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洛縣試行交通補助 低收入者每年1800元

撿氣球內USB偷看韓劇 北韓30高中生遭公開處決

熱搜榜背後的黑灰產業鏈 一個人操作數百個帳號

警方近年查獲多起提供虛假人氣的「網路水軍」犯罪集團案。(中新社)
警方近年查獲多起提供虛假人氣的「網路水軍」犯罪集團案。(中新社)

造謠引流、有償刪帖、刷量控評…這些不法行為的背後都有「網路水軍」影子,近年他們標榜的「高效充流」,更多了「科技」加持。上千部手機刷出來的直播間人氣和好評,製造直播間的虛假繁榮,還嚴重影響消費者甚至整個社會的正確判斷。

河南、寧夏警方近日相繼破獲「網路水軍」犯罪集團,調查發現「網路水軍」更具隱蔽性、頑固性、危害性,且已形成完整產業鏈。不僅一個人就能操作數百個帳號,假借文化傳媒公司之名,範圍還擴及社會熱點事件、明星炒作、廣告引流等多領域,有集團一天就能製造轉讚評流量1000萬餘次,4個月獲利近1200萬元人民幣(約165萬美元),涉案人幾乎都是20多歲年輕人。

據央視新聞報導,2023年5月,河南新鄉警方在網上巡查發現,有大量微博帳號異常活躍,頻繁同步發布推廣廣告,並宣傳自己團隊的所謂的影響力、渠道和資源優勢,號稱通過他們的平台,可以幫助客戶大幅提高瀏覽量,提升網路帳號熱度,甚至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製造網路熱點,將客戶提供的網路素材衝上微博熱搜榜單。這樣的熱搜榜背後,有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用大量手機「刷屏」,是「網路水軍」慣用手法;示意圖。(取材自西安晚報)
用大量手機「刷屏」,是「網路水軍」慣用手法;示意圖。(取材自西安晚報)
_1">★一天轉讚評 上千萬餘次

新鄉市公安局網技支隊民警王政表示,這個平台擁有大量的社交媒體實名帳號,可能侵犯公民個人隱私,於是民警以客戶身分與平台客服聊天。平台客服表示,該公司擁有不少真實使用的「網紅」、「大V」帳號,還有大量普通的微博帳號,可將顧客指定的內容炒上熱搜。例如一條名為「00後寧願擺攤也不想上班」話題,就是在他們推動下,短時間內迅速登上熱搜榜第一。

經過調查,警方發現這個網站就像一個商城一樣,有各種項目,可用不同的價位進行購買,其中有真人點讚和機刷點讚,標價真人點讚是一毛錢一個讚,機刷點讚是三分錢一個讚。「在後台服務器數據中,我們發現一個帳號相當活躍,承接了這個平台50%的工作量,一查發現這個帳號是衛輝籍張某在使用,」王政表示,循線查到張某在衛輝市刷數據的工作室。

王政說:「我們在這個工作室查扣了十台電腦,每個電腦上都登著大量的手機模擬器,每一個手機模擬器上,都安裝了微博,登錄了微博帳號,並且在每一個手機模擬器裡面,都安裝了一個名為『千語中控』的軟件。當時這個『千語中控』軟件正在自動批量對某一微博帳號,自動進行點讚、評論、轉發。」

警方現場經過清查,發現每台電腦上有50個左右的手機模擬器,10台電腦下來相當於控制了500個左右的微博帳號。

作為網路刷手,張某在接到任務後,會按照上線指示對指定話題進行轉發、點讚。那麽,誰是他的上線呢?從「刷手」入手,警方順藤摸瓜,調查整個鏈條的各個環節。

張某在警方詢問時供稱,自己的上線是河南某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這家公司除了雇用網路刷手,進行轉發、點讚、評論之外,同時還研發了用於批量轉發的中控軟件。張某起初只是按照這家公司指示轉發、點讚、評論,不過這樣的收入微乎其微,為增加收入,他就購買了這家公司的中控軟件,開始批量進行轉發、點讚、評論。

