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BI突擊搜索俄羅斯富豪華盛頓和紐約豪宅

北韓發射彈道飛彈 美指「區域威脅」持續呼籲對話

黃金三角攜手創業 安邦鎖定癌症用藥 精準開發

安邦生技三位創辦人,科學諮詢委員謝興邦(左起)、科學諮詢委員兼召集人石全及董事長徐祖安。(圖:安邦生技提供)
安邦生技三位創辦人,科學諮詢委員謝興邦(左起)、科學諮詢委員兼召集人石全及董事長徐祖安。(圖:安邦生技提供)

2021年8月11日,加州柏克萊大學裡,一間極具競爭力的創業加速器Berkeley SkyDeck,與台灣科技新創基地(TTA)共同舉辦一場線上路演,由SkyDeck和TTA共同挑選台灣十家新創公司,向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矽谷風險投資、天使投資人和行業專業人士介紹。這一天,安邦生技正式向全美最頂尖的投資家們展現他們的實力。

2019年4月才成立、至今不到三年的安邦生技,背後累積的研發能量卻近80年,公司由石全、徐祖安、謝興邦三位曾在國家衛生研究院結緣的專家共同籌設。徐祖安、謝興邦兩人曾擔任國衛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研究員逾22年,石全曾擔任該所所長,過去國際大藥廠工作超過35年。

安邦生技董事長兼執行長徐祖安表示,安邦公司成立之初,以非小細胞肺癌為主要的藥物治療項目,鎖定這種癌症當中的HER2 Exon20INS基因突變,再去開發標靶藥物。目前公司的第一項藥物ABT-101,正準備進入臨床一/二期試驗,以爭取突破性療法及加速審核通過為目標。

產業黃金十年 搭上浪潮

徐祖安說明,目前國際上非小細胞肺癌治療藥物市場,估計到2026年可達到430億美元,針對這項疾病已成功推到市場的藥物也有20種以上,但是這些藥物沒有一項可用於治療HER2 Exon20INS基因突變引起的肺癌,而這類病患約占所有肺癌患者的2-4%,都在等待HER2 Exon20INS標靶藥的問世。

安邦生技與其技術團隊的成立,始於對精準醫療與免疫療法的崛起。徐祖安指出,全球生技產業發展逾40年,下個生醫發展的黃金十年重點,就是精準醫療及免疫療法。

他解釋,所謂精準醫療是在基因的層次上研究、了解病患疾病,透過生物標記的檢驗,採取適合治療方案。近20年來,基因體科學突飛猛進,基因檢測亦已漸普及,透過相關研究已釐清,很多癌症都有精準醫療藥物的具體需求,可惜所能選擇的藥物仍很有限。因此,業界、學界皆放眼此巨大落差,期待能儘速達成未滿足癌症患者之用藥需求。

徐祖安指出,新藥開發為一具高風險性、相當耗費時間與金錢的產業,從先期研究到藥物成功上市,傳統認為所需時間約10-15年。如今進入精準化醫療時代,生物標記引導藥物設計開發,並進行臨床功效驗證。

安邦生技與其技術團隊的成立,始於對精準醫療與免疫療法的崛起。(圖:安邦生技提供)
安邦生技與其技術團隊的成立,始於對精準醫療與免疫療法的崛起。(圖:安邦生技提供)

看見市場潛力 精選題材

透過生物標記引導之精準醫療新藥開發、與傳統小分子藥物開發相比,不僅能大幅縮短1.5倍的臨床開發時程,約將所需時間推進至四至六年內,並能提升藥品開發成功率,將抗癌新藥臨床試驗成功率由10~20%,提升至大於50%。

對於安邦生技而言,目前除了第一項藥物ABT-101之外,公司也積極在科學面、市場面、開發技術面做評估,精選適當的ABT-201及ABT-301作為後續開發題材。以ABT-201為例,這項藥物是針對許多癌症常見的基因突變KRAS去做開發。

徐祖安說明,30年來KRAS突變曾一度認為無藥可救,直到2021年5月28日,標靶藥物Sotorasib出現,這是種KRAS(G12C)抑制劑。而安邦生技鎖定的,是以非小細胞肺癌中的KRAS突變去發展,估計這項基因突變占所有非小細胞肺癌的病人25%,市場潛力醫療需求比安邦的第一項藥物更大。因此,安邦生技將依循ABT-101精準藥物開發模式,針對KRAS突變位點進行開發,佐以生物標記引導(biomarker-driven)進行臨床功效驗證。安邦生技蓄勢待發鎖定未滿足醫療市場,目標將發展成為市場上最佳(Best in class)之KRAS突變精準治療藥物。

安邦生技的公司命名,來自於公司兩位創辦人徐祖安與謝興邦。徐祖安擔任公司董事長兼執行長,謝興邦為科學諮詢委員,他的另一個身分是中研院生醫轉譯研究中心副主任,除此之外,安邦生技創辦人之中,還有另一位靈魂人物,是美商禮來藥廠抗癌新藥「愛寧達」發明人石全。

徐祖安+謝興邦=安邦生技

安邦生技成立於2019年, 公司創立前,徐祖安與謝興邦有22年都在國家衛生研究院生技與藥物研究所任職。成立於1996年的國衛院,在創立之初就有為台灣發明新藥的遠大鴻圖,國衛院創院院長吳成文在1998年延攬了曾在美國羅氏藥廠高階主管許明珠回台,由她一手為國衛院創立了生物技術與藥物研究組(生技藥研所前身)。

謝興邦與徐祖安兩人,就是在國衛院生藥組創立之初就加入研究團隊,謝興邦說:「加入這個團隊,我就是為了發明新藥」,動機就是這麼單純,任務卻很艱鉅。謝興邦擁有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化學博士學位,他是安邦生技第一項新藥ABT-101主要發明人,在這項藥物之前,謝興邦已實現當年加入國衛院的初衷,成功開發出三項進入臨床試驗階段的新藥,其中一項還授權給上櫃公司杏國新藥,謝興邦個人就擁有62項國內外專利。

徐祖安加入國衛院之前,曾於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習抗體製造工程,取得博士學位,之後他在美商默沙東藥廠(Merck & Co.)參與疫苗製劑的研發,克服疫苗保存穩定性問題 , 使得VarivaxVARIVAX® Refrigerated 、 ProQuad® 、ZostaVaZontavax®等疫苗得以突破製程及冷鏈保存障礙,促成相關產品陸續於各國上市。

國衛院生藥組成立後,前三位領導者都來自國際大藥廠,除了首任的許明珠,第二任的趙宇生在默沙東藥廠任職逾20年,第三任的石全更曾帶領美商禮來藥廠開發抗癌新藥並上市。

徐祖安說,許明珠任內為生藥組建立了和一般生技公司或藥廠的管理架構及運作模式,趙宇生在國衛院除了為台灣擴充研發量能,更致力於促進生藥所與廠商間的互動。

但是真正鼓勵徐祖安與謝興邦由國衛院出來創立公司的是石全,徐祖安說,石全過去在禮來藥廠開發的抗癌新藥「愛寧達」,為非小細胞肺癌的主要藥物為治療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 (顯著鱗狀細胞組織型除外)之用藥,他對於謝興邦與徐祖安所開發、同樣應用於非小細胞肺癌的藥物有高度的期許,因此當石全不只鼓勵安邦生技成立,也擔任科學諮詢委員兼召集人,在實務上協助安邦生技進行海外的合作拓展。

台灣 癌症 美國

上一則

該相信命運嗎?

下一則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重啟 首次演出黑人創作歌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