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足賽/衛冕軍法國2比1勝丹麥 16強門票到手

北京國台辦回應九合一選舉:反映台灣主流民意

娛樂/金鐘一姊入圍走鐘獎 陶晶瑩樂當網路新人

陶晶瑩開設YouTube節目「WOW桃姐」轉戰網路。(取材自臉書)
陶晶瑩開設YouTube節目「WOW桃姐」轉戰網路。(取材自臉書)

陶晶瑩(陶子)最近入圍「走鐘獎」中「最佳潛力新星」和「年度女創作者獎」兩個獎項,過去只要坐在棚內好好訪問,現在經常化身YouTuber穿梭各台上、台下,一個年過50、早已在電視圈大鳴大放的后級人物,如今放下身段轉換戰場,從融入、投入再持之以恆,非常激勵人心。

陶子今夏舉辦小巨蛋個人演唱會,她當年產後嗓子失靈,曾以為再也不能唱了,但這些年,她靠著努力,一步步爬回舞台。其實,節目主持也是,5年前離開電視台轉戰網路,期間不知經過多少磨難,剛入圍走鐘獎的YouTube(YT)節目「WOW桃姐」,不像電視台能挹注大量資金,節目每月固定更新8次,YouTube結算給的費用是4位數,只有幾千元台幣(1000台幣約33美元),如果不是真有心,早就放棄了。

陶晶瑩出道32年第一次在台北小巨蛋開演唱會。(記者葉信菉/攝影)
陶晶瑩出道32年第一次在台北小巨蛋開演唱會。(記者葉信菉/攝影)

「走鐘獎」的緣起來自電視金鐘,過去,電視金鐘獎只肯定在電視上播出的節目,即便近10年網路興盛百花爭鳴,眾多電視人紛紛投入製播出高品質的網路內容,但做得再好,也難登金鐘殿堂(直到去年NCC終於決定納入網路節目一起評比,自此成了金鐘綜藝的另一個起始元年)。

三年前,台灣業內幾個YouTuber意見領袖登高一呼,辦了一場「走鐘獎」,用意是肯定那些沒辦法入圍金鐘的YouTube優質節目,沒想到大受好評,在年輕觀眾群中,重要性更甚電視金鐘,辦到今年將邁入第4屆。

陶子5年前結束電視台節目「女人234」後,隨即投入網路節目「陶口秀」,然後有今天的「WOW桃姐」,幾個月來的投入,意外接到「走鐘獎」通知她入圍了兩個獎項,一個曾叱咤國內三大頒獎典禮的主持人(個人曾拿下3座電視金鐘獎),在走入知天命之年,在另一個戰場得到肯定,她的心裡除了開心,應該也摻雜了各種不同滋味。

走鐘獎在台灣年輕一輩心目中的重要性更甚電視金鐘獎。(取材自臉書)
走鐘獎在台灣年輕一輩心目中的重要性更甚電視金鐘獎。(取材自臉書)

聽女兒建議 一腳踏入網紅圈

前幾年,陶子和李李仁帶著一雙兒女全家四處出遊,有一回,女兒荳荳問她,為何不把這些歡樂畫面集結起來,去做個人頻道?陶子沒反對荳荳,放手讓她拍、剪成一段段內容丟到網路,於是有了她當YouTuber草創時期的「陶晶瑩Fun人生」,當時陶子還大驚,才國中的荳荳,竟會玩這些新科技。

如今的「WOW桃姐」,整體像是以「陶晶瑩」這招牌建立出的特殊風格節目,基本的訪問(像是跟性學大師許藍方談性)仍有,還加入家人互動,也有許多她主持記者會時到後台跟當天藝人互動寒喧,甚至是演唱會的各種花絮,風格多樣。

「WOW桃姐」訪問性學大師許藍方(右)。(取材自臉書)
「WOW桃姐」訪問性學大師許藍方(右)。(取材自臉書)

上新戰場 拍攝、企畫都要會

她說,以前當娛樂新聞主播,都是在棚內聽各線記者跑完新聞回來告訴她,待她吸收消化之後,再用自己的語言說給觀眾聽。

陶晶瑩說:「如今我像記者一樣常自己跑,走到哪就隨時隨地想要怎麼拍內容,這次金曲獎在高雄,女兒荳荳跟我下去,她帶著機器跟著我拍,結果回來後,工作人員發現畫面太抖了,教她在拍攝的時候要如何夾緊雙臂、穩定器具,也丟給我2支麥克風、一支三軸穩定器,讓我自己以後能隨時隨地拍內容。」

因為每周要產製兩支影片,陶子隨時隨地在思考交什麼內容,拍食物?拍行程?拍化妝?她強迫自己成了嚴重的3C使用者,雖然背後有一個團隊,但她是策畫、出點子、主持、和偶爾兼拍攝者,所以她入圍「年度女創作者獎」。過去在電視上的光環,知名度有助於觀眾接受她,但在這片網路藍海中,她是「最佳潛力新星」。

她笑說,做網路節目和電視不同,YT節目要成長,觀眾會看你想經營多久?會不會做到一半就停更?如果不用心,就不會增加受眾的黏著度。

陶晶瑩(右)放下身段,和台灣網紅阿翰以圖片自嘲。(取材自臉書)
陶晶瑩(右)放下身段,和台灣網紅阿翰以圖片自嘲。(取材自臉書)

這些年,她把逼自己打入這個新時代戰場,隨時隨地拿出相機記錄生活,爬個山,在山腳下等待遲到好友的過程中,意外拍到一名山友體力不支,出動醫護人員上山救援的全部過程,因此還上了新聞。而搭計程車時遇到司機臨時要求開唱,若唱得好可以車錢打折,她立刻開直播高歌,其實司機是不認識她的,最後聽到她唱「太委屈」時大驚,拜託她脫口罩,才知是原唱。

今年是她人生首次登上小巨蛋開唱,她內心百感交集,因為她曾經差點失去最愛的歌唱路,12年前生完兒子後,她患了嚴重胃食道逆流,強烈胃酸甚至灼傷喉嚨,一次在那英演唱會上當嘉賓,聽到她歌聲的人,都以為她再也不能唱歌了,為了把歌聲找回來,她努力爬山、打球練體能,並持續5年針灸,她形容,「每周1至2次,每次6、70針,後來我介紹阿KEN和納豆去,他們被嚇到逃走,我就是這樣,一步一步,爬著找回歌聲,最後站上巨蛋。」

她不是個畫地自限的人,歌唱事業逆風時,陶子一步步把失去的東西找回來。主持事業遇大環境差,就想辦法走出舒適圈,她笑說,「主持了32年,這次的『走鐘獎』激勵到我,永遠有新的東西可以去試,我以後會學會拍東西時手肘夾緊,畫面不要晃,繼續提供觀眾新的內容。」

陶晶瑩(左)常在YouTube頻道分享與老公李李仁(右)的生活趣事。(記者王聰賢...
陶晶瑩(左)常在YouTube頻道分享與老公李李仁(右)的生活趣事。(記者王聰賢/攝影)

YouTube 入圍 YouTuber

上一則

封面故事/電影控必看… 12部電影 陪你懷舊

下一則

封面故事/貓王前女友琳達·湯普森 批評電影不實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