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舊金山灣區5縣房價中位數破百萬 華人成家路遙遙

退休後先從哪個帳戶提款?小心4錯誤

人物/胡茵菲用珠寶譜交響詩

胡茵菲是ANNA HU 品牌創辦人。(作者提供)
胡茵菲是ANNA HU 品牌創辦人。(作者提供)

成功從來就沒有捷徑,來自台灣的頂級珠寶設計師胡茵菲,又比別人多繞了一段路。從小立志成為大提琴家的她,天份加上努力,眼看著可以順遂地一路往這條路走下去,誰知命運弄人,在比賽前練琴時拉傷了肌腱,讓她知道自己再也無法成為舞台上那顆耀眼的明星;幾年後,父親經營的珠寶生意突遭變故,需要她來承擔家業。於是,上帝在關閉了她的那扇窗之後,又為她開啟了另一扇窗。

「我覺得從事珠寶設計,就好像從表演家變成作曲家,是換湯不換藥的。」胡茵菲用音樂世界的術語來譬喻自己人生的轉換,「與其當馬友友,我就當貝多芬。現在則是要逼自己當卡拉揚,因為要帶領整個團隊,是不一樣的角色,也就是從 Soloist (獨奏家) 變成 Composer (作曲家),然後現在變成 Conductor (指揮家)。」

(影音製作:何卓賢 訂閱世網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珠寶創作 常融入音樂樂理

為了當好「指揮家」這個角色,胡茵菲除了先前在美國寶石學院 (GIA) 學習珠寶鑑定、在紐約時裝技術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FIT)攻讀珠寶設計、在帕森設計學院鑽研珠寶藝術史之外,還在長春藤名校哥倫比亞大學取得了行政管理碩士學位。媽媽從胡茵菲小時候就要求嚴格,媽媽認為她必須具備商業的背景,才能夠懂得經營企業,也才能夠繼承家業。

如今,胡茵菲不但接下父親事業的棒子,還成功打造出自己的珠寶品牌Anna Hu Haute Joaillerie;而過去在音樂上的努力也沒有白費,成為滋養她人生與事業的另一種養分。胡茵菲說,學古典音樂的優點就是很能吃苦、很有紀律;她在從事珠寶創作時,經常融入音樂的樂理,她形容一顆顆寶石放在一起就變成一組合聲,珠寶作品的線條及設計時用到的3D繪圖,就好像是音樂裡的旋律。

她甚至從音樂的節奏中,領略到經營事業的要訣,胡茵菲說,「我覺得做事業就像Tangle(探戈)一樣,就是很快、但很Control,然後要 have fun;再怎麼樣的危險,都要用很從容的方式去面對。」

胡茵菲作品「魔幻花園紅碧璽戒指」。
胡茵菲作品「魔幻花園紅碧璽戒指」。

在頂級珠寶設計這一行,西方世界不乏歷史悠久、手藝精湛的品牌與設計師,年輕的胡茵菲以不到20年的時間便站穩了腳跟、還能與世界頂尖的工匠合作。胡茵菲表示,她的創作過程其實非常隨興,許多珠寶設計都像雕刻一樣,是平面設計圖畫不出來的,「這些寶石是直接從地底下、漂亮的原石切割出來的,怎麼畫都沒有用」。

胡茵菲作品「魔幻花園紅碧璽耳環」。
胡茵菲作品「魔幻花園紅碧璽耳環」。

外界好奇從原石到璀璨奪目的珠寶飾品,是怎麼做出來的?胡茵菲說,畫設計圖是基本功,真正難的是以三D或者是360度來呈現,所以現在做珠寶都是直接到工坊裡去體驗,從手工的蠟模到先進的電腦科技,讓整個珠寶的底部、背部、左邊、右邊,在螢幕上像地球一樣轉動,每個角度都能夠完美地呈現創作的初衷,「如果要用畫的話,根本畫不出來」。

胡茵菲一年所設計的珠寶作品不到30件,她表示,能夠讓創意自由揮灑、做得這麼「任我行」,是因為她與全世界八大工坊都建立了合作的關係。這些手藝精湛的工坊有七家在歐洲、一家在紐約。胡茵菲說,這些工坊就像武俠小說裡的武當派、少林派、峨眉派……,有這些珠寶界裡的「武林高手」相助,她才能完成想傳達的創作理念。

對於自己的珠寶創作,胡茵菲歸納了「八字真言」:古典、浪漫、唯美、夢幻。每件作品對她來說,都像是她的孩子,是從心靈裡面創作出來的。以她最新的作品「印象百合紅碧璽手鐲」為例,胡茵菲從故宮一幅南宋的畫得到靈感,將畫中一朵白色、潔淨的百合,結合了法國工坊的精湛工藝,做出一件既復古又創新的作品。

