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奪走我16歲童貞」牧師佈道時 她挺身指控性侵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封面故事/哭泣非洲 辦學點燃希望

即將進行割禮的女孩,滿臉恐懼。(圖為作者提供)
即將進行割禮的女孩,滿臉恐懼。(圖為作者提供)

我們團隊的志願工作者從2013年起,一直在西非塞內加爾做義工。親眼看見許多令人心碎但又充滿希望的故事,他們的遭遇使我們不得不奮起努力。

女孩割禮 千年陋習

女性割禮(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是非洲幾千年來的陋習,為了保持女性的純潔,不被男性污染,女孩從出生一周起,就要剃光頭,用小刀在頭上切幾道傷口,以後隔幾年就要在頭上切幾道傷口。等到青春期,就要有一個只有女性參加的儀式。

成年女人戴著面具,唱著古老的歌曲,將被宰割的少女抓手按腳,由一位沒有任何醫學訓練的老女人,不用麻藥,更沒有無菌操作,只是用一把刀片將少女的大、小陰唇甚至是陰蒂切掉,用麻線將陰道縫合,只留一個小口,讓經血流出。因此許多女性手術後,無法排尿;尿道和陰道造成瘺管,感染發熱,死亡率很高。劇烈的疼痛讓所有的女孩子望而生畏,但是社會習俗卻像一把巨大的風扇,把她們推向苦難的深淵。

安娜帶著女兒抗議對女孩進行割禮。
安娜帶著女兒抗議對女孩進行割禮。

索馬里女詩人Dahabo Musa在1988年寫下了一首詩,將女性割禮給婦女帶來的痛苦描述為「女性的三重悲苦」:手術本身長達十幾年過程的痛苦;結婚之夜,陰道重新切開的痛苦;生孩子的時候,再切一次,讓孩子的頭從產道裡分娩而出的痛苦。

女詩人沒有說出來的第四重悲苦是,如果丈夫因為某種原因要離開妻子外出,家裡的女人們會將這位妻子的外陰重新縫合,等待丈夫回家,這位可憐的妻子,又要重複以上的痛苦。

2000年,安娜女士懷著為社會做貢獻的志向,隻身一人來到了塞內加爾痲瘋村──法地閣,不久她就遇到了一個大挑戰。有一天一位少女偷偷地告訴她,她不得不去做女性割禮,邀請她去參加她的切除儀式。安娜女士瞭解到了什麼是女性割禮以後,立即對這個女孩說,「我要去抗議。」

完成割禮的女孩,親友們給了她2000非洲法郎作為賀禮。(圖為作者提供)
完成割禮的女孩,親友們給了她2000非洲法郎作為賀禮。(圖為作者提供)

安娜女士的抗議,猶如一滴雨水掉入了一個沉悶的大湖,沒有激起任何迴響,這個女孩被七、八個婦女按住手腳,在沒有任何麻醉和無菌的條件下,硬生生地割去了女孩的一部分性器官。完成割禮後的女孩,親友們給了她2000非洲法郎(約3美元)作為賀禮。

在痲瘋村法地閣,百分之百的中年以上的女性都接受了割禮。如果女孩子不受割禮,全村的人都認為她是污穢不潔的,她將嫁不出去。

怎麼辦?怎麼辦?安娜女士的心中像被火灼燒一樣,熾烈的疼痛讓她夜不能眠,一定要救救這些女孩子。

乞討的男孩滿臉憂鬱。(圖為作者提供)
乞討的男孩滿臉憂鬱。(圖為作者提供)

男孩乞討 愁容滿面

2013年5月在去痲瘋村的路上,我們醫療隊停車加油,一群衣衫襤褸的孩子圍住我們的車要錢要飯。

其中有一個孩子,皺著眉頭,穿了一件大人的T恤衫,髒兮兮的皮膚上長滿了疥蟎。我們給了他們一些麵包,憂鬱男孩展露出笑容。

乞討的男孩得到了麵包後綻放笑容。(圖為作者提供)
乞討的男孩得到了麵包後綻放笑容。(圖為作者提供)

為什麼成群的男孩子都在街上要飯?為什麼他們眼中沒有光彩只有痛苦?為什麼他們小小的年齡卻有大人一般壓力山大的愁容?為什麼沒有女孩子要飯?女孩子應該更加容易要到錢財?當地同工們讓我知道了一個巨大蜘蛛網般的黑幕。

麻利埠(Marabout)是一個分布在西非各國的伊斯蘭教育機構,歷史上許多伊斯蘭的教師和宗教領袖都被稱為麻利埠,他們是屬於伊斯蘭兄弟會的一個分支。

圍著汽車乞討的男孩。(圖為作者提供)
圍著汽車乞討的男孩。(圖為作者提供)

