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巡邏艇在白令海遇上中國巡洋艦 發現中俄編隊

解放軍秀肌肉 殲15戰機「飛越」美驅逐艦上空畫面曝光

串流擋影星財路 「黑寡婦」告迪士尼只是開端

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右)為「黑寡婦」同步在Disney+上映控告迪士尼,影音串流折損影星票房分紅的爭議檯面化。圖為史嘉蕾喬韓森2019年10月4日出席紐約影展活動。中央社
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右)為「黑寡婦」同步在Disney+上映控告迪士尼,影音串流折損影星票房分紅的爭議檯面化。圖為史嘉蕾喬韓森2019年10月4日出席紐約影展活動。中央社

新冠大流行近兩年來,戲院生意大受打擊,影音串流乘勢而起,許多電影捨棄院線直接在串流平台亮相,影星票房分紅沒有著落,疫情下怎麼和片商談片酬成為一門學問。

這項議題去年7月底浮上檯面,主演「黑寡婦」(Black Widow)的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在電影上映3週後將發行商迪士尼(Disney)告上法院,指控迪士尼讓「黑」片在串流平台Disney+同步上映,違背當初保證只在院線放映的約定。

這宗影星告片商的罕見訴訟深受矚目,不僅在於史嘉蕾喬韓森是好萊塢片酬最高女星之一,也攸關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大流行時代串流當道、電影票房收入銳減下,明星與幕後製作團隊酬勞結構將怎麼轉變。

依好萊塢多年傳統,片商除給予有如「前金」的片酬外,也時常讓大牌影星拿到票房分紅,或分享電影下檔後從其他影視通路進帳的授權金。一般來說,賣座電影票房收入與影視授權金略高一籌,大牌藝人拿到數千萬美元「後謝」不足為奇。

COVID-19大流行後,全美戲院一度被迫熄燈,串流平台漸漸成為觀眾看片的首選管道。即使疫情緩和,院線業者仍因觀眾未完全回流而持續掙扎,去年眾多大片票房表現不如預期,Disney+、HBO Max等新興串流平台搶走戲院生意被認為是元凶之一。

從迪士尼角度出發,讓Disney+訂戶額外付費同步在家觀賞「黑寡婦」,增加吸收訂戶的賣點,是在COVID-19大流行時代減少依賴院線票房、另闢蹊徑開拓財源的避險之舉。

但對史嘉蕾喬韓森來說,雖然2000萬美元片酬可觀,但迪士尼臨時決定讓「黑寡婦」院線與串流同步上映,既折損她的票房分紅,又不讓她分享「黑」片開映週末Disney+額外進帳的6000萬美元,片商為自身利益不惜違約,迫使她訴諸法律討公道。

根據訴狀,史嘉蕾喬韓森團隊指稱迪士尼的決定造成她損失多達5000萬美元。迪士尼則暗指她在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未解之際只顧錢財、自私自利,並聲請以仲裁解決爭端。

去年9月底,兩造化干戈為玉帛,宣布庭外和解,條件不詳,僅說對達成共識深感滿意。

黑寡婦槓上迪士尼的戲碼告一段落,但這只是COVID-19大流行時代片商與創作團隊財務關係丕變的冰山一角。

「沙丘」(Dune)、「駭客任務:復活」(The Matrix Resurrections)等華納兄弟(Warner Bros.)去年所有院線片都在串流平台HBO Max同步上映。華爾街日報報導,華納為安撫怒火中燒的演員、導演及其他收入受影響的創作成員,斥資逾2億美元當作補償金。

馬克華柏格(Mark Wahlberg)主演的科幻動作片「無穹迴役」(Infinite)去年6月跳過院線,直接在串流平台Paramount+上映。馬克華柏格團隊試圖重新議約未果,一度與派拉蒙影業(Paramount Pictures)高層口角相向。

COVID-19大流行後,好萊塢各大片廠都跟隨網飛(Netflix)腳步,積極經營自家串流平台。串流付費訂戶可看到飽,平台上單一影視作品帶來的收入幾乎無法衡量,有別於精準的票房數字,因此,大牌影星和想走網飛路線的片商交涉時片酬好談,分紅怎麼喬則是一大難題。

網飛近10年來積極耕耘原創內容,掀起串流革命,過去兩年更在COVID-19推波助瀾下徹底顛覆好萊塢生態。

好萊塢片廠曾呼風喚雨數十年,但在COVID-19疫情影響下,眾多電影不得不捨棄戲院,轉戰串流爭取曝光。掌握大量訂戶的數位平台躍居霸主,連帶擋了影星從票房收入分一杯羹的財路,史嘉蕾喬韓森控告迪士尼開了第一槍,但這波板塊位移不會隨雙方和解而止息。

迪士尼 電影 好萊塢

上一則

世界OnAir/全程網課+全球走讀 創新大學顛覆鮮體驗

下一則

「無厘取鬧4」 首周衝上北美票房冠軍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