隨著調查的深入,警方發現,像張某這樣的網路刷手,在全國還有很多,這家所謂的文化傳媒公司在全國各地招募的網路「刷手」就有上千人。「如果按照張某一個人控制500個微博帳號來算,這個公司一天製造的虛假的轉讚評流量,可以達1000萬餘次,這個量還是很大的」,王政表示。

警方通過對這家文化傳媒公司的資金流水進行分析,與其有大量資金往來的兩家網路公司浮出水面,一家在廈門,另一家在天津。這兩家網路公司有著相同的特點,都掌握一些網路大V帳號,這些帳號少則幾十萬粉絲,多則上百萬粉絲,在網路上均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據警方梳理犯罪鏈條,例如,某網路品牌方需要項目推廣,品牌方會與這些掌握大V帳號的網路公司進行聯繫,而推廣費用動輒就是十幾萬元、幾十萬元。而在推廣過程中排名愈靠前,持續時間愈長,價格也就愈貴,然後以廣告合同的形式簽約。之後,這些網路公司將任務打包給下游的文化傳媒公司,通過批量轉發、點讚、評論將品牌方要求的內容推上熱搜,吸引關注。

一般情況下,這些網路公司會先為品牌方提供熱搜規畫案,並設置相關話題,然後通過操控話題炒上熱搜。在此過程中,他們利用手中掌握的大V帳號,發布與項目結合的話題,進行無痕廣告植入。最後,他們還會通過發布不帶商業內容的話題,引爆話題熱度,從而實現話題衝榜。

網路水軍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將客戶提供的網路素材衝上微博熱搜榜單;示意圖。(路透...
網路水軍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將客戶提供的網路素材衝上微博熱搜榜單;示意圖。(路透)

★短短數個月 獲利1200萬

警方調查發現,這個「網路水軍」團夥涉及虛假微博轉發、點讚、評論達幾億次,範圍包括社會熱點事件、明星炒作、廣告引流、養號吸粉等眾多領域。警方開展了收網行動,先後在河南、福建、上海等地抓獲276名犯罪嫌疑人。據警方介紹,2023年1月到5月,廈門的這家網路公司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內非法獲利高達近1200萬元。

據警方調查,在整條利益鏈中,像犯罪嫌疑人張某這樣的網路刷手處在最底層,為了擴大所謂的「業務量」,上一層級的網路公司會雇盡可能多的像張某這樣的網路刷手並發布招聘信息。這個「網路水軍」犯罪團夥從事刷量控評虛假微博流量鏈接160餘萬條,涉及虛假微博轉發、點讚、評論達8億餘次。

新鄉市公安局犯罪偵查支隊支隊長安軍勝表示,截至目前,警方已經採取刑事強制措施94人,移送起訴19人,判決了七人,打掉網路水軍公司六家,查獲具有破壞性的、自動批量轉評讚的軟件四個。該案抓獲的嫌疑人中,平均年齡都在20多歲左右,甚至一些嫌疑人被抓後,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觸犯了法律。

「這個邊界問題主要在於,是否向他人有償提供,或者購買虛構的評論、點讚、轉發、增粉等服務,是否在網上發布虛假信息,炒作虛假流量,人為製造熱搜。還有就是,是否以非法的方式,獲取廣告收益和流量收益。」安軍勝表示。

據河南警方介紹,該案抓獲的嫌疑人中,平均年齡都在20多歲左右。(取材自央視)
據河南警方介紹,該案抓獲的嫌疑人中,平均年齡都在20多歲左右。(取材自央視)

★惡意刷差評 靠不法獲利

除了虛假造勢,人為製造熱搜,賺取高額推廣費用,還有一些涉案公司盯上了網購平台,通過下游買手充當「網路水軍」,惡意刷好評、刷差評,靠不法行為獲利,寧夏警方近日就偵破一起這樣的「網路水軍」非法經營案。

今年2月,寧夏吳忠市利通區警方在工作中發現,轄區內一網路科技公司存在提供有償刷單、刪除差評的非法服務,涉嫌非法經營。辦案民警看到在出租房設立的40平方米簡易辦公區裡,有七到八名工作人員通過手機、電腦等開展工作。查出涉案公司在成立之初是從事網路銷售服務,但卻慢慢變了味兒。

