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新增3例Omicron確診 全國已有11州現蹤

俄羅斯軍隊集結烏克蘭邊境 兩國恩怨一次看

陪妳玩但牽手要加錢 遊走灰色地帶的「一日男友」

中國近來出現「日租男友」服務,可以讓「男友」陪逛街、吃下午茶。示意圖非當事人。(取材自pixabay)
中國近來出現「日租男友」服務,可以讓「男友」陪逛街、吃下午茶。示意圖非當事人。(取材自pixabay)

情感空虛嗎?速食愛情「一日男友」的體驗式服務,不管是找新鮮或尋求安慰,花個幾十元就可租個伴,甚至當成生日禮送閨密;但「真心」在哪?別太認真掛心。

「寶貝,寶貝。」微信對話框那頭傳來的,是女大學生阿俠租來的「一日男友」的聲音。對方壓低了嗓音,試圖說服阿俠再多出些錢購買時長,「妳不打算和我再多說一會兒嗎?現在時間已經超出了一分鐘」。

中國青年報報導,青年群體中,近日悄然出現了「一日男(女)友」情感體驗類服務。在一些視頻平台上搜索「一日男友」,就能找到某博主在某線下門店租到一日或多小時男友的體驗視頻。如果在某電商平台上搜索「一日男友」,則會跳出同款「一日男友」體驗的鏈接,價格從幾十元1小時的「盲盒」到30分鐘190元(人民幣,下同,約29美元)的「首席」不等。有的店鋪甚至介紹「一日男友」服務是給閨密生日送禮的「佳品」。

逗你開心 牽手要加錢

這種新型的速食愛情體驗式服務,正游走在法律的邊緣,無法納入管理。所有服務明碼標價,牽手一次100元。去年4月,阿俠在微博上刷到租「一日男友」的博主視頻,出於好奇,在淘寶上購買了同款服務,選擇的是10分鐘文字語音線上服務。在這10分鐘裡,阿俠覺得對方的回覆冰冷地像機器人一樣,就隨手給了「中評」。為了挽回這個「中評」,店家隨後又給她「補發」了第二個「男友」。

在某社交平台上有不少博主,分享了「一日男友」的現場體驗。其中一名叫「周富貴」的博主在上海一家實體店裡,通過抽取盲盒的方式找到一名中泰混血男友——兩小時600元。其間,這名「男友」陪博主喝奶茶、吃小吃、拍大頭貼,但拒絕牽手、接吻、餵飯等。這家店在B站上的全稱為「上海悅島男執事桌遊體驗店」。

在某消費點評App上,該店鋪被稱作網紅店。網友詢問最多的問題包括是否能讓小哥哥去聽畢業答辯,能否陪去迪士尼、陪寫論文、陪打遊戲,是否可以帶出去吃飯等。

單身男女數量劇增,單身人群面臨心理與婚戀的巨大壓力需要合理緩解和釋放。(取材自新...
單身男女數量劇增,單身人群面臨心理與婚戀的巨大壓力需要合理緩解和釋放。(取材自新京報/東方IC圖)

閨密生日 送男友為禮

賽娜前不久收到了閨密送來的一份生日禮物——線下「一日男友」服務抵用券。約會這天,在事先約定的咖啡廳,一個帥氣男生出現在她面前。當賽娜想與他牽手時,對方微笑著說:「牽手是要另外收費的,一次100元。」

在某視頻平台上,以「一日男友」為主題發布的視頻播放量最高為208萬次。發貨地為河北石家莊的一家網店店鋪上,「某視頻平台款一日男友」的條目被偽裝成了「一家鋪子」,這家店舖的月銷量在800份以上,寶貝評價達2475條。不少買家還貼出了不同男友的照片,向其他買家推介,「不知不覺已經讓他陪了我一周,打算再給他下個『包月』」。

「一日男友」來自何處?今年22歲的阿唐,自稱目前在山西某職業學院學習當廚師。他是某「一日男友」店舖的「首席」,即最高一級的「男友」服務員。

各個店舖的「男友」等級設置、運營模式、收費標準等都相差不大。就阿唐所在的店鋪而言,客服會提供給顧客「盲盒」、「金牌」、「鎮店」、「首席」幾個不同選擇,價位依次遞增,可以提供包天、包周、包月等服務。

