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贊同兒童打疫苗 川普:他們99.99%不會被感染

美砸32億元加速研發「抗新冠藥物」最快年底問世

餐飲外送大起大落 竟傳外賣平台收攤欠帳

中餐經濟實惠,成爲不少餐飲外送平台全力爭取的目標,一些華資餐館每天外賣量相當大。(記者楊青/攝影)
中餐經濟實惠,成爲不少餐飲外送平台全力爭取的目標,一些華資餐館每天外賣量相當大。(記者楊青/攝影)

疫情衝擊百業,號稱聖蓋博谷「華人首家」的送餐平台Gesso近日悄然停業,退出經營六年的華洋市場,而與退場平台一起唏噓的是一批被拖欠款項的餐飲商家,部分商家數千上萬元餐費打水漂,也非常無奈。

「我們的8000多元很可能跟著泡湯了」,蒙特利公園市嘉偉大道老字號燒臘店深井老闆劉先生表示,數天前Gesoo平台聯繫他們,告知因生意不濟,被迫停業,只能支付半數的欠款,條件是希望商家不要提出法律訴訟。

劉先生表示,該平台人員大約是四年前主動上門聯絡,推銷外賣服務,條件是餐館給他們八折優惠。作業程序是平台在網路上接單,接到訂單後打電話請餐館製作餐點,然後由平台合作的司機到餐館提取餐點送給客人。「按合同我們兩周結帳一次」,劉老闆表示,開始幾年合作不錯,最好的時候通過平台接到的訂單每天有十多單到20多單,「這對於我們來説已相當不錯了」。

正因為這樣,劉老闆說,當今年外送平台開始拖帳時,也沒有緊催。「雖然生意愈來愈少,但還是有一些」。但沒想到一拖再拖,等對方告知停業時,自己已被拖欠8000多元。他表示,截至目前,該平台答應償還的半數欠款還沒有到帳。

知情者表示,Gesoo的創辦人是一幫中國留學生。根據公開信息,Gesoo外賣平台創建於2014年,該公司的服務面一度號稱涵蓋聖蓋博谷近200家亞裔餐廳。曾有外賣小哥向餐飲商家表示,他一個人一周的送餐業務量就超過8000元。

然而,今年3月新冠疫情爆發後,因為執行居家令,餐飲外賣開始呈爆發式成長。「我們家幾乎是每兩天叫一次外送外賣」,鑽石吧市議員周柏華表示,因爲夫妻都在家辦公,又有兩個孩子,通常會忙到沒有時間做飯,只能叫外賣,很方便,從打電話下單到飯菜到家,半小時。

「最大的糾結是外賣到府費用增加很多」。他舉例說,外賣到府除了「車油費」外,還有四至五元的「服務費」,再加上幾元「小費」,原價40多元的餐點,最後花費要60元左右。就算普通20多元的餐點,額外的費用也將近10元左右,很多人吃不消。

一方面因疫情持續,外賣餐飲激增,吸引大批投資加入餐飲外送行業,競爭加劇;另一方面則是外送餐飲服務費居高不下,加上疫情期間民間烹飪好手增加,對外食依賴減弱,餐飲外送業生意此起彼落。

「我們和四家平台合作,他們接客人訂單,電話通知我們製作,然後他們的司機過來拿食品外送」。聖瑪利諾知名西餐廳Colonial kitchen老闆陳先生表示,四家外送平台每個菜加價兩元,然後再向餐館抽成20%。比如一個本樓三明治15元,外賣平台標價17元,然後平台再向商家提成三元。「我們也是疫情後才加入,因爲只靠本地老客人難以維持」。陳老闆表示,即便賺得不多,但還是不無小補。他說,疫情以來約三分之一的生意來自平台的單子。

不過對於以本地熟客爲主的商家來説,外賣送餐就成了賣方市場。艾爾蒙地翠河餐廳老闆黃先生表示,一直都有好多家外賣平台希望該餐廳使用外送服務,但黃老闆覺得服務費太高,客人難以承受。他表示,平台通常抽佣20-30%,而且餐點稅金還得餐館支付,本來的小本生意已所剩無幾。

雖然沒有加入,但黃老闆表示,現在每天還是有不少據稱是各種平台的華人、印度人、墨西哥的婦女或外賣小哥,自己接到訂單後打電話給他們預定,然後自己來店取貨送給客人。所不同的是,餐飲商家不用再給平台折扣,至於平台賺多少,餐館也不管。

疫情 中國留學生 聖蓋博

上一則

疫情下洛市警局和消防局九百多人確診 三人喪生

下一則

竊賊緊盯你家門前郵遞包裹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