碼重演,總是認為滯脹大難難逃。

那種心態明面上與政治無關;不像「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那一類,過去一年大多時候宣稱「拜登衰退」(Biden recession)在劫難逃,而且死也不道歉。

克魯曼認為,滯脹論的確反映出想把經濟學看待成道德劇的衝動,在戲碼當中,政治決策者千方百計想改善事體,總是遭遇嚴重處罰(少做反而不會)。拜登政府執政初期的開支配套案就是比該做的,金額遠來得大;聯準會太呆鈍,不了解通膨上升層面多麼廣。這類罪行,一定會召致微觀經濟學諸神的可怕處罰。

但神明並未降殃。那麼,通膨末日派預言家會承認自己搞錯了嗎?更重要的是:政治決策者,尤其是聯準會諸君,他們懂得2021年通膨危機,會通權達變到承認自己2022年調變到過了頭嗎?因為,假如他們不懂,那麼政策對想像出來的滯脹,其反應或許會造出另一次沒必要的衰退。

克魯曼 拜登 就業

上一則

美股撐住連三周漲勢 別指望科技大咖財報超標再掀漲勢

下一則

理財Q&A/兼職工也可舒適退休嗎?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