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阻問鼎白宮 「拯救加州」要5度罷免紐森

近20年未獲利 Reddit申請上市 允許最狂熱用戶購買股票

新聞眼/極地之旅 郵輪擱淺奇遇記

郵輪「海洋探險家號」9月在格陵蘭島偏僻的Alpefjord峽灣擱淺。(美聯社)
郵輪「海洋探險家號」9月在格陵蘭島偏僻的Alpefjord峽灣擱淺。(美聯社)

今年9月,有幾家知名媒體報導了一則不大不小的新聞。郵輪「海洋探險家號」(Ocean Explorer)在北極格陵蘭島偏僻的Alpefjord峽灣擱淺,整個過程持續了五天,這次事件在格陵蘭島和極地旅遊上可能都屬於罕見,好在有驚無險。我們剛好在這條船上,經歷了整個過程。

海洋探險家號 載206人

「海洋探險家號」是澳洲極光探險公司(Aurora Expedition)租用的郵輪。它宣稱是專精於南北極的探險旅遊。 由於在南北極的島嶼登陸上岸,按規定一次不能超過100人,所以它比較小。雖然不像一些載有數千名遊客的巨型郵輪那樣看起來高大上,卻也稱得上舒適。

這次共有遊客和工作人員206名。船長介紹,這艘船是由中國建造,2021年交付使用。排水量為8500噸,是一艘先進的探險郵輪。船體前部呈弧線形,據說是模仿海豚的體形構造,這種設計可以更有效地切割冰塊海浪,並減少船舶的搖晃和震動,使其在穿梭越南北極海峽時更加穩定快速。

這次北極探險被稱為「極光之旅」,主要是去北極圈內看極光。計畫是從挪威的科肯尼斯(Kirkenes)出發,經過挪威的北角(North Cape)、羅福敦(Lofoten)等地,然後到格陵蘭島,再經過冰島,回到挪威的卑爾根(Bergen),共21天。網路查閱,北緯66°34′以北的地方屬於北極圈,所以我們行程所要去的挪威、格陵蘭島、冰島的一部分都在北極圈內。

我們9月2日登船出發,夜裡剛要入睡,就聽隨船攝影師在廣播裡通知大家,快出來看極光。跑到甲板上,一下子就看到了燦爛絢麗的北極光,雖然不是特別強,但第一天就如此幸運,足以讓大家都興奮不已,對未來的行程裡能多次看到極光充滿了期盼。但經驗豐富的船長卻給大家打了個預防針,以後還能不能看到極光就靠老天保佑了。

船上看到北極光。(作者一寧提供)
船上看到北極光。(作者一寧提供)

果然以後幾天的天氣,不是陰天就是下雨。儘管如此,我們仍然按照計畫,一路在各城市觀光,名勝打卡,上山下海,不亦樂乎。

挪威的美景,尤其是峽灣的美麗,真的不是吹的。Troll fjord峽灣風景如畫,峽灣長2.5公里,郵輪在濛濛細雨中緩緩開進,直到盡頭。岸邊偶見幾塊平地,上面散落著星星點點的幾間紅色小木屋。兩岸山峰高聳,白雲繚繞,讓人踏實地領略了一把什麼是「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峽灣最窄處只有100米,最寬處也不過350米,郵輪掉頭時幾乎是擦著岸邊轉過來的,也再一次領略了船長駕船的技術。

在海上航行時,總有探險隊員舉辦講座,講座的題目五花八門,人文歷史、地理天文、動物世界、民俗美食,都有涉獵。最讓我們關心的還是能再看到極光,探險隊員講解了極光是如何形成的,還告訴我們有一個像預報天氣陰晴一樣的App,能預報所在地區當日的極光參數,稱為KP指數。當KP指數大於3的時候,加上當地天氣好,就有大機率看到的極光。

格陵蘭島 原來色彩分明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行程一下過了將近一半。從9月9日進入格陵蘭島,雪山,冰山,冰川,浮冰,不斷從眼前掠過。以前經過格陵蘭島,都是搭飛機從天上飛過,天氣好的話,往下望去,除了一座座雪山,看不到別的。 想像中,格陵蘭島是個沒有人煙的不毛之地。只知道格陵蘭島是全世界最大的島嶼,幾乎全地區都被冰蓋覆該, 是除南極洲以外,大陸冰川面積最大的地區。等到身臨其境後,才發現它竟是如此美麗,真有「養在深閨人未識」 的感覺。

遠看只是皚皚白雪覆蓋的山峰和下面露出的褐色岩石,待到登陸後細看,土壤中有黃綠色的苔癬,褐紅色的野花,山石也呈現不同的顏色,仔細看,褐赭棕檀、綾紫緋紅,相間搭配,色彩分明。藍天白雲下,海水碧綠如藍,陽光照耀處,金波粼粼。這才體會到當初發現格陵蘭島的人為什麼要為它取名Greenland,綠島。