在塞內加爾,人均壽命50歲,每一個婦女平均生產5個孩子,嬰兒平均死亡率50%。

因為大部分家庭裡孩子有一半都養不活,麻利埠們便說:「反正你們有一半的孩子要死去,還不如交給我們?」他們半哄半騙地將貧窮的家庭五歲以上的孩子騙到手「免費代養和教育」。絕大部分的窮人家不放心把女孩子交給外人,所以只會把男孩子交給他們。

這些可憐的孩子只要一到麻利埠的手中,每個孩子每天就必須上交200非洲法郎,也就是40美分。塞內加爾的成人也只能一天賺取2000非洲法郎。可蘭經規定,成人每天必須將收入的十分之一救助窮人,因此這筆錢就由麻利埠們手下的孩子們代為收取。

典型的麻利埠學校。(圖為作者提供)
典型的麻利埠學校。(圖為作者提供)

麻利埠們 占地為王

僅僅在塞內加爾,大約有5萬多麻利埠孩子在街上要飯乞錢,麻利埠每天就有100萬非洲法郎的進帳。天長日久,他們積累了巨大的財富,他們包攬訴訟,搶奪民財,強拉孩子加入伊斯蘭教,他們用金錢和宗教來影響和操縱國家。

我們有一次走過一條高速公路,看見在高速上有一個莊園,所有的汽車都必須彎道繞過它,當地同工告訴我們,這是一位麻利埠大佬的家,他占住這塊土地,沒有人敢惹他。

2013年3月3日,至少9名麻利埠孩子因為沒有乞討到200非洲法郎的定額,被關在一個黑房間裡。搖曳的燭光照耀著愁眉苦臉的孩子,飢餓的嘈蟲發出咕咕的響聲。突然蠟燭燈台倒了下來,火苗點燃了乾燥的牆壁。

「救命,救命!」孩子們拚命搖著緊鎖的大門,不到幾分鐘,烈焰吞沒了孩子們的哭喊,鮮活的生命化做一縷青煙。

慘案發生以後,紐約時報和一些法國報紙作了詳細報導,塞內加爾總統Macky Sall發表講話,聲稱一定要嚴懲兇手,可是兩個月以後,法庭認為這些孩子的死亡是因為「上帝要他們回家。」所有涉案的麻利埠被無罪釋放。塞內加爾的大街小巷依然隨處可見「免費代養和上學」的苦命孩子。

這些孩子到了青春反叛期,麻利埠不願意管束,就把他們趕出學校。他們大字不識,沒有謀生技能,只有偷盜搶劫,給社會帶來巨大不穩定因素。所以我們在塞內加爾,晚上從不出去。白天也只有在當地同工的帶領下去一些安全的地方。

孩子們的悲慘遭遇,像一把鈍刀磨銼撕裂我們的心。怎麼辦?我們沒有錢,沒有資源,沒有影響政府的能力,也無法正面與麻利埠衝突。但是我們一直認為我們應該做點什麼?雖然我們無法救所有的孩子,但是我們覺得救了一個是本分,救多了就是賺到,我們必須做出我們的貢獻。

非洲哭泣團隊一致認定辦學校是最好的辦法。有一天,奧利弗先生把我們帶到基地空地說:「我們十年前就買了這塊地,因為沒有錢,無法蓋學校,你們是否有辦法?」

作者徐俊與奧利弗先生在基地的空地上。
作者徐俊與奧利弗先生在基地的空地上。

回到美國,我們立即成立了由徐俊醫生擔任主席的美國非洲哭泣基金會,美國政府也很快正式批准我們的免稅待遇。

面對一張張痛苦的小臉,無處不在的需求,我們只有很小的信心,做一點算一點,信心就像一顆芥菜種,開始很小,慢慢卻長成了一棵參天大樹。

八年來,在全世界各地愛心人士的支持下,在世界日報讀者的關懷下,我們從無到有,居然建成了技術學校,其間許多動人的故事,時刻激勵我們前行。

安德森和安德麗莎還有女兒艾蘭娜,非洲炎熱的陽光把一家三口曬得黝黑。(圖為作者提供...
安德森和安德麗莎還有女兒艾蘭娜,非洲炎熱的陽光把一家三口曬得黝黑。(圖為作者提供)

巴西夫婦 非洲扎根

巴西聖保羅社會工作者安德森先生在一個慈善活動中,認識了安德麗莎,一位非常漂亮的銀行高級經理。他們二人一起為聖保羅的窮人送餐,一起辦窮人孩子的夏令營。共同的志向,讓他們產生愛情並結為夫妻,二人在聖保羅的高級住宅區購買了一個三房一廳的單元,並擁有兩部好車,生活充滿了希望。

