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球首張Omicron照片發布 密集紅點顯示比Delta更多突變

南非抵荷蘭班機600多名旅客 13人確診Omicron

從銷聲匿跡到氾濫成災 安徽、四川野豬下山逛大街

林業局工作人員拍到的野豬。(取材自封面新聞)
林業局工作人員拍到的野豬。(取材自封面新聞)

中國多地村民們感覺到,近幾年野豬數量變多了。即使在莊稼地裡架電燈、放燈籠、放鞭炮或用電圍欄,野豬都能慢慢適應。最終還是只能依靠有限的人力去看守。

安徽、四川、陝西等多地近日發生村民舉報野豬結隊下山吃莊稼、莊稼吃完吃家禽,或是晚上成群出沒逛大街頻與車輛發生碰撞等投訴。專家說,短短20多年,銷聲匿跡的野豬已在多地氾濫成災,這是生態環境向好的表現。但官方與民眾準備好如何與居於生態鏈重要地位的野豬相處了嗎?

村民的玉米地遭野豬光顧。(取材自新京報)
村民的玉米地遭野豬光顧。(取材自新京報)

出沒頻繁 集中安徽四川

福建省邵武市肖家坊鎮獵人李亞軍(化名)打獵40多年以來,明顯感覺到,這兩年村子附近的野豬變多了。極目新聞報導,以前野豬只是破壞幾戶人家的莊稼,現在一吃就是一整個村里的,莊稼都差不多收完了,野豬又吃起了家禽。

李亞軍所在的村子並非孤例。連日來,各地野豬出沒頻繁,人民網留言板上來自全國多地群眾對野豬的投訴,主要集中在安徽、四川、重慶、陝西等中部各省份。僅今年9月,就有13條。

陝西省銅川市一農戶說:「全村幾乎每家都被野豬拱了地,拱了繼續種,種了繼續拱。」安徽金寨縣長嶺鄉洪畈村一村民原本種植天麻近3畝,預計可收入約3至5萬元,豐收前卻被野豬群啃食殆盡。

寧夏海原縣的一農戶留言稱:「海原縣南華山上的野豬太多了,每到夜間成群結隊(最少一次見到20多隻)來到農田吃我家玉米,不僅吃還踩踏,損失較大,我們目前只有靠人在地裡晚上守著,可是你守著這邊,野豬就在另一邊吃,政府有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村民在自己的莊稼裡看守,嚴防野豬來襲。(取材自新京報)
村民在自己的莊稼裡看守,嚴防野豬來襲。(取材自新京報)

不能圍獵 聲光奇招驅趕

普通村民對付野豬並不容易。由於其野生動物受保護的身分,普通人不能圍獵,也不能弄傷它。而製造噪音、強光照射等驅趕方式,對野豬來說只是「小打小鬧」。

李亞軍說,獵捕必須合規,過程急不得,除了要向縣林業局、公安局申請批捕證和持槍證,還需經縣林業主管部門算過,像是今年可捕殺500隻野豬,分到肖家坊鎮的任務是30隻。

四川廣元市青川縣落衣溝村緊挨著唐家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常年有野豬出沒,擔任當地村書記10年的楊勇回憶,小時候村民用獵槍對付,厲害的獵人每年能掙得數百元。1978年唐家河保護區成立,全面禁止獵殺野生動物,已沒人敢打野豬了。

楊勇也感覺到,近幾年野豬數量更多了,落衣溝村附近應以百隻計。過去楊勇和村民們在莊稼地架電燈、放燈籠、放鞭炮,甚至買音響在莊稼地裡整夜放搖滾樂來對付, 「但每種方法嘗試10多天後,野豬就慢慢適應了」,最終還是只能依靠人看守。

南京街頭近來出現多起因野豬成群逛大街致車輛閃避不及撞上的意外。圖為受損車輛。(取...
南京街頭近來出現多起因野豬成群逛大街致車輛閃避不及撞上的意外。圖為受損車輛。(取材自江蘇新聞)

賠付體系 資金來源不穩

在部分野生動物頻繁出現的地區,已探索出賠償體系。以落衣溝村為例,2019年起,在保護區和村裡出資、社會捐助下形成賠付資金池,莊稼地被破壞後,村民只要保護好現場,如實申報就能獲得補償。但每年的賠付資金來源不穩定,可能一畝地收入1000塊,補償只有200到300元。