在山上隱約看到了北極兔和麝香牛。50多前年尼克森訪華時,中國送給美國一對熊貓,美國則回送了一對麝香牛。 如今在牠的老家見到了牠,睹物生情,遙想當年的風流人物,雄姿英發,中美關係何等美好。然而30年河東,30年河西,現如今卻是「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令人不勝感慨唏噓。

峽灣划艇、跳水 願望成真

9月11日,我們來到了格陵蘭島的一處峽灣,Alpefjord,此處水面狹窄風平浪靜。我和太座先是划了一陣Kayak(雙人划艇),一會兒徜徉在浮冰之間,一會兒穿梭於瀑布前後。有幾處水格外淺,划艇幾乎碰到水底的石頭,驚得太座連呼「要擱淺了」,後來才悟到這實屬不祥之言。

在格陵蘭島峽灣裡划Kayak。(作者一寧提供)
在格陵蘭島峽灣裡划Kayak。(作者一寧提供)

海水裡有幾塊巨大的浮冰,水下部分冰融化引起了重心不穩,自己在水裡上下翻滾不停,周邊濺起大大的波浪,發出隆隆巨響。老外的幽默感十足,玩笑來得特別快,同行的一個遊客一本正經地大喊「是不是俄國人打過來了?」 上船後,稍事休息,就聽到廣播裡播送通知,馬上要進行極地跳水(Polar Plunge),這是南極北極探險的一個必有的項目。

我和太座興致勃勃換上泳衣,在圍觀遊客的歡呼下裡跳進了只有攝氏2度的北冰洋。有人還嫌跳一次不過癮,上船後轉身又來了個二進宮。船長是個性情中人,看到他也擠在啦啦隊中。我鑽進桑拿間蒸了一會兒,直到滿身大汗渾身通透才回到船艙。這時發現船已經緩緩開動了,躺在床上,心中慶幸這次北極之行的三大願望,看極光、在冰山中kayaking和極地跳水都實現了。

一陣巨響後…受困峽灣的那5天

船開了沒多久,忽然傳來一陣巨響,船體也跟著晃了幾下。太座脫口而出,「船觸礁了?」我說:「哪有這麼巧的事情,船可能是拋錨呢,海上航行切忌烏鴉嘴。」太座和我跑到了外面的甲板上,船真的停下來了。接著又發出一陣轟鳴,船身在震動,相對於兩岸卻不見移動,只見一團團泥沙從船底泛出,看來太座划Kayak時的話竟一語成讖,船真的擱淺了。女人的直覺啊,可怎麼解釋呢?

有人說船有些傾斜,但又不能確定,我忽然想到船尾有兩個Jaccuzi(按摩泳池),跑去一看,原本水面和池邊是平的,現在竟是一邊高一邊低了。這時許多遊客也都感覺到出事了,紛紛從船艙跑出來。

Day 1→遊客鎮定 盡享美景

過了一段時間,聽到船長在廣播裡說話了,大意是「我們的船擱淺了,我們已經進行了檢查,螺旋槳和機器都沒有損壞,船體也沒有漏水,請大家放心,目前沒有危險,我們會把問題解決的。」又過了一會兒,廣播裡請大家到演講廳開會,探險隊長有話要說。她講的極為簡短,除了重複剛才船長的話,又再次強調,一定會以大家的安全為最重要的考慮,希望大家不要擔心,也感謝大家的配合。

遊客也都很鎮定。一位年長的加拿大女遊客還刻意站起來表態,想想我們停在哪裡?是格陵蘭峽灣。這裡杳無人煙,我們24小時被美景包圍,格陵蘭冰川雪山觸手可得;船上有吃有喝,晚上還可以從容地觀看極光,上哪找這麼好的機會?我們一點也不會驚慌的。大家對她的發言報以熱烈的掌聲。

接下來,船長又做了幾次嘗試,包括把救生艇放到水裡以減輕船的重量,把船裡儲存的淡水放掉一部分,剩下的水又從一側轉放到另一側,大概是想藉此改變船的重心,但都沒有成功。於是通知大家,準備明天漲潮時再試自救, 這樣一來,大家反而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安慰大家,晚餐時餐廳為大家準備了龍蝦。吃過晚飯,天色尚早,人們又陸陸續續來到甲板上。

剛才由於注意力都集中在擱淺上,沒有特別留意周邊的風景,此時一細看,真是個風景絕佳的地方。離船不遠的岸邊,就是一片冰川,遠處是高聳的雪山,未被雪覆蓋的部分,在夕陽的照耀下,猶如一座座金山,熠熠生輝。而這一切,又都倒映在藍色的海水中。想起杜甫的詩句「歲暮陰陽催短景,天涯宵雪霽寒寒。五更鼓角聲悲壯,三峽星河影動搖。」只是此時此處,天涯盡頭,沒有鼓角之聲,有的是萬籟俱寂和零度以下的北極寒宵。

