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太空艙成功降落 史上最大「小行星樣本」送抵地球

中國病毒學家石正麗:未來恐再現新的冠狀病毒疫情

紐約愛樂首位亞裔首席 黃欣沉浸樂聲忘族裔

黃欣獲得委員會成員全票通過,成為紐約愛樂175年歷史上首位亞裔首席。(記者陳婉菱/攝影)
黃欣獲得委員會成員全票通過,成為紐約愛樂175年歷史上首位亞裔首席。(記者陳婉菱/攝影)

一直到2015年,紐約愛樂(New York Philharmonic)在過去的34個演出季裡,首席小提琴手的位置一直屬於格蘭·迪克特羅(Glenn Dicterow),而他也是在這把椅上坐得最久的人;黃欣(Frank Huang)時任休士頓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經過號稱「最嚴苛」的組考,最終獲得尋訪首席的委員會成員全票通過,成為紐約愛樂175年歷史上首位亞裔首席。

亞太裔傳統月採訪當日,正值演出季,上午排練結束,黃欣放下琴,在午餐時間受訪,晚上便是慶祝作曲家約翰·威廉斯 (John Williams)的專場音樂會;舞台聚光燈下的首席,在鏡頭前彬彬有禮,平易近人——身著襯衫、牛仔褲,走進屋子看到半邊燈光、鏡頭對準自己便不好意思道,「未想到是上鏡,我這形象是否過關?」

紐約愛樂誕生175年,首度選擇亞裔作為小提琴首席。(紐約愛樂/提供)
紐約愛樂誕生175年,首度選擇亞裔作為小提琴首席。(紐約愛樂/提供)

在中出生 幼時最不喜拉琴

黃欣出生於音樂世家,父親黃立民曾任北京中央芭蕾舞團首席指揮,母親張麗蘭則是芭蕾舞團的小提琴手。黃欣剛出生不久,父母便來到了紐約;由於語言障礙,他們就像其他移民一樣,為生活嘗試了很多職業,幾年後決定移居休士頓,在當地做音樂家教;而黃欣一直留在北京的祖父母身邊,直到六歲半才來美國。

對於初到美國的不適宜,黃欣笑談,自己幼時在祖父母的庇護下無拘無束,相比初來乍到的文化衝擊,一個不到七歲的孩子,只覺得突然有了父母的管束而失去了自由。

他說,母親是典型的「虎媽」,對他專業、學業意外的任何興趣愛好嗤之以鼻,「我甚至為了練琴要提早離校,所以不管他們叫我做什麼,我也都抱著一種逆反心理。與父母的爭吵也成為家常便飯。」

得遇良師 堅定音樂家之路

黃欣16歲時,獲克利夫蘭音樂學院(Cleveland Institute of Music)的預科班錄取,後跟隨著名講師唐納德·維勒斯汀(Donald Weilerstein)學習;黃欣稱這是「對的時間所遇到對的人」;在維勒斯汀亦師亦友的教導下,黃欣在16歲這年才明白「我是真的熱愛音樂,而不是表演給媽媽看。」

在寄宿讀書的七年中,黃欣與來自世界各地的青年音樂家一起切磋學習,進一步激發了他對音樂的理解——「在音符組成的旋律中,所有人都能跳出國家甚至族裔的定式,用手中的樂器詮釋自己的理解。我就是從這裡又找到了兒時的自由,這一次,是我曾『最痛恨的』小提琴帶給我的。」

「小時候專心於技巧,演奏基於基本功,音準、手型、要乾淨、要快、要炫技。但直到我真的知道為何拿起琴時才明白,是情感。」2003年,黃欣贏得了沃爾特瑙姆堡(Walter W. Naumburg Foundation)一等獎;2000年,他亦曾贏得漢諾威國際小提琴比賽(Hannover International violin competition)一等獎。

「我非常幸運能遇到這麼多優秀的老師,他們不僅幫助我提高演奏水平,還激發了我對音樂本身的興趣,讓我明白音樂可以做什麼,能給生活帶來什麼改變。」他說,「教授音樂也變成了我非常熱愛的事」。

愛樂面試 自薦再拉一首曲

當得知愛樂前首席迪克特羅告老退休,樂團招募新首席的消息,黃欣猶豫了良久,雖說這是「一輩子可能只有一次的機會」,因面試時間與當時在休士頓交響樂團的工作衝突,所以最後未去面試。

然而紐約愛樂兩輪面試下來,並沒有找到合適人選,樂團組考團給黃欣安排了一次單獨的面試;組考團陣容龐大,包括了指揮,各個弦樂、管樂的第一樂手及小提琴組的幾位成員,首席面試者要準備大獨奏、重奏、弦樂獨奏、室內樂作品數首。

黃欣說,「我那時的想法是,不想那麼多,只享受音樂帶給我的好時光,不管是在舞台上還是在面試中」;演奏結束後他甚至意猶未盡,「我準備許多的曲目,他們都沒有聽(笑),但我依舊想要演奏完我準備的曲目,所以自薦『不然再聽一下這首吧?』」這是組考成員和委員會從未見過的面試者。

黃欣表示,他最喜歡的作品,往往就是當下練習的作品,「如果你真的理解作品,理解它打動人心的原因」,他說,「你便會情不自禁地愛上它」。

黃欣在舞台上享受音樂帶來的時光。(紐約愛樂/提供)
黃欣在舞台上享受音樂帶來的時光。(紐約愛樂/提供)

「首席小提琴手可以決定樂團的整體風格,在這一點上,比其他成員的影響力更大。」樂團時任音樂總監兼指揮阿倫·基爾伯特(Alan Gilbert)說,「我做過許多人事任命,但明顯這一次最為關鍵。」

他高度評價黃欣,是集「技藝、資質、樂感及領導力」於一身的藝術家,「委員會的所有音樂家和我都一致同意,黃欣不僅將勝任該位,而且會將紐約愛樂帶入更高層次。」

感謝母親 為出身永遠驕傲

黃欣決定從休士頓搬到紐約,最捨不得的還是年邁的父母;2010年他接受了休士頓管弦樂團首席的職位,當時年近30歲,他覺得兒時沒能和家裡人親近相處,少年時求學演出四處奔走,此時應該是時候「回家」好離父母近一些。

他回憶,「在那裡居住的五年中,每個周末都會回家吃飯,感覺特別好。」而和母親也不會像之前那樣爭吵,「媽媽永遠會管我一些,告訴我應該多鍛鍊,注意外表形象……但我們現在的關係很親密。」

提到媽媽,黃欣總是帶著感激之情,他說,母親很會教兒童拉琴,從站的姿勢到拉琴的位置,她都會點撥得很到位;媽媽的指點也為他的職業生涯打下了堅實基礎;「我很驕傲,也很感恩在這樣的家庭長大,雖曾不理解,但沒有他們,我不能成為今天的自己。」

如今的黃欣也是兩個女兒的父親,六歲的大女兒剛剛開始拿起小提琴,兩歲的小女兒就吵著也要像姊姊一樣向爸爸學琴;「我不會逼迫孩子一定要和我比肩,她們或許有更擅長的事而我所不及。」

紐約愛樂誕生175年,首度選擇亞裔作為小提琴首席。(紐約愛樂/提供)
紐約愛樂誕生175年,首度選擇亞裔作為小提琴首席。(紐約愛樂/提供)

面試 休士頓 北京

上一則

回歸家庭贏夥伴信賴感 創業家胡立民助特殊兒接軌主流

下一則

林日昇 將捐母校羅徹斯特大學1570萬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