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經文處副處長張俊裕將返台 華埠僑團歡送

OMNY再出包 系統升級致部分乘客遭莫須有收費

特別檢察官起訴總統之子的意義

杭特‧拜登日前被特別檢察官起訴,這是針對拜登總統之子的長期調查中,最新的重要發展。這件本是極其單純的犯罪案件,已成為對美國司法是否公正的檢驗,同時因為政治與司法交織,激化成為司法部同時針對共和民主兩黨總統潛在候選人重案起訴的歷史首例。

從政治面來看,此案起訴之前,眾院共和黨才宣布啟動對現任總統拜登彈劾調查,兩案併發;一是司法部針對總統之子杭特,同時劍指拜登本人,另一是國會眾院針對總統拜登本身;再加上聯邦司法部四案起訴共和黨參選人前總統川普,司法辦案卻充滿政治色彩。

各主要媒體各持立場,自由派電視台CNN與MSNBC名嘴高分貝稱「證據何在?」,保守派福斯新聞與廣播電台閱聽量爆增,爭論最後都指向拜登父子與川普的司法案件,司法部是否公正公允。

杭特此案分為購槍填報不實與逃漏聯邦稅兩部分。這兩案聯邦追訴時效期五年,五年後就無法追辦,此為關鍵,2023年為限期。更重要的是逃漏稅案,這部分案如果追下去,就必須要追問杭特在2017年與2018年逃漏聯邦稅的收入來源,現在被共和黨所懷疑的,這100多萬元收入,就是來自杭特在2014年到2019年擔任董事會董事的烏克蘭石油公司收入。

時任歐巴馬政府副總統的拜登,當時正主管烏克蘭政策,共和黨指控這家石油公司高薪聘請杭特,打通歐巴馬政府關節,藉拜登之手,除掉正在調查該公司賄賂的烏國特別檢察官。

德拉瓦州聯邦檢察官魏斯,在2019年川普任內啟動調查,購槍填報不實與逃漏稅兩案,若能拖過時效,就可平安無事。魏斯的確不負眾望,牛步辦案。一方面是2020大選期間對候選人之子與候選人拜登查案,有司法干預大選之嫌,而大選過後,更無積極動機追辦新總統,本來以為拖過追訴時效,就可平安無事。但2022年底共和黨得勢,眾院變天,各委員會一上任,全力啟動對拜登父子的調查,保守派齊聲叫好,眾院民主黨無力阻擋。

首先檢察官魏斯被質疑,眼看時效就要過期,為何對杭特案遲無動靜。魏斯堅持自己辦案公正,絕無看司法部高層眼色行事,司法部長加蘭德國會作證,更堅稱魏斯辦案獨立,自己從未施壓。但偏偏國稅局查稅官與聯調局探員出面吹哨,拿出開會筆記,證明魏斯的確說過,杭特案身不由己,於是魏斯迅速與杭特律師密商,從輕發落杭特的認罪協議。

正是這份認罪協議,在7月被德拉瓦州聯邦法官諾利卡開庭審理時當庭拆穿;當初認罪協議內容是:購槍案部分,若杭特兩年內不再生事,購槍案一筆勾消,不再起訴;在逃漏稅部分則是承認沒有案底的輕罪,但不追究所得收入的來源。法官當庭質疑,協議是否包括從今以後檢方不得以2014年到2019年的任何刑事案起訴杭特,給予全面豁免保護;魏斯檢察官否認協議有此條款,杭特律師當場翻臉,堅持協議包括豁免未來任何刑事起訴。

法官諾利卡當場怒斥「我不是你們的橡皮圖章」,下令退回,限檢察官魏斯8月底提出起訴進度,魏斯回報9月底前必有起訴,因此才逼出如今魏斯檢察官三項罪名起訴。

司法部長加蘭德被迫提升魏斯為特別檢察官,來「認真調查」此案,司法部還公開表示還在繼續調查杭特是否替外國客戶遊說,沒有依法登記為「外國代理人」 而違法,這意謂兒子利用老父拜登副總統之名,為烏克蘭中國等其他國家拿錢關說。

如果當初法官批准的認罪協議,全部免責,杭特的案件就不會咬出拜登。但此認罪協議7月26日當庭破局,外界才恍然大悟,懷疑原來司法部可能有私下交易,暪天過海的暗盤,明在保護兒子杭特,但實在保護父親拜登總統。司法部公信力在共和黨陣營跌到谷底,坐實「司法武器化」指控。

從共和黨批評者看來,特檢官魏斯僅起訴杭特購槍案,是捉小放大,真正要害在檢方為何不查杭特逃漏稅的收入來源。如果司法部與特檢官因為明顯的政治原因,不打算查,那國會眾院的政府監督、司法、歲出入等三個委員會,勢必要啟動彈劾拜登總統貪污贖職的調查程序。

特檢官如果追查杭特收入來源,再提起訴,就將與國會眾院彈劾拜登總統的調查行動,不僅同時進行,更與川普審案,先後雙軌,為2024大選投下前所未有的變數。

杭特‧拜登 司法部 共和黨

上一則

一洲焦點/美中怎麼看普亭與金正恩會面?

下一則

一洲焦點/CIA涉收買自家人 封口武漢病毒洩出論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