在雲南西雙版納,居民用圍欄對付野豬的方式則已失效。雲南省西雙版納州野生動植物保護站站長李中員說, 「我們嘗試過在農民的莊稼地周圍設置電圍欄攔截野豬,短時間效果還是可以的,但是野豬會拱土,時間一長就從圍欄下面拱進了莊稼地」。

李中員稱,在雲南當地,每年由地方政府投保,野豬等野生動物若毀壞了農民的莊稼地,可按標準由保險公司對農民進行補償。他認為除了通過人為捕殺來控制野豬的總體數量,沒有更好的應對方法。

如今,報導指出,相關省分已陸續對多地野豬氾濫成災的情況,開始出台不同的政策與措施。然而,不是每個省分都像唐家河保護區、雲南等地一樣有資金等方面的支持,面對突如其來的大批野豬,狩獵的人力、物力、財力從何而來成了新的問題。

2021年,四川巴中市通江縣初步調查全縣有野豬2萬餘隻,此後出台了「通江縣野豬危害防控試點工作方案」,依據每平方公里野豬數量不應多於2隻的標準,2021年底前應捕殺750隻野豬。

為此,通江縣請來了四川省唯一一支擁有持槍證的專業隊伍,但通江縣林業局野生動植物保護中心主任李斌估計,僅一支隊伍殺野豬,且國家對槍支管理嚴格,估計通江縣今年750隻的獵捕任務很難完成。

福建的李亞軍面臨同樣的困境。李亞軍說,野豬晝伏夜出,捕獵數量不一定,今年鎮上要捕殺30隻野豬的目標,「肯定是完不成了」。李亞軍的狩獵隊曾有8名隊員,但隨著年長離開,如今只剩2人。

安徽通江縣工作人員掩埋被捕殺的野豬。(取材自封面新聞)
安徽通江縣工作人員掩埋被捕殺的野豬。(取材自封面新聞)

拱莊稼吃家禽 野豬擾民難對付

中國的野豬在生態上是什麼地位?為什麼變多了?早在2000年8月1日原國家林業局實施的「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就已將偶蹄目中的野豬首次列入名錄,理由是基於維護生態平衡,保護物種多樣性。

報導引述世界動物保護協會中國代表處動物學博士孫全輝介紹,近年來,一些地區的森林生態狀況不斷修復向好,促進了野豬自然種群的增長。野豬自然界的天敵一旦消失或數量不足,也會出現野豬自然種群快速增長和局部氾濫的現象。

野豬的繁殖和適應能力都很強,野豬的天敵如虎、豹、狼、熊等的數量卻大幅度下降甚至局部滅絕。隨著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力度不斷加大,野豬就從八九十年代在中國幾乎「銷聲匿跡」變成現在「氾濫成災」。

但報導認為,也不能因此大規模獵捕。孫全輝指出,野豬是食物鏈上不可或缺一環,但野豬種群過快增長,打破了局部生態系統的平衡,也給當地居民的生產生活帶來不利影響,獵殺部分個體等人工干預措施效果難持久,只有恢復生態系統和食物鏈的完整性,才能一勞永逸。

專業捕殺隊準備上前捕殺野豬(取材自封面新聞)
專業捕殺隊準備上前捕殺野豬(取材自封面新聞)

摸底調查 先計算後獵殺

報導引述一位常年從事野生動物保護的專家提醒,人為引入天敵或將帶來更多不可控因素。例如,澳洲為了應對兔子氾濫而引入狐狸,最終又造成了狐狸氾濫。目前可採取人為控制野豬種群數量方式,但一個區域應該生存多少野豬、捕殺多少野豬,都應經過科學計算。

「首先是摸底調查,這片區域到底有多少隻野豬,底數是往後所有方案的基礎。其次,是野豬的種群結果,多少老年,多少青壯年,多少幼年,如果青壯年野豬捕殺過多,可能第二年野豬就沒了。第三,計算環境容量,這片區域能承載多少野豬,才可以得出捕殺數量、年齡段的結論。」

至於普通村民如何應對野豬侵擾,這名專家坦言:「村民沒什麼好的方式可以應對,一般的方式不管用。用捕獸夾或者挖壕溝讓野豬掉進去,野豬受傷了也不行。只能保護好現場、拍照,然後向當地有關部門報告,看能否申請賠償。」

中國 公安 澳洲

上一則

瞬間改善人口老化?中國突然多出1200萬年輕人口

下一則

港食肆12•9起強制掃「安心」 郵輪載客上限增至75%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