安德森先生在非洲。(圖為作者提供)
安德森先生在非洲。(圖為作者提供)

2012年他們認識了在幾內亞比索辦學校做慈善事工的奧利弗先生,奧利弗先生告訴他們,能夠為改變別人的生命,拯救被麻利埠摧殘的男孩子,拯救被封建陋習被迫接受割禮的女孩子,將是他們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情。

奧利弗先生的話,深深地感動這對夫妻,他們變賣了自己的房子和汽車,拿著所有的錢,來到了比索。為了拯救這些孩子,他們到處募捐,開辦學校,他們也將自己帶來的錢投入到學校,並且在比索買了一處住所,決心在非洲扎下根來。

2014年,奧利弗先生告訴安德森夫婦,我們在塞內加爾基地正在修建技術學校,需要他們去支援。望著剛剛購買不久,花費了許多精力和時間裝修的新居,他們二話不說就賣了。

由於非洲法郎大量貶值,他們只賣了6000美元,帶去了基地。他們一到基地,就聽說基地需要購買一部皮卡車,正好6000美元,他們二話不說,就把自己口袋的錢掏了出來。他們用剩下的錢買了一張床,成了他們僅有的財產。

金錢可以買來許多東西,但是不一定可以買來高尚,不久安德麗莎就懷孕了。我對他們說:「你們的家也需要金錢,為什麼不給自己留一些?」安德麗莎說:「為了非洲的孩子,我願意捨棄一切!」

我的眼睛濕潤了,無私的靈魂像天火一樣,照亮了非洲貧瘠的夜空。為了拯救非洲孩子他們獻上一切。我們暗暗地下了決心,一定要拚命工作,籌措資金,把學校建成。

中國愛心人士捐贈的物品在裝車。(圖為作者提供)
中國愛心人士捐贈的物品在裝車。(圖為作者提供)

網路牽線 華人捐款

 

愛心是相通的,中國許多認識和不認識的朋友,讀到了我們關於痲瘋村的報導,看到了受割禮的女孩子和在大街上要飯的麻利埠男孩子,他們的心碎了,紛紛伸出援手,捐款出力。

我們用這筆錢購買了三個集裝箱的建築材料,床鋪門窗,電腦炊具等等。中國一家實力雄厚的進出口公司,免費為我們購買、議價、倉儲、進出口等等,這些愛心人士為建立技術學校打下了雄厚的基礎。

借助於無遠弗屆的網路,我們和全世界的華人善心人士建立了聯繫。在他們中間,有退休老人,有愛心企業家,甚至還有服刑的犯人。

全世界華人獻出了一片片愛心。我們的捐款95%來自華人,手捧著他們從牙縫裡省出的金錢,他們的善心,像烈火一般燃燒著我們,催促大家前行。我們團隊也個個出錢出力。短短時間,我們就有了啟動基金,我們可以開始建造學校了。

塞內加爾最缺的就是水,打一口井要價2萬5000元。
塞內加爾最缺的就是水,打一口井要價2萬5000元。

塞內加爾的日照長達12到14個小時,炎熱之下只要有水,只要插一根枝子都會發芽。但是在塞內加爾最缺的就是水,他們的淡水資源在地底下75到100米左右,也就是20到35層樓那麼深的地底下才有水。

打一口井需要花費2萬5000美元,一般的村子和老百姓絕無可能籌措到這麼大的一筆錢。我們找到了一家打井公司,最後以1萬6000美元成交。他們接受這個低價的條件是只試兩次,如果打了兩個鑽井不出水,這筆錢不退還。

為了省錢,我們咬牙答應,結果在60米深處,就出水了,而且水量非常大,可以供給上千人使用。出水的那天,一道水柱在陽光下起舞,雙方皆大歡喜。

機械班學員好奇地看著電鋸,認真記筆記。(圖為作者提供)
機械班學員好奇地看著電鋸,認真記筆記。(圖為作者提供)

免費設計 學校成形

長河落日帶來陣陣愁思,經濟限制讓英雄氣短。我們需要一位設計師,不光是設計一棟樓,而是一個園區的整體設計,那將是一筆大數目。

正在我們焦頭爛額的時候,建築師皮爾出現了。他是我們的財務尼爾森先生的朋友,願意免費給我們設計。

已經落成使用的1萬平方呎的教學樓,中間是會堂,兩邊是教室。(圖為作者提供)
已經落成使用的1萬平方呎的教學樓,中間是會堂,兩邊是教室。(圖為作者提供)