胡茵菲作品「印象百合紅碧璽手鐲」。
胡茵菲作品「印象百合紅碧璽手鐲」。

胡茵菲最新的作品「印象百合紅碧璽手鐲」是從故宮一幅南宋的畫得到靈感。
胡茵菲最新的作品「印象百合紅碧璽手鐲」是從故宮一幅南宋的畫得到靈感。

胡茵菲說,它有黃銅與青銅,就像古代夏商周時銅器那種黃黃綠綠的感覺;而在黑暗中會發光,就像古代的夜明珠。這件作品表面的純白色材質非常的像matt (啞光),整個花瓣是用法國最古老的蠟雕技術來呈現,中間有顆慈禧太后最喜歡的紅碧璽,再鑲嵌上會發光的、仿真的琺瑯做成花蕊,惟妙惟肖。

胡茵菲說,從這件作品,她感覺自己真正做到了「中法結合」,將不同的文化、藝術微妙地結合在一起,呈現出一個全新的美學。

珠寶設計 結合東西方元素

出生於台灣府城,長大後在美國接受教育,胡茵菲的珠寶設計結合了東方美學與歐洲工藝,有不少作品以花卉、蝴蝶、海洋為主題,東方的元素也無處不在,例如鶴、太極、竹子、梅花等;但這些不只是流於表面的圖案,她更加重視傳承精神及文化。

胡茵菲表示,過去五年自己都是從中華藝術、老祖宗5000年的文化中汲取靈感,然後結合法國的工藝,除了「印象百合紅碧璽手鐲」之外,她另舉了一件非常獨特的作品「魔幻幽蘭紅寶石雙胸針」,她表示這件作品骨子裡有中國的底蘊,形象上又像是當代藝術一樣的抽象畫。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珠寶設計師,常笑說自己已經變成 Culture Ambassador (文化大使)了」,胡茵菲認為,自己的珠寶不只是用來送禮,更像是「文化交流」,是個有寓意的象徵,像傳家寶一樣。她的客戶比較多是行家或是對藝術史有涉獵的人,國籍從俄羅斯到中東、印度,到美國東西岸、到歐洲的摩納哥,「他們一看就懂得我想表達的內涵,幾乎都是以一種傳承的概念來收藏我的珠寶」。

雖然早期胡茵菲的作品受到不少好萊塢明星如瑪丹娜、葛妮絲派特洛、娜塔莉波曼等人的喜愛,但胡茵菲說,現在這種「時尚掛」的客人愈來愈少,「我覺得現在的自己比較像是女性創業家」。

胡茵菲作品「太極蛇形戒鐲」。
胡茵菲作品「太極蛇形戒鐲」。

胡茵菲在打造珠寶王國的過程中,幸運地得到不少貴人的提攜,其中一位是美國的攝影家兼行為藝術家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對胡茵菲來說,雪曼是她在紐約很重要的一個Mentor (導師)。

胡茵菲說,雪曼在攝影界的地位是泰斗級的,兩人的結緣來自於2008年雪曼跟她訂製了一件以蛇為主題的作品,當時胡茵菲在紐約市的廣場酒店 (Plaza Hotel) 內有間店,雪曼親自前來委託她訂做。

也因為這個機緣,讓胡茵菲有機會於2012年在巴黎羅浮宮旁的裝飾藝術博物館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舉辦了個展,這是華裔珠寶設計師的第一人。別具意義的是,因為雪曼認為胡茵菲設計的珠寶作品是屬於博物館的,所以她主動將個人擁有的這件有著濃厚東方風格的「太極蛇形戒鐲」捐贈給裝飾藝術博物館,才促成了這次的展覽。

胡茵菲說,這件事讓她很感動,「代表我像紅酒一樣開始熟了、夠老了,可以有這樣一個里程碑。」

慕沙依芙 珠寶界提攜前輩

另一位讓胡茵菲獲益匪淺的貴人是「鑽石女王」慕沙依芙 (Moussaieff),兩、三年前兩人曾合作在台北舉辦過聯名展。對於這位高齡93歲、仍活躍於珠寶界的前輩,胡茵菲說,成立於1850年代的慕莎依芙,是全球最低調、最奢華的高級珠寶品牌之一,她能夠跟這種老世家合作,是再多金錢也買不到的經驗。

