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3.9%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疫情增26死、174例本土確診 陳時中:病例在減少

克魯曼:歐洲疫苗災難 與歐債危機同禍源

紐時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紐時專欄作家克魯曼。路透

歐洲許多成功的政策值得效法,尤其是富國提供的全民健保令美國人稱羨,醫療品質也堪稱一流。但在對抗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歐洲施打疫苗進度竟遙遙落後英、美,這到底反映出什麼問題?

英國和美國已接種疫苗劑數,經人口因素調整後,大約是法國或德國的三倍。歐盟施打疫苗進度為何大幅落後?主因是一連串政策疏失導致起步太晚,而且施打步調又不及美國的一半,落後差距恐怕還會擴大。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在紐約時報專欄指出,歐洲在疫苗施打競賽敗得一塌糊塗,但看來歐陸政策失誤不像是孤立個案,不像是僅止於幾個差勁領導人做出糟糕的決定;而是反映出歐陸體制和態度上的缺失—— 官僚體系和智識僵化。他認為,若不是相同的因素在作祟,十年前歐元區債務危機不會那麼嚴重。

導致當前歐洲挫敗的細節錯綜複雜,但克魯曼指出一個共通點——歐洲官員不僅怕冒險,還迴避掉應該冒的險。他們似乎非常擔心可能付給藥商太昂貴的價格,或事後發現砸錢訂購的疫苗無效,或有危險副作用。為把這種風險降到最低,他們延遲採購,跟藥廠討價還價,拒絕批准免責豁免。相對而言,卻似乎不太擔心許許多多歐洲人可能因為太晚打疫苗,而病倒或喪命。

在歐債危機期間,歐洲官員基於這種唯恐「某人在某處(因占便宜)竊喜」的疑懼,而強制債務國實施嚴苛、破壞性的撙節政策,以防他們為過往欠缺財政紀律付出的代價不夠大,白白便宜希臘公務員。這一回,他們擔心被製藥公司揩油,因此極力討價還價,甚至不顧可能造成致命耽擱的風險。

克魯曼說,美國這方面的態度遠較歐洲寬鬆,或許常常過度寬鬆。但話說回來,就推行疫苗施打計畫而論,寬鬆態度卻符合美國利益,不至於在公衛危機延燒之際還錙銖必較。

歐洲另有別的問題。疫苗施打進度之所以延遲,是希望尋求歐洲政策協調一致。假如歐洲擁有近似一致性的政府,這麼做就無妨;但歐洲並沒有,所以各國政府在等待凝聚共識期間,只好暫緩與製藥公司簽訂疫苗供應合約。

再者,並不是買到疫苗就大功告成,總得要注射進民眾的手臂。然而,歐洲卻缺乏像美國那樣的全國性疫苗配送體系,在總統拜登就職後加速執行。

最後一點,歐洲竟然也普遍對科學懷有敵意。克魯曼坦承,美國也有這個毛病,特別是宗教右派保守人士至今仍否認氣候變遷,拒打新冠疫苗者也大有人在;然而,歐洲反疫苗氣氛「普遍瀰漫」的程度卻令人吃驚,特別是在法國。

這些問題在本周升到緊要關頭。歐洲多國基於接種阿斯特捷利康(AZ)新冠疫苗後可能引發血栓的疑慮,暫停施打(德、法、義18日已宣布將恢復施打)。克魯曼認為,這再一次凸顯出歐洲決策官員執迷於迴避不該迴避的風險——即使有副作用,跟疫苗施打動能遭破壞的傷害相比,顯得小巫見大巫。

此外,這也再一次暴露出歐洲沒能協調一致:德國片面停打AZ疫苗,其他國家爭先恐後跟進,害怕萬一出事會挨罵(卻不怕民眾因為沒疫苗可打致死?)。

克魯曼的結論是,歐洲疫苗災難最令人不安的是,不能只歸咎於幾個領導人的錯;似乎反映歐陸體制和態度上根本的問題,整個歐洲統合計畫「深陷麻煩」。

疫苗 美國 克魯曼

上一則

日本最高法院判決 同性伴侶外遇須支付撫慰金

下一則

拜登說普亭是劊子手 厄多安:發言不恰當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