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美男籃晉8強 杜特蘭飆23分破紀錄

自家籬笆掛「F字」反拜登標語 被罰上訴 官府撤案

迷路鯨寶想回家:紐西蘭全國動員「尋找虎鯨媽咪」

根據初步驗血,Toa有輕微的貧血現象。(Getty Images)
根據初步驗血,Toa有輕微的貧血現象。(Getty Images)

「Toa仍在大海尋母...大家現在真的需要一些奇蹟!」紐西蘭北島南端的濱海小城普利莫頓,這個星期日突然出現了一頭「迷路嬌客」——一頭大概只有4到6個月大的虎鯨幼崽,不明原因與鯨群走散,獨自擱淺在附近海灘。儘管目擊村民與紐西蘭的鯨豚救援專家很快地緊急動員,順利讓幼鯨脫困;但大海茫茫,仍在哺乳期的幼鯨,野放後獨自存活的機率近趨於零。因此紐西蘭政府與各地沿海社區,都全力出動「大海協尋」,希望能找到幼鯨應該還在附近海域的原生鯨群,在一切都還來得及的時候,盡可能讓迷路的幼鯨回到焦急的虎鯨媽媽與家族的身邊。

這隻被地方居民以毛利語命名為「Toa」的幼鯨(字義有「勇氣」、「勇敢」或「戰士」的意思),是一頭體長2米半,初判年齡只有4到6月大的雄性虎鯨幼崽。根據社區回報,他星期日下午在波利魯瓦港北郊海灘擱淺,當時港灣高處的鎮民曾目擊:「港灣外有虎鯨群出沒...但好像不是正常覓食,看起來有點焦躁?」

然而傍晚天黑,加上冬季天氣海象不佳,當大家忙著救援Toa的同時,港灣的虎鯨家族就已不知去向。因此就算Toa脫困後的健康狀況良好,眾人也無法放他出海,任憑無法獨自生存的他自生自滅。

為了幫助Toa與家族團圓,附近的沿海城鎮與趕來救援的紐西蘭鯨豚專家們,主要分成兩路工作:救援專家與志工團們,先是在港區的淺海處設置了一個臨時的鐵欄收容區,一方面檢查幼鯨的健康,一方面也24小時輪班陪伴他,紀錄他的呼吸與行為狀況,並保持他的濕潤、換氣,試圖安撫Toa還算有精神但頗顯緊張的慌亂情緒。

「虎鯨是高度倚賴同伴的群體動物,雖然我們不是Toa的家人或虎鯨同類,但有總比沒有好...我們仍試著用各種設計過的互動陪伴,讓他盡可能地減少不安的身心壓力。」

至於另一路團隊,則大舉協調威靈頓港(南方20公里而已)的漁民、船團與民間航空隊,無分時間與天候地發動「海陸大協尋」——因為虎鯨是高度社會化的群居動物,一次一胎的母鯨與幼崽又是出了名的互動緊密——若按習性判斷,與幼鯨走散的虎鯨家族不會輕易就放棄失蹤的虎鯨寶寶,應該還在「附近海域」焦急搜尋。

虎鯨幼崽不明原因與鯨群走散,獨自擱淺在附近海灘。。(Getty Images)
虎鯨幼崽不明原因與鯨群走散,獨自擱淺在附近海灘。。(Getty Images)

然而「附近海域」到底有多近?對於協尋船團來講,卻是實實在在的「大海撈針」。除了冬季海象不穩定影響海空搜尋外,虎鯨群每天的移動距離更可超過300公里,而Toa走丟的海域又剛好在紐西蘭南北島、東西岸的交界海域,東西南北各個方向都有可能出現Toa家族的蹤跡。因此到底要如何找起?找到的鯨群又怎麼確定是不是Toa的母親?就算一切確認,緊張而疲倦的4個月大幼鯨,又該如何被送到鯨群附近一族團員?各種複雜而困難的救援問題,也都讓紐西蘭傷透了腦筋。

找媽咪的行動是一回事,但人類要充當哺乳期虎鯨的「臨時保姆」,則又是高度專業與複雜的重責大任——像是周日救援後的身體檢查,趕赴現場的鯨豚專家與志工助手們,光是抽血就花了好大一番力氣,因為虎鯨的皮膚很薄,但鯨脂與肌肉組織非常非常的厚,要能快速抽到足夠的血液,又不能讓高度緊張的Toa更加焦慮,確實是需要專業經驗與細心。

根據初步驗血,截至周一晚間為止,Toa都有輕微的貧血現象,「但考慮到他已經好幾天沒喝到母奶了,擱淺又是一直處於搞不清楚狀況的高度緊張情緒,會有一點虛弱應該還算正常。」而目前現場人員只能定時用餵食管給Toa補充電解質與營養劑,要如何臨時組成鯨乳替代的「人工配方奶」?國際鯨豚專家們也正積極地與紐西蘭方面提供專業建議。

Toa目前只有4~6個月大,但虎鯨的幼崽哺乳期大概是1年以上或可長達2年。而與人類可以喝其他動物乳水替代的狀況不太一樣,虎鯨乳汁的脂肪含量極高——以一般全脂牛乳4%左右的含脂量為比較,虎鯨乳汁的脂肪比例大概是40%,是有時會呈現綠色的高濃稠液體——因此要如何調出適合Toa食用、符合他健康狀況的替代乳品,也是與時間賽跑的突發嘗試。

救援團隊認為,由於Toa年紀還很小、與鯨群走散的時間尚短,團圓行動因此尚有「樂觀努力」的空間。就算無法真的找到Toa的原生家族,專家們也不排除讓他與紐西蘭附近其他的虎鯨家族接觸,「因為其他虎鯨群也有可能會接納這頭幼小的『走失寶寶』回家照顧。」

幼鯨被地方居民以毛利語命名為「Toa」。(Getty Images)
幼鯨被地方居民以毛利語命名為「Toa」。(Getty Images)

但如果兩種嘗試都落空的話,救援團隊可能就要視Toa的健康做最壞的安排打算——畢竟Toa真的太幼小了,而紐西蘭境內也沒有足以收養虎鯨的人工環境與專業團隊。因此在最不理想的狀態下,救援團隊恐得對Toa實施安樂死。

不過就目前而言,讓年幼的Toa回到鯨群家族裡,仍是地方社區與各國鯨豚專家們的唯一想法與任務。這是因為Toa目前的健康良好;周二傍晚到周三,搜尋船團也在威靈頓海域先後發現了兩群可能的虎鯨家族:

「後續的評估會依現場狀況進行,我們不會給Toa的狀況設下具體的期限——不只我們小鎮,紐西蘭上下都在全力幫助Toa回家!」

的紐西蘭鯨豚專家24小時輪班陪伴Toa。(Getty Images)
的紐西蘭鯨豚專家24小時輪班陪伴Toa。(Getty Images)

肌肉

上一則

亞裔抵制種族主義浪潮 美國華人博物館展出

下一則

奶酒帶你玩/大紐約的小資生活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