胡茵菲透露,這位猶太老奶奶目前仍耳聰目明、健康狀況比胡茵菲還好,可以在以色列旁邊的死海 (Dead Sea) 游泳;她有三個女兒,其中一個女兒是冰島的總統夫人。

慕莎依芙也是胡茵菲時時感念在心的一位 Mentor of mentor (導師中的導師)。胡茵菲說,慕莎伊芙的頭腦比計算機跟電腦還要精準,讓她經常讚嘆「怎麼有人可以活成這個境界」;她說也許不應該用武則天來形容,但慕沙伊芙的行政能力和各方面的控管能力,她只能用「敬佩、五體投地」來形容。

出生於維也納的慕莎伊芙會講英語、法語、阿拉伯語和德語,「無敵厲害,是我的精神偶像」。也因為慕莎伊芙,讓胡茵菲逼自己今年再去念哈佛商學院的「總裁班」,並珍惜每分每秒跟她學習的機會。

在胡茵菲接受其他媒體的訪問中可以得知,她的古玉豎琴戒曾於2013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出259萬美元,打破當代華人珠寶藝術家作品紀錄;同年,作品「海之頌」又在日内瓦佳士得拍出467萬美元,創下全球當代珠寶拍賣最高價格以及緬甸藍寶每克拉最高成交價世界紀錄。

2019年,胡茵菲為香港蘇富比訂製的「敦煌琵琶」項鏈拍出578萬美元,再次刷新當代華人珠寶家作品紀錄。 此外,她也在2017年成為第一位受邀在佳士得倫敦總部舉辦個展的當代珠寶設計師,作品「中國紅喜鵲」,則讓胡茵菲在2018年成為第一個被莫斯科國家歷史博物館永久收藏的亞洲當代珠寶藝術家。

即使在外人眼中,胡茵菲已攀上事業的高峰,但她依然勤於出席各種可以讓自己學習的機會,每年3月初在荷蘭小鎮馬斯垂克(Maastricht)舉辦的歐洲藝術博覽會(TEFAF),便是她取經、交流的地方。

胡茵菲說,TEFAF結合了全球博物館菁英、工藝專家、歷史學家,進行從古典藝術到當代藝術的交流。她也會在此發表全新的作品,像今年便會有海洋、蝴蝶為主題、以全新的鈦金屬、鋁、銀、18K金等材質設計的珠寶作品。胡茵菲笑說,能夠想得到的金屬材質她都用上去了,還有一種材質是從絲路新疆一帶產的寶石所切割出來的,「前人沒有想到的,我都把它們用上了」。

除了參加歐洲藝術博覽會,今年胡茵菲還有一個大計畫即將實現,那就是繼廣場酒店之後,她終於在紐約又有一個新的據點,而且結合了居家與工作室,打造成一個全新的Home Studio,並以Gallery的方式來呈現。胡茵菲的「新家」就在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旁,是由普立茲建築獎得主尚·努維爾(Jean Nouvel)操刀,也是紐約目前最高的一棟住宅大樓。預計在今年5、6月開幕的這座珠寶展示空間,勢必將成為眾所矚目的藝術新亮點。

有兩個P 再投身珠寶設計

工作起來像個拚命三郎、總是熬夜不睡覺的胡茵菲,對於其他也想從事珠寶設計的新鮮人,她的建議是,從事珠寶行業就要有兩個P,Passion(熱情)和 Patience(毅力、耐性),如果沒有這兩種人格特質的話,「不要浪費時間、活不下來的,這行非常、非常的competitive(競爭)」。

胡茵菲是ANNA HU 品牌創辦人。(作者提供)
胡茵菲是ANNA HU 品牌創辦人。(作者提供)

胡茵菲強調,要有夠多的熱情跟足夠的耐性,然後能夠學的、各種學位盡量拿,因為她如果不是拿了這麼多學位,她覺得自己的底氣跟實力都沒有辦法支撐這一路走來面對的各種挑戰和各種競爭,「所以我覺得實力是最重要的」。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來過,她是會選擇音樂、還是珠寶作為終生志業?胡茵菲說,很多人覺得她的人生很糾結、很不容易,「可能我天生就是喜歡挑戰吧,所以可以重新來過的話,我不會改變任何事情。I’m Happy with everything I have,一件都不會改。」

音樂或珠寶,在她現在的人生概念中,已經融合在一起,胡茵菲說,「兩個我都無法割捨,就照樣一模一樣再走一次,什麼都不改。」

博物館 華人 香港

上一則

猜猜看/CES展 哪個產品有魅力?

下一則

新年吃貨╱足不出戶 年貨、年夜飯送到家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