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智庫:美國高科技核能慘輸中國15年 「2關鍵」奠定中方領先地位

南加野火失控 蔓延16平方哩 1200人撤離

哈佛教授北京行 追問修昔底德陷阱

哈佛教授艾利森(Graham Allison)日前去了一趟北京,見了習近平王毅,向兩人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的問題。艾利森是哈佛政府學院教授,2017年出書「注定走向戰爭」(Destined For War),提出修昔底德陷阱之說,其意是:歷史顯示,一個崛起的大國,幾乎沒有例外地,注定必與既有大國爆發戰爭。修昔底德是古希臘史學家,曾撰寫斯巴達挑戰雅典的戰爭。兩國「注定」走向戰爭,就如走向一個「陷阱」;崛起的中國,宣稱要統一台灣,不排除向台動武;美中關係近年又持續緊張,是否也注定與美國終有一戰?

據哈佛校園報「哈佛紅」2日的報導,艾利森的北京行共九天,27日與20多名美國商界領袖和學者一起見習近平,習在會談時回答了不少「尖銳」問題,包括了艾利森的提問;會見習的前一天,即26日,先與外交部長王毅見面,進行了一對一的對話,談論的正是修昔底德陷阱。

王毅對修昔底德陷阱之說的反應,顯然是北京的立場,即認為:美中關係應以合作為基礎,兩國沒有必要對抗,維持良好關係對兩國都有好處。習近平去年10月會見美國參院多數黨領袖舒默時,就說過修昔底德陷阱沒有必然性,兩國應多談合作,少談競爭和對抗。

據哈佛文理研究所4日刊出的一篇艾利森訪問,他3月27日和其他美國商界領袖與習見面時,向習提出美中兩國該如何避免爆發衝突?習回答說,國與國之間,少不了出現分歧,就像家庭一樣,家人與家人之間,也會有分歧;重要的是,不要把分歧擴大,應把注意力放在「求同存異」之上,即在相同處上謀求合作,這是北京外交談判向來的觀點。

見過習和王毅之後,艾利森對修昔底德陷阱有沒有新的想法?至少有三點。第一,艾利森沒有改變想法,仍認為,崛起大國絕少例外地與原有大國爆發戰爭,他列出自15世紀以來的19次歷史例子,其中15次都以戰爭收場,只有四次沒有爆發戰爭。其中包括了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的日本崛起,與中國爆發中日甲午之戰和日俄戰爭,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是德國崛起,與英法俄爆發戰爭。至於1940年代至1980年代的美蘇「冷戰」,幸好沒有演變成「熱戰」。

第二,研究修昔底德陷阱的重點,不在宿命論的注定戰爭,更重要的是,在大國崛起注定挑戰原有大國的情況下,如何能夠避免戰爭。艾利森說,他寫書和這次向習提問,目的都是尋找避免戰爭的方法,也就是美中如何能夠避免戰爭,不因台灣問題而爆發戰爭,也不因關係惡化而走上戰爭之路。

第三,他反思美中兩國自2018年貿易戰以來的緊張關係,以及這次北京行所得,形成了一個他認為很重要的外交概念「和平競爭」(peaceful competition)。既然美中少不了競爭,那麼最重要的就是,把競爭控制好,不要讓競爭發展成為衝突和戰爭。怎樣才能管控好競爭?溝通和對話是少不了的,因此艾利森認為,去年11月的拜習舊金山峰會,以及日前習在北京與美國商界領袖對話,都是緩和關係的良好開端。

單從字面看,就知「和平競爭」說易行難,既要競爭,就難以和平,例如美中要進行AI和晶片競爭,美國怎能放棄對中禁售先進晶片?中國也必然從各種渠道,取得先進晶片技術,以尋求自力更生的突破,其中充滿矛盾衝突,如何求同存異?

還有,習政權的戰略目標顯然有二,一是長期目標,二是短期目標;長期目標是推翻由美國主導了70年的國際自由秩序,證據是2022年2月4日北京與普亭簽訂的「中俄戰略夥伴協議」,中俄聯手改寫全球秩序。至於短期目標,則是中國疫後經濟無法反彈,經濟下滑,房地產泡沫破滅,地方政府巨額負債,以及年輕人的超高失業率,習政府因此不得不改變戰略,由之前的「戰狼外交」一變而成為「和談外交」,因為由「戰」變「和」,所以才有去年11月的拜習舊金山峰會、以及日前的習與美國商界領袖的投資會談。

習政權的長短期目標,可以並行不悖,長期目標並沒有隱藏,例如中俄交好,經濟支持俄侵烏戰爭,中又與俄、伊朗和北韓結盟,目標瞄準西方民主陣營。至於短期對美緩和關係,以及藉此拉投資救經濟的目標,隨時可在經濟好轉時而變化。

王毅 晶片 習近平

上一則

漫畫/美國與以色列

下一則

一洲焦點/以色列下一步 哈瑪斯、伊朗一起打?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