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灣新創企業來美培訓 展示智慧科技最新成果

JAL青森飛大阪疑似引擎起火 緊急迫降 機上約50人皆無礙

拜登荒謬妥協或雙贏外交?美伊換囚:60億元換回5位美國公民

左二戴眼鏡者為納馬齊,右一戴口罩者是塔巴茲。(Getty Images)
左二戴眼鏡者為納馬齊,右一戴口罩者是塔巴茲。(Getty Images)

「5名美國人從伊朗回家,伊朗換到了59億美元鉅資。」美國與伊朗在討論多時後,於9月18日完成換囚,伊朗釋放其關押的5名美國公民,美國付出的交換條件除了同樣釋放5名伊朗籍囚犯外,還包括釋出伊朗被凍結的60億美元資金。5名重獲自由的美國公民於18日搭機啟程返美,而獲釋的5名伊朗人當中2人已抵德黑蘭,另外3人預計不會返國。伊朗總統萊希將換囚一事稱為「人道主義行動」,美國總統拜登也表示「無辜的美國人得以返家」,伊朗取回59億美元、而美國也成功迎接公民返國,然而看似雙贏的協議,共和黨對拜登政府卻大表不滿,質疑在伊朗對美國及其中東盟友威脅加劇之際,拜登政府卻「協助提振伊朗經濟」。

美伊換囚協議,是經過卡達從2022年2月起居中斡旋,歷經數月的談判後,美國與伊朗終於達成換囚協議,9月18日雙方各自釋放關押的5名囚犯;另外美國也解凍伊朗原被制裁凍結的59億元資金——這筆資金是第三國的南韓原應在2019年支付給伊朗的石油款項,當時美國尚未對此類伊朗石油交易實施制裁。

伊朗近年持續發展武器以及核計畫,美伊兩國之間高度緊張,此時美國政府同意釋出伊朗被凍結的鉅款,無疑將引發質疑聲浪,而針對這筆款項,美國當局表示將存放於卡達銀行的指定用途帳戶中,僅限用於購買藥品、食品等人道主義用途。

而從伊朗獲釋的5名美國公民,從8月中旬自原本被關押的埃溫監獄(Evin Prison,是伊朗政治犯的主要囚禁地)移轉到伊朗首都德黑蘭軟禁,其後在9月18日獲伊朗當局釋放,搭機前往卡達首都杜哈,再從杜哈轉返美國。

獲釋的納馬齊、塔巴茲、沙爾吉三人走下飛機。(路透)
獲釋的納馬齊、塔巴茲、沙爾吉三人走下飛機。(路透)

美國總統拜登在該5人抵達杜哈之際,發表聲明表示:

「今天,5名被關在伊朗的無辜美國人終於回家了。」

拜登表示5名美國公民都經歷了「多年的痛苦和不確定性」、呼籲美國人避免前往伊朗,並同步宣布對伊朗前總統阿赫瑪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以及伊朗情報部實施新的制裁,原因是其參與了對美國公民的「錯誤拘留」。

在被伊朗釋放的5人中,有2人的身分並未公布,而美國政府公開資訊的3人分別為:

現年67歲的商人塔巴茲(Morad Tahbaz),塔巴茲擁有美英雙重國籍,2018年在伊朗政府鎮壓環保人士期間,與其他8名伊朗本地環保人士一起被捕;塔巴茲參與的是波斯野生動物基金會(Persian Wildlife Heritage Foundation)的行動,該基金會以攝影機追蹤紀錄瀕危的亞洲獵豹,卻被伊朗政府指控「利用環境計畫來掩飾蒐集資機密資訊」。塔巴茲與其同僚否認指控,而國際特赦組織指出有證據表明塔巴茲等人曾受逼供酷刑。

塔巴茲在2019年被判10年監禁,關押於埃溫監獄,2021年時聯合國人權專家指出他的健康情況在獄中惡化,卻無法獲得適當的醫療。

另外還有現年57歲的納馬齊(Siamak Namazi),納馬齊有美國、伊朗雙重國籍,曾任職杜拜的新月石油公司 (Crescent Petroleum),於2015年10月被伊朗革命衛隊逮捕,關押至今將近8年,他的父親在獲伊朗官員允許探監之後,也於2016年2月被捕,兩人都被伊朗革命法庭以「與敵對國家合作」的罪名,判處10年監禁。2023年1月,納馬齊為抗議美國未能成功讓他及其他雙重國籍人士獲釋,進行為期一週的絕食抗議。