與傳統違法犯罪形式不同,該團夥不僅結構清晰,分工明確,整個犯罪鏈條、空間更突破了傳統犯罪的地域、時空限制。馬某作為運營者,線上承接「刷評、刷單」的委託後發布「刷單控評」任務,由該公司員工進行接單,尋找下游買手充當「網路水軍」,讓其進入特定的店鋪購買特定產品,給商品好評或差評,經賣家確認後獲得相應報酬。

吳忠市公安局利通區分局經偵大隊大隊長李波表示,這個行為擾亂了正常的社會市場秩序,也是法律不允許的。如果通過上述的違法行為獲利,基本上是構成違法犯罪的事實。以馬某為首相關涉案人員對違法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目前該涉案公司已被依法查封,案件正偵辦中。

中國直播行業競爭激烈,博主們拚流量,也給網路水軍帶來龐大商機;示意圖,非新聞當事...
中國直播行業競爭激烈,博主們拚流量,也給網路水軍帶來龐大商機;示意圖,非新聞當事人。(中新社)

●「科技」加持下 猖狂網路水軍亟待整治

據檢察日報報導,在「科技」加持下,近年直播間「網路水軍」案件不在少數,實在太猖獗,須嚴懲不貸。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檢察院辦理的一起案件中,王某購買網路設備和工具軟件,搭建群控機房,可同時控制上千台設備進入直播間充流。「他們有4600部手機,斷斷續續工作了三、四個月,非法收入達300餘萬元。」鄞州區檢察院承辦檢察官盧佳麗表示,今年3月,王某因犯非法經營罪被法院判刑。

「直播間『水軍』給質次價高的假冒僞劣產品刷評,編造事實、捏造數據,以此誘使不明真相的消費者下單消費,屬於明顯的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的行為。」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凱湘表示,這種行為侵害市場交易秩序與競爭秩序,破壞社會信用體系。而「網路水軍」的性質鑑定標準不明是一大難點,官方常難區分正常評價、虛假刷單,給「網路水軍」留下犯罪空間。

劉凱湘認為,必須加大對「網路水軍」刷單行為的行政處罰力度,包括加大罰款數額、限制行為人的直播帶貨方式、限期停業整頓、設置與市場準入相關的禁止性規定等。

首都經貿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磊建議,進一步加強對網路黑灰產的打擊整治力度,「尤其是要打掉『水軍』容易聚集的群組板塊,阻斷招募推廣渠道,嚴懲違規帳號及背後主體。」

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朱巍提出,「要對主播背後的傳媒公司加強管理,尤其是規範直播間的引流規則。直播間違規,背後的傳媒機構也逃不了責任。」他表示,平台也應加強技術監管,重點監測直播間是否存在同質化評論過多、瞬間點擊量大、非常規觀看人數上漲等情況。

「建議將惡意帶貨者、刷單者列入失信人名單。」劉凱湘建議,相關部門要積極暢通投訴處理渠道,降低消費者維權門檻,最大程度地維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對此,人民網評論指出,移動網路時代,「網路水軍」就像怵目驚心的「牛皮癬」,不僅有礙觀瞻,而且嚴重危害網路社會的肌體健康。因此,對「網路水軍」的猖狂,絕不能坐視不管,也絕不能放任手軟。讓違法者付出代價、切實提高違法犯罪成本,才能對不法分子形成有效震懾。

此前,各網站平台都已上線公示帳號IP地址的歸屬地、網路帳號所屬MCN機構信息等功能,有力遏制了網路水軍的相關問題。但面對集團化作案的「網路水軍」,平台也往往力有不逮。因此,為了提高準確性和針對性,有必要加強監管部門與平台之間的溝通協調,構建起不同平台之間的信息共享機制。

微博 河南

上一則

西藏譯名改Xizang 中官方學者:Tibet被美賦政治涵義

下一則

兩岸低碳產業交流 強化湘台合作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