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台駐港官員被迫撤離 美國務院表態「與台灣站在一起」

股指跌深後反彈 道指大漲586點

網課挫折大 自閉症孩子難 家長更難

疫情期間,May在家附近的社區散步。 (母親Jane提供)
疫情期間,May在家附近的社區散步。 (母親Jane提供)

自閉症兒童又被稱做「來自星星的孩子」,因為他們就像遙遠夜空中的星星一樣獨自發光,這些孩子通常會有語言、智能、以及人際交往的障礙。疫情一年,這個特殊群體的孩子又經歷了什麼。

May(化名),16歲,十年級學生,中度自閉症患者,和洛杉磯大部分學生一樣,自去年3月至今,她再也沒有踏進學校大門。母親Jane(化名)回憶這一年,百感交集:孩子太難了,而家長更難。

最困難的是疫情之初,學校突然停課,每個人都措手不及,包括老師。最初兩個月,學校實體課被取消,網課也沒有及時跟上,May突然就像和整個世界隔絕了,陪在身邊的只有母親Jane。 「毫不誇張,我一天24小時陪著她,除了睡覺,準備一日三餐,我沒法做任何事情。」

第三個月,學校終於開始網課,May所在的特殊班級一開始,每天只有一個半小時的課程時間,17個患有自閉症的學生輪流跟老師、同學打招呼,因為孩子反應相對慢,通常打完招呼,課程也就結束了。

學校正常的網上課程一直到去年9月才開始,對於這些特殊孩子,老師通常建議上課時家長陪伴。但很多孩子都是獨自上課,父母忙於工作或忙於家務,無暇顧及孩子。屏幕上课堂中的孩子們表現各異:有的孩子會突然離開,有的整堂課都在玩手中的毛巾,有的孩子大聲尖叫,有的甚至打自己。

May行為能力比較差,如何使用電腦打開鏈接進入網課對她來說很困難,開始一段時間她每天哭鬧,遠程教育帶來的各種挫敗感,讓May經常選擇逃課,她會在上課時突然情緒爆發,大哭著跑開,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願見任何人。所幸母親Jane幾乎把所有精力都花在女兒身上,陪她上課、做手工,度過最艱難的日子。

疫情一年,May越來越依賴家庭生活,她沒有和其他孩子有過任何接觸,如今連母親帶她去外面散步,她都很排斥,找各種藉口回家。 「她已經非常習慣這種封閉的環境了,」Jane坦言,「她現在對我的依賴是不正常的,每天都要跟我黏在一起,讀到媽媽和孩子分開的故事,她都要傷心哭泣。」

Jane擔心學校開放之後,女兒將怎樣重新適應新的環境,適應沒有母親在身邊的日子。 「疫情之前,她已慢慢學會獨立,現在一切又要重新開始,適應起來會比之前更困難,她很可能會有過激行為。」

Kami,有著16年從業經歷的兒童行為分析專家。她指出,疫情一年,讓特殊群體的孩子減少了互動機會,這是最大的損失,因為這些孩子其實比任何人都需要人際交往。但Kami也指出,相比正常孩子,自閉症兒童通常比較單純,只要給他們建立固定的時間流程,並給予適當輔助,相信他們會很快適應正常的學校生活。

疫情 洛杉磯 教育

上一則

奧法教育學院 保證給學生 紮實的數理課程

下一則

南加華女凌晨槍擊身亡 家人疑種族動機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