已知身分的第三位獲釋美國公民,則是同樣有伊朗、美國雙國籍的沙爾吉(Emad Shargi),沙爾吉是伊朗裔美國商人,現年58歲,2017年偕妻子從美國移居伊朗,於2018年4月任職於伊朗創投基金Sarava時被革命衛隊拘捕,其後在12月一度得到法庭撤銷間諜指控,但到了2020年11月卻再次被革命法庭傳喚,法庭告知沙爾吉在缺席審判下,被判間諜罪、處以10年監禁。

伊朗總統萊希(左)。(Getty Images)
伊朗總統萊希(左)。(Getty Images)

美伊9月18日完成換囚之後,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預計出席19日開幕的聯合國大會,他將換囚稱之為「我們和美國之間朝著人道主義行動邁出的一步」,表示此舉有助雙方建立信任——然而,美伊兩國的現況是高度緊張對峙,雙方在伊朗政府發展核計畫一事上陷入爭端,且在烏俄戰爭中,伊朗被白宮直指暗助俄羅斯、提供俄軍數百架無人機用以攻擊烏克蘭。

美國釋放的5名伊朗囚犯,則是被控試圖取得核武及飛彈零件的安薩里(Mehrdad Moein Ansari)、密謀向伊朗非法出口美國商品和技術的卡沙尼(Kambiz Attar Kashani)、向伊朗非法出口實驗室設備的卡夫拉尼(Reza Sarhangpour-Kafrani)、竊取密西根大學敏感航空技術數據的哈桑札德(Amin Hassanzadeh),以及號稱中立專家之名,受雇為伊朗政府進行鄭政宣傳遊說的阿弗拉西亞比(Kaveh Lotfolah Afrasiab)。

喬治城大學卡達校區教授卡姆拉瓦(Mehran Kamrava)向《BBC》評論換囚,指出此事可說是「雙贏」,他說:

「對於拜登來說,他在大選前夕將美國人帶回家;對伊朗來說,伊朗人從美國監獄中釋放,但真正巨大勝利是那將近60億美元資金。」

儘管美國當局堅持60億的資金使用將被嚴格控制,但是萊希對外表示:「這筆錢屬於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我們會決定把它花在我們需要的地方。」

《美聯社》分析,萊希的說法,也表明伊朗進行此次換囚的重點,的確是為了資金——一方面,從美國釋放的伊朗囚犯,其被判的監禁刑期遠低於伊朗釋放的美國囚犯;另一方面,聯合國過去就曾警告,伊朗開始以「任意剝奪雙重國籍者自由」的模式,來與西方國家談判,要求釋出伊朗被凍結的海外資產。

拜登政府的換囚決定,在美國國內也引起共和黨的猛烈批評,共和黨人認為拜登政府在伊朗對中東地區威脅加劇的此時,美國當局卻還解凍資金提振伊朗經濟;共和黨籍的美國眾議院外委會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指責拜登向「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義支持者」移轉資金,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Mitch McConnell)也批評拜登「激勵伊朗的不良行為」,至於爭取共和黨提名競選2024美國總統的前總統川普,則將換囚協議稱為「絕對荒謬的交易」。

過去美伊之間換囚的歷史,可追溯回到1979年伊斯蘭革命爆發後,美國大使館人員淪為伊朗政府人質,其後透過交換回到美國;近期美伊的重大交流是2016年時,伊朗與世界大國達成協議,以限制其核計畫來放鬆制裁。

伊朗德黑蘭的前美國大使館入口,該地如今已變成反美博物館。(美聯社)
伊朗德黑蘭的前美國大使館入口,該地如今已變成反美博物館。(美聯社)

伊朗 拜登 美國公民

上一則

川普受訪首次承認:推翻大選結果是我的決定

下一則

前助理供稱:川普用「機密便簽」寫指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