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他靠5招 雖賺普通薪水也成百萬富翁

右耳纏繃帶 川普受訪:我本來應該已經死了

移民故事/闖過2道窄門 實現美國夢

中年考駕照,少不得親人的保駕護航,從旁擔任教練諄諄教誨,是通過考試的幕後功臣;示意圖。(123/RF)
中年考駕照,少不得親人的保駕護航,從旁擔任教練諄諄教誨,是通過考試的幕後功臣;示意圖。(123/RF)

我求學的年代,台灣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政策尚未推行,為了擠進名校窄門,上了六年級便日日補習,大小考試不斷。一路闖進初中、師專,好不容易熬到畢業,書本一甩,恨不得仰天長嘯,從此解脫。事後回想:我雖是「背多分」的料,也避免不了考試帶來的壓力,初就業的年段,時不時還有書本壓頂、面對試卷心裡打鼓的惡夢。

以為這一輩子再也不用考試了。

歷經十多年的等待,終於通過親屬移民的審核,踏上北美土地,腦袋裡無時無刻都在思考著如何快速扎根?以期早日實現「美國夢」。姊姊告知:通過駕照和入籍考試,是迅速融入美國社會的途徑。一席話聽得我對考試的畏懼心態復燃。當然也可以選擇逃避,但是美國幅員廣大,住商分區而設,光是上超市購買三餐吃食,憑著兩隻腳都到不了,遑論謀職。入籍考試時間還早,為求生計,通過筆試和路考早日拿到駕照,真正迫在眉睫,一刻也不能耽擱。

猛練路線 駕照低空掠過

趁著安頓諸多事項之際,到車管處拿了一本中文交通規則手冊。一入中年腦力明顯退化,當年「背多分」的看家本事早已遜色;幸好古有明訓,我深信「勤能補拙」這句顛撲不破的至理名言,早也啃、晚也啃,一本手冊快被翻爛了,鼓起勇氣前去筆試,竟然拿個滿分,取得路考的入門票。

外甥女一肩扛起護航的責任。每個周日,我們兩人到住家附近羅倫斯大道旁的車管處停車場,外甥女從調整座位、左右側鏡和後視鏡開始示範,接著在附近巷道穿梭,一連幾周反覆練習,照說早就胸有成竹了,但讓我擔心的是憑我的爛英文,可能聽不懂考官的指令。

醜媳婦總要見公婆,我終於下定決心咬牙上陣。我的路考官是一位挺著肚子的西語裔女士,她先在車外下達開啟各種車燈指令,叫我做出左右轉和停止的手勢,坐上副駕座,又命令我指出各種按鈕;見我裝模作樣極其誇張的調整動作(其實早就調整過了),滿意地點頭,接著發號施令。我一邊開車一邊暗自慶幸,還好口令簡短易懂。

出了停車場,轉進社區道路,下午時刻車正多。我緊跟前一部車,突見副駕座的考官神色大變,右手緊抓安全帶,雙腳打直,身子僵硬往後撐;到了十字路口,她命令我轉進巷子裡迴轉回車管處,前後不到五分鐘。考官氣沖沖地丟給我一張紙,嘰哩呱啦的話語連珠炮似的在我耳邊炸開,我一句也沒聽懂。

我像鬥敗的母雞,一邊走一邊胡亂猜測:會不會跟車太緊,讓考官沒安全感,怕我煞車踏板沒踩緊,落得「一屍兩命」的下場。一臉沮喪的我,迎來外甥女詫異的眼神。

後來我們改變策略,在車管處外蹲點,看見從停車場出來的應試車,就遠遠地一路跟蹤,把路線摸熟了,一個勁兒猛練。

第二次上來的考官是一個印度裔男士,如我所料,路線全在掌握中。我在巷道裡完成停止標誌(Stop)和路邊停車、Y字迴轉;在馬路直行、變換車道或紅燈停車,一切如我所預期。

車子愈開愈遠,已經脫離平日練習的路線。「這是哪裡?」我的心裡開始慌了,沒等路考官下令便自己停下來。一抬頭,碰見考官疑惑的眼神,我暗忖:糟啦!又搞砸了。面對新移民的語言障礙,考官認定問不出什麼理由,指示我開回車管處停車場,又是一陣連珠炮,我依舊聽不懂。拿到單子一看,竟然低空掠過,詫異之餘,真是感激涕零無以回報。

考官放水 「背多分」入籍

符合入籍的時間一到,家人全泰然處之,就屬我的英文最「菜」壓力最大。一本考古題在右,字典在左,拿出應付聯考時「拚命三郎」的力道,用「陶侃搬磚」的儍勁,把本子裡的單詞一點一滴的搬到腦袋;一方面還得問道於人,採納各方人士的應考經驗。

同事A說:「要注意儀態,有人挪動椅子弄出響聲,惹惱了移民官。」不會吧,有這麼嚴重嗎?同事B說:「移民官問是不是共產黨?有人聽錯了連連點頭,差點被一腳踢出去。」嗯,這滿嚴重的,但聽起來有點誇大其詞;同事C說:「只要拼錯一個語詞,就不能過關。」同事D說:「大選年通過率最高。」每個人皆繪聲繪影,說得我將信將疑,緊張指數節節升高。

寧可信其有,沾沾大選年的庇蔭吧。第一關筆試,題目皆出自考古題裡的美國歷史,我的「背多分」本領即時發揮作用。移民官是一個菲律賓女士,面帶笑容說:「你們一家來了三個人,妳兒子剛出去。」我一看,坐在對面的人面容和藹可親;再一聽,話語溫柔悅耳,頓時彷若吞下一顆定心丸。

移民官依照我交出去的表格一一確認,接著要我唸一段句子,最後來一段聽寫。我一邊聽一邊盯著移民官的嘴型,瞬間心花怒放,感謝眼前的活菩薩,這句子太簡單了,正符合我的初中英文程度,讓我感覺移民官有意放水。

十幾年後我轉換職場,同事W老師提及她考七次才拿到駕照;H老師聊起她先生經過兩次入籍考,被移民官嚇到沒膽再去,正在等待使用中文應試的資格。原來,我以為的八卦和傳聞,全都是真實案例。

人生機緣各自不同,駕照和入籍的兩位考官真是我的貴人,讓我輕鬆地通過兩道窄門,一步一腳印逐步建構我的「美國夢」。

移民 駕照 就業

上一則

亞太裔傳統月/美超微創辦人梁見後 「順其自然、隨遇而安」攀高峰

下一則

亞裔傳統月/排華考古:洛城華人養豬脫困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