格陵蘭峽灣美景。(作者一寧提供)
格陵蘭峽灣美景。(作者一寧提供)

Day 2→自救無果 等待救援

第二天,接近中午漲潮時分,船又發動起來了。伴隨著隆隆巨響,船底再次泛出泥沙,可是船仍然紋絲不動,漲潮也沒能有所幫助。船長告訴大家,準備暫時放棄自救,決定聯絡相關部門,等待援救。

到了下午,忽然看見水面上開來一艘汽艇,直奔船尾,從上面下來六個穿制服的人,他們上來就直奔駕駛艙,其中一個登上船頭的甲板,用對講機講著什麼,一看就是訓練有素的海防人員。他們態度相當友好,只是禁止照相。過了一會兒,聽見船長在廣播裡說:「大家剛才看見幾個穿制服的人上船了,請不要驚慌,他們是來幫助我們的,不是壞蛋。」

遊客們聚集在休息室裡,分享各自打聽來的消息。關於為什麼會擱淺,有人說郵輪是沿著上一條郵輪開過的路徑航行的,可能是由於冰雪融化,山上的泥石衝進峽灣,而航行圖沒能及時更新,所以造成擱淺。還有報告,許多媒體已經在追蹤報導我們擱淺的消息了。

上網一查,果然好幾家電視台的文字報導和視頻已經在網上了,深深體會到現代信息資訊的威力,千里眼,順風耳,無孔不入。有幾家媒體居然已經把電話打到了遊客的手機上,對他們進行了連線採訪。主要的內容包括,海洋探險家號一共有206名船員和遊客在北極被困在的船上,目前沒有生命危險,但是這裡人煙稀少,最近的救援船是1200海里以外的一艘丹麥軍艦,開到這裡至少要三天,還要看天氣。老外的幽默又上來了,一名遊客在採訪中回答,「我們都挺好的,唯一擔心的就是船上的酒夠不夠多。」

不久隨船攝影師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今天KP指數大於3,而且天氣晴朗。等到夜裡10點多鐘,探險隊長廣播通知大家,快出來看極光。大家紛紛跑到甲板上,只見天空中一閃一閃的不斷現出極光,這次極光比第一次看到的強了許多,在極光的閃耀下,有時連附近的山巒都可以看清,而且極光的顏色也不斷變換,藍色、紫色、綠色、黃色、粉紅色。人們紛紛舉起手機、相機,拍攝這不遠千里來尋找的奇觀。船因為擱淺,任憑風吹浪打,不為所動,拍出來的極光和星空格外清晰。後來我們才體會到,這個機會是多麼難得。

Day 3→大船拖拉 力度不足

第三天中午時分,灣裡開來一艘大船TARAJOQ(塔拉耀克號),上網一查,是丹麥自然資源研究院所屬的一艘2800噸的漁業科研船,雖然噸位比我們的船小,船上只有十來個船員,但龍門吊、捲揚機、拖船的鋼纜等設備一應俱全,看著就像真正幹事的專業船。

塔拉耀克號救援船。(作者一寧提供)
塔拉耀克號救援船。(作者一寧提供)

經過一番操作,TARAJOQ把兩根鋼纜掛到海洋探險家號後面,開始從側面拉。大家都站到甲板上,看著這難得的救援過程。眼看著鋼纜逐漸繃直,覺得船身在原地扭動,螺旋槳又翻起一團團泥沙,大家以為成功了,齊聲歡呼鼓掌。

太座馬上把「我們得救了」的訊息發送給關心著我們的親朋好友。不料好事多磨,過了一會兒船長廣播,說我們仍然沒有成功,這種拖法力度不夠,要等到明天漲潮時再試另一種稍微激進一點的新方法。估計船長和救援船的船長一定是討論過各種方案,要找出最安全、最穩當的辦法。聽著船長的嗓音都沙啞了,這兩天他一定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船上的人雖然有些失望,卻仍然很配合、很安定,繼續坐在休息室聊天。這時上網一查,媒體的報導更多更詳細了。除了在影片中標出了我們擱淺的地點,還顯示了船的圖像,格陵蘭的冰川,還有報導說,美國國務院說了,船上有七名美國公民,必要時我們會設法把他們救出來( We will get them back)。當然官員的話只能姑妄言之,姑妄聽之。晚上,極光仍燦爛絢麗,大家依舊不畏北極的嚴寒,興致勃勃的觀賞拍照。

