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校園槍案再現、拜登有失言?初選看川普實力

快看世界/大辭職潮未退 專家:年底前換工作可能吃虧

美駐烏前大使:普亭3誤判 俄將付出慘重代價

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約萬諾維奇說,俄軍入侵烏克蘭,普亭有三大誤判。(視頻截圖)
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約萬諾維奇說,俄軍入侵烏克蘭,普亭有三大誤判。(視頻截圖)

在加州聯邦俱樂部(The Commonwealth Club)28日的論壇上,前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約萬諾維奇( Marie Yovanovitch )說,俄軍入侵烏克蘭,普亭有三個重大誤判,認為烏克蘭並非真的國家,罔顧烏克蘭的歷史和文化,以為俄軍會受到歡迎、烏克蘭人民會「簞食壺漿、以迎王師」;他高估俄軍能力,覺得可以獲勝,卻遭遇烏克蘭人民的強烈反抗;他還低估了西方的實力。

約萬諾維奇曾在2016到2019年擔任美國駐烏克蘭大使,作為納粹和蘇維埃政權倖存者的孩子,她與烏克蘭有著密切的家族聯繫。她還曾任負責政治事務的副國務卿高級顧問,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外交研究學院的駐校外交官,最近出版了回憶錄「來自邊緣的教訓」(Lessons from the Edge)。

加州聯邦俱樂部舉辦論壇,討論普亭入侵烏克蘭。(視頻截圖)
加州聯邦俱樂部舉辦論壇,討論普亭入侵烏克蘭。(視頻截圖)

拜登可能被普亭視為軟弱

約萬諾維奇說,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是丘吉爾之後最偉大的溝通者。烏克蘭的軍事領導能力非凡,他們改革軍隊,加上人民的戰鬥動員,烏克蘭在戰場上取得不少成功。美方一直在克制自己,沒挑起更大的升級。而「普亭是惡霸」,只理解力量,當他被阻止時才會停止。

「當西方克制時,不確定普亭對此的理解是否相同。西方很強大,可以做得更多,但卻沒有,因為不想讓事態升級,但普亭可能把這理解為軟弱。這是拜登政府和其他歐洲領導人正試圖採取的方法,如通天險,難度很高。但如做得太多,也許會把我們送入一場更廣泛的戰爭,誰都不願意看到這些。」

約萬諾維奇說,普亭和身邊的高層有三大誤判。首先,他們認為,烏克蘭並非真正的國家,不應該存在,烏克蘭人是小俄羅斯人(Little Russians)。但實際上,烏克蘭是個獨特和獨立的民族,有自己的語言、文化、傳統和悠久歷史,包括幾個世紀以來激烈抵抗俄羅斯的歷史。普亭對信仰體系的理解,使他產生誤判,認為俄軍入侵,作為征服者將以某種方式受到歡迎,老百姓會簞食壺漿、以迎王師。最新的消息顯示,烏克蘭部隊找到俄軍準備的慶祝勝利的制服。俄軍原打算在入侵第二、三天,進軍基輔時,讓將軍穿著制服遊行。

澤連斯基團結國家、激勵人民

任何瞭解烏克蘭的人都會知道,這很荒謬。烏克蘭人最喜歡的詩人舍甫琴科 (Taras Shevchenko)的名言說,「繼續戰鬥,你會勝利。」這體現了烏克蘭的精神。這在澤連斯基身上能看到,他善於溝通、團結國家,激勵人民,激勵世界。烏克蘭的小孩和祖母自製燃燒彈,民眾開救護車救人,民族團結,抵抗入侵,保家衛國。

普亭的第二個誤判是,以為俄軍非常強大,即使有一些抵抗,也能獲勝,而事實恰恰相反。這並不意味著俄軍很快完蛋。正如拿破崙所說,軍隊吃飽肚子才能打仗。如果沒有食物、汽油和柴油,軍隊難運行。但俄軍高估自己在軍事、戰術、後勤方面的能力。

長期來看 俄羅斯很難獲勝

現在俄軍已回撤白俄羅斯。當然,我們不知道,這種戰略是否為重整旗鼓、改日再戰。俄軍不那麼強大,並不意味著不危險,他們可能無法與有訓練的軍隊作戰,卻可以在馬里烏波爾 (Mariupol)和其他城市,向無辜平民投擲地獄之火(即炸彈),讓他們遭受痛苦,企圖摧毀烏克蘭人民的意志。但到目前為止,他們的目的沒有達到。

長期來看,俄軍很難獲勝,即使用某種方式在軍事上勝利,烏克蘭人民也不會放棄抗爭,雙方將陷入遊擊戰,公民抗命,情勢對於俄軍很難堪。經濟上說,俄羅斯的入侵十分昂貴,抵押了俄羅斯的未來,這些資金本該用於俄羅斯人民和經濟發展。

普京的第三個誤判,是低估了西方。他看到美國的分裂,看到美軍在阿富汗的撤退。看到英國有諸多挑戰,波蘭、法國的選舉即將到來,德國迎來未經考驗的新總理。他認為,這是他的時刻,可重新創造俄羅斯帝國或前蘇聯的輝煌,留下自己的政治遺產,在2024年俄羅斯總統選舉中取得優勢。

上述三個戰略誤判,基本決定了這場戰爭的走向和結局。

烏克蘭 白俄羅斯 普亭

上一則

武統台灣?中美關係專家:俄烏戰爭讓北京更謹慎

下一則

超級富人稅若開徵 加州將成最大「金庫」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