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悲劇 美坦承:無人機襲阿富汗 誤殺3成人、7孩童

亞裔夫婦被跟蹤兩天遭屠殺 三嫌竟獲保

東京奧運難避外交舞台 中日韓角力

在新冠疫情肆虐下,東京奧運排除萬難,決定現場不要有觀眾觀看,還是要如期在7月23日開幕。對日本來說,堅持舉行,就在顯示經過311大地震、海嘯與核電廠災的三重打擊,加上疫情重創下,日本仍然能堅強站起來主辦盛會。所以運動員的表現固然重要,但哪些國家的元首出席,替奧運增輝,同樣重要。尤其緊接著半年後的北京冬季奧運,兩相競比,日本更有輸不起的理由。

前後屆主辦國之間相互支持,向來是奧運慣例,就像2024年主辦國法國總統馬克宏,專程會來參加東京奧運;去年中日兩國曾協議,相互支持辦好奧運會。換句話說,即使美歐政客因新疆人權等問題要杯葛北京冬奧,政治人物不參加北京冬奧聲音此起彼落,但中日不但不相互杯葛,還要全力支持對方。

問題在中日兩國關係最近降至谷底。從3月美日外長防長「2+2」會談,到首相菅義偉與拜登總統高峰會中提到台灣海峽,乃至日本防衛大臣與副防衛大臣屢屢發表涉台言論,提及台灣如被攻擊就牽動「集體自衛權」,甚至表示日本應重新考慮一個中國原則,都觸及中國的敏感神經。副首相兼財政大臣麻生太郎7月5日在演講中甚至說,日本必須保衛台灣,防止台灣受到中國的「外部威脅和侵略」。

這已經不僅是日本少數人的意見了,而是日本政治人物體察民意,開始在政治光譜板塊上移動。雖然未必反映菅義偉的意見,也還沒有國會的正式決議,或甚至所謂日本版「對台關係法」的制定。實情是菅義偉的政治基礎薄弱,無法有效約束強硬派;從北京看來,這是日本的危險政治傾向。

北京外交部除了向日方提出抗議,表示這種言論極其錯誤且危險,嚴重違反中日四個政治文件原則,損害中日關係政治基礎,還考慮進一步採取行動,來警告日本。

北京重新考慮習近平訪日,是選項之一。原本預定去年習近平要訪問日本,是恢復中日關係的最後一環,但因疫情而推遲;今年奧運前習訪問日本的計畫,也因為中方要求以「官式訪問」禮儀單獨接待,也不可行,看樣子要推遲到明年了。可是如果取消習的訪問,也不見得符中方利益。

中國另一個考慮,是降低奧運參與的層次。目前中國雖決定派出空前龐大、總數431名選手的奧運代表團出席,但政府代表的層級可能會讓日本失望。原本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可能出席,但有鑑於近日中日關係惡化,出席層級應該會介於副總理孫春蘭與國家體委之間,層級並不高。

另一個奧運外交上引起猜測的,就是南韓總統文在寅會不會參與東京奧運開幕式?按理說,2018年韓國平昌冬奧,當時首相安倍應文在寅之請特別參加,今年文在寅也應該投桃報李,前來東京參加夏季奧運才對。

可是現在日韓民族主義情緒再次對撞,日本奧運官網把主權有爭議的「竹島」(南韓稱獨島)標示在地圖上,還有1936年柏林奧運會馬拉松金牌得主孫基禎,雖然是韓國人,但當時韓國在日本殖民統治下,日本刻意未標註,都引發韓國民眾強烈抗議。

考慮到南韓明年3月就要總統大選,民調有六成韓國民眾反對文在寅出席東京奧運。文在寅雖不能再競選連任,但有輔選執政黨候選人的責任,青瓦台幕僚認為,此刻去日本,政治上屬不智。

但是韓國私下開出條件,唯一可能是在能與首相菅義偉舉行高峰會的條件下,文在寅才願意出席。但日方卻認為,造成目前雙邊關係惡化,責任不在日方,韓方必須主動對慰安婦與強迫勞工賠償問題,提出解決方案,否則相見還不如不見。

最新消息是,日方透露願意安排高峰會,但暗示僅是個15分鐘的會晤,這讓韓方不滿,表示不是要高峰會才參加東奧,而是要對問題有實質解決。目前雙方交涉仍在拔河拉鋸,青瓦台對文在寅的出席依然態度保留,傾向原來由文化體育部長代表出席的安排。

東京奧運的各國元首出席情況,看起來並不好。拜登考慮國內政情,由第一夫人吉兒‧拜登代表出席,讓菅義偉大失所望。而北韓不派代表團參加,日本原本期望藉奧運開啟北韓與南韓、美國、日本的對話,也落空了。

運動賽事應是超越國界,但每每成為國與國之間競爭的舞台,東京奧運也不例外,令人無可奈何。日本近日疫情又升高,防疫或各國代表團會出什麼狀況,讓人為東奧和日本捏冷汗。

東京奧運 日本 文在寅

上一則

一洲焦點/拜登的3大難題、美國古巴人爭取母國民主

下一則

紐約客談/聲浪更大 民眾遇事寧發社媒不報案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