在他的幫助下,一棟漂亮的1萬平方呎的教學樓像一艘船一樣,在我們基地航行,一棟6000平方呎的學生宿舍也以美國學生的標準設計完畢,整個校區美輪美奐。他還要求我們打兩層樓的地基,以便以後加建一層。

各位愛心人士的慷慨解囊使得學校有了教學樓和學生宿舍,又有了水井,再加上從中國送來的門窗床鋪、電腦炊具等等。一個學校的雛形已經形成。

我們每個人高興得像晴空一鴞,春風得意看盡林花。其實我們高興得有點早,辦學並不是那麼容易。

首先,我們沒有教學資質,我們從來沒有教學辦學的背景,因此我們也無法申請到辦學資質,空有一腔熱血滿腹經綸卻是於事無補。

蔬菜班正在學習種植有機歐美蔬菜。(圖為作者提供)
蔬菜班正在學習種植有機歐美蔬菜。(圖為作者提供)

沒有教學資質,也就無法雇請師資,無法發文憑。沒有資質,也就沒有合法的學生,也就沒有合格的學生。我們團隊只好呼喚蒼天,請求幫助。

結果出人意外,當地一個合法的技術學校願意和我們聯合辦學,他們出資質,使用他們的教師和科目表,完成塞內加爾教育部要求的課程。我們付錢給他們,再去雇請一部分自己的老師。將來學生畢業以後,文憑上有兩個學校的大印。

烹調班學員第一次使用煤氣爐。(圖為作者提供)
烹調班學員第一次使用煤氣爐。(圖為作者提供)

用安娜女士的話來說,「乍得的Kamis和他的馬里家人從Kedougou來到這裡擔任主管。從多哥來的傑夫教水工,從剛果(金)來的Servais教電工。來自巴西的塞莉亞(Celia)教化學,製造新產品。我帶來了幾內亞比索Higidio教授電腦科學。還有一位塞內加爾廚師的教導烹飪。確實…我們組成了一支龐大的軍隊。」我們成了一個真正的國際化學校。

疫情挑戰 夢想中斷

正當我們充滿信心,為了挽救塞內加爾的少男少女們獻上一切的時候,2020年初,一場冠狀病毒大流行,給我們欣欣向榮的技術學校帶來了致命的挑戰。

我們的學生被遣散,學校被迫無限期關閉。一時間我們僵臥荒村,只能依稀夜闌聽風,夢想鐵馬冰河,我們的學校事工跌入谷底。

縫紉班縫製口罩,支援抗疫。(圖為作者提供)
縫紉班縫製口罩,支援抗疫。(圖為作者提供)

一直等到2020年10月,乾旱的非洲原草,歷經野火焚燒,重新煥發出碧綠的青草。我們的學生回來了,學校又重新邁出了堅實的腳步。

我們嚴格實行防疫規定,全部人都戴口罩,終於在2021年4月15日,第二屆學生共36名全部順利畢業。

他們的住宿、伙食和學費全部免費,我們在每一個學生身上一年的學雜費就高達2000美元。感謝大家的支持,我們不僅可以完全支持他們,我們在2021年10月18日第三屆學生也已經開學了。

學習染印T恤。(圖為作者提供)
學習染印T恤。(圖為作者提供)

人生如逆旅,你我是行人。我們決心堅持把技術學校辦下去,爭取每年都有一定數量的畢業生,並且逐漸擴大規模。我們還將在明年,建造一個1萬平方呎的教學樓。我們的長遠計畫就是要辦一所大學,讓我們一起努力。

幫助別人 人生意義

幫助別人,改變別人的生命是我們非洲哭泣團隊矢志不渝的信條,是我們人生意義的所在。我們的一生得到社會的無數幫助,許多人用自己作為人梯,造就了我們。我們也應該去幫助別人,給別人帶來新的生命。

如果只愛護自己的孩子,為他們留下錢財,這是連母雞都會做的事情。人類的生命,不能以時間長短來衡量,心中充滿愛時,刹那即為永恆!讓我們一起努力,去愛我們的鄰居,朋友和同事,把我們的人生化為一支蠟燭,用光彩照亮別人,即使是粉身碎骨,也不改初衷,這就是我們人生的意義。

(作者徐俊醫生是美國非洲哭泣基金會主席,自從2013年起和同事們一起在塞內加爾建立技術學校,並去痲瘋村和其他村莊診療病人;了解更多基金會工作,歡迎瀏覽網站https://africacriesout.net,或關注微信公眾號:lifeexploring人生天路。)

6000平方呎的學生宿舍正在加蓋。(圖為作者提供)
6000平方呎的學生宿舍正在加蓋。(圖為作者提供)

上一則

美國現象/落葉美麗浪漫 讓人又愛又恨

下一則

封面故事/移民40年的金馬導演 胡安追求獨立之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