Day 4→驚險脫困 卻又停航

到了第四天中午,船長宣布,要進行一輪新的行動。這次船體要傾斜一定的角度,請大家不要站在甲板和陽台上,一律待在船艙裡,盡量靠近有扶手的地方。因為休息室裡的桌子沙發都是固定的,所以大家也都聽從指令安安靜靜地坐了下來。

果然,當TARAJOQ號的兩根鋼索再次繃緊時,感覺到船身在慢慢向右側傾斜,而且愈來愈明顯,船艙裡沒有被固定的椅子都滑倒了一邊,從窗戶向外望去,岸邊的雪山愈來愈低,慢慢地從山峰移到山腳。忽然,船的傾斜停止了,緩緩地又向原來的方向回復,很快又恢復到原來正常的姿態。這時,廣播裡傳來船長如釋重負的一句話「我們沒事了(We are free now)。」

頓時,船上掌聲歡呼聲響起,這次是真的了。隨著郵輪引擎的轟鳴,船底再次泛起泥沙,不過,這次泥沙再也阻擋不了船的前進了。事後才知道,整個過程只有八分鐘,船體傾斜了15度,那是經過計算出來的。大功告成後,TARAJOQ號離開了我們,大家紛紛跑到甲板上向它揮手致謝。

船向前沒開多遠,又停了下來,大家以為又出了什麼問題了。船長向大家解釋,事情並沒有到此結束,儘管已經對船進行了徹底的檢查,可以確保航行沒有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格陵蘭是丹麥的領地,輪船出事後,有一大套手續要履行,例如是否有油料洩出污染環境,要等到丹麥相關部門審查批准後才能繼續航行。

既然已經這樣了,只好再耐心等待一下。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估計有關部門的人都已經下班,繼續航行也就不可能了,索性繼續觀賞極光吧。這次拍攝極光的效果卻大不如前了,常常是模糊的,無論如何難以聚焦清晰。太座向隨船攝影師請教,答道,前兩天是擱淺,船被沙石困住,不會動,今夜船是漂浮在峽灣裡的水面上,拋錨固定,風吹過船身晃動,當然不易拍出前兩天那樣清晰的照片了。

Day 5→軍艦現身 審核放行

第五天早上,遠遠地看到遠處開來一艘灰色的砲艇。太座把照片傳給在美國國內的朋友,馬上就有軍迷朋友傳回來,也就是丹麥的拉斯穆森一級巡邏艦,估計就是那艘1200海里外的軍艦,它也千里迢迢如期到達了。砲艇上放下一艘小汽艇,上面的人來到我們船上,大概就是來辦那些審核文件的。等了良久,終於船長廣播,一切手續都辦好了,可以航行了。

丹麥海軍巡邏艦前來觀察。(作者一寧提供)
丹麥海軍巡邏艦前來觀察。(作者一寧提供)

探險隊長要大家到講座廳開會,告訴了公司總部的決定。鑑於擱淺耽誤了時間,而且船要送到船廠進行徹底檢查,後面的行程將不得不取消。船將開到冰島,在那裡組織大家遊覽,然後按原定日期將大家送到本次旅行的終點,挪威的卑爾根。公司將按比例補償遊客因行程中斷造成的損失。大家都表示理解,沒有異議。接著船長來了,這是擱淺以後他第一次和大家見面,估計他這些天基本上就沒離開駕駛艙。

船長是個魁梧挺拔、身高將近190公分的烏克蘭人。他介紹了整個擱淺脫困的過程,感謝TARAJOQ號的協助,感謝大家的耐心與配合,說到動情之處,不時擦拭眼角泛出的淚花。大家則對船長報以熱烈的掌聲和擁抱,以示感謝。

下午5點,船以正常速度駛離Alpefjord峽灣,丹麥海軍巡邏艦跟在後面直到出了峽灣。前後左右,都是美不勝收的風景,夕陽照耀下的峽灣美景讓人感嘆「此景只應天上有」。有人說,北極比南極更好看,頗有幾分道理。

改冰島陸地遊 各國使館關切

船一路劈波斬浪,穿過浪高近8公尺的丹麥海峽,兩天後到達冰島的雷克雅維克。一路上暈船的人不多,可見船的性能之好。到了冰島後,有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和紐西蘭在冰島大使館的工作人員登船,詢問各自國家的遊客有什麼要幫忙的。

在冰島陸地上旅遊了三天後,公司包了一架飛機(charter),把遊客和大部分船員送到卑爾根,在雷克雅維克機場,專門開了三個窗口為我們辦理登機手續。感嘆這家公司的危機處理和機動協調的能力。21天的極光之旅就這樣有驚無險,充滿奇遇地結束了,而這次擱淺脫困的經歷,給我們留下了無盡的回味。

格陵蘭 郵輪 冰島

上一則

地產投資/3步驟 對租客盡職調查

下一則

星座/12月3日至12月9日 雙子座動口生財 天秤座多姿多彩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