不少博主分享了一日男友的體驗。(取材自小紅書)
不少博主分享了一日男友的體驗。(取材自小紅書)

顏值分級 挑人另收費

據阿唐介紹,他和店鋪按照五五比率分成,「比如一個100元的單,我可以拿到50元,客服抽成10元,還有40元歸店鋪所有。」如果客戶同意「續單」,那麼續單的費用由阿唐和店鋪按六四分成。此外,如果下單前客人提出想要看照片、聽語音進行挑選,每人每條還要額外收費3元。店鋪還提供夜間24時到第二天7時的夜間服務,價格為日常價的1.5倍。 「男友」往往會在服務結束後向客人討要紅包等。

阿唐透露,自己是從某短視頻平台上了解到這一新型兼職模式的,「主要為了賺錢交學費。學校教我們煎牛排,第一份作品由學校提供材料,如果自己想多練習再做一份,就要自己出錢。」

另外一家店舖的「一日男友」阿萬剛開始做這份兼職不久,他自稱是莫斯科國立大學的大二學生,今年21歲,河北人。放假回家的他由於聲音條件優秀被朋友推薦來兼職。

這些店鋪會根據「男友」的接單數量、月度續單量、聲音、性格、顏值、服務態度和客戶反饋等進行綜合評估給其定級。 「最初都是從最低等級開始做起,如果月度接單量很少且續單率低就會被解僱。」阿萬說。

「一日男友」身分常成謎,服務也遊走在灰色地帶。阿唐告訴記者,兼職「男友」有一個工作群,大家經常會在群里分享一些自己在工作、學習中遇到的趣事,「不少人是正在讀書的大學生」。

學生最多 怪訂單不少

不過,「男友」的真實身分和真人照片都有疑點。根據「一日男友」店舖的規定,不允許應徵者使用網絡圖片冒充自己的真實照片。但阿唐坦承:「我們群裡有3個人的照片我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上都見過,而且如果你的照片店鋪覺得不太合適,還會讓你去修圖或者開美顏。」

有「男友」反映,「客戶」們的需求千奇百怪。比如阿萬就接到過「奇怪」的訂單,一位客人想體驗「被人罵」的服務;阿唐碰到過自稱得了抑鬱症的客人,對方發了自己的病情診斷書給阿唐,並在一個半小時裡不斷向阿唐講述自己的悲慘遭遇。此外,還會有女客戶與「男友」發展成情侶關係,感情破裂後女方到店鋪投訴。

中國興起「日租男友」新產業,圖為示意圖。(取材自pixabay)
中國興起「日租男友」新產業,圖為示意圖。(取材自pixabay)

買不到真心 姑娘們「小心坑裡有毒」

上海政法學院教師、上海市法學會未成年人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郗培植認為,租借「一日男(女)友」的行為從法律關係來看,是雙方訂立了一份類似勞務合同的契約,租借人支付報酬,「男友」或「女友」提供聊天、陪逛街等正常服務。

但需要注意的是,服務內容「必須符合法律並且不違背公序良俗」。 「由於男女朋友身份關係的特殊性,在一些特定的場景中,極易產生違法甚至犯罪行為。」郗培植說,這一過程中,平台方作為提供服務的媒介,應當嚴格審查服務內容,如果有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平台方需要承擔監管責任。

因此從規避風險、承擔社會責任的視角來看,平台應當禁止該類具有特殊人身關係的服務。 「該類行為遊走在違法的邊緣,存在極高的自身權益遭受侵害的風險。建議年輕人正視、珍重感情,避免自身遭受侵害。」郗培植說。

上海海事大學商船學院輔導員佟煒垚表示,當前女大學生會租賃「一日男友」,一是由於學生思想尚不成熟,受外在不良社會風氣的影響圖新鮮、刺激;另一種可能是青年學生原生家庭等原因造成情感缺失,希望通過「一日男友」尋找情感依賴。

他認為:「學校應該增強學生的法律意識,並加強和改進大學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幫助學生提升自我保護意識以及明辨是非的能力。」在青少年成長階段,學校和家庭都應對學生進行「情感教育」,讓他們明白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是不該做的。

在法律層面,「一日男友」的做法,無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66條有關賣淫、嫖娼的處罰規定對其進行管制。上海市公安局表示,前述事實的認定有兩個「關鍵點」——一是發生金錢交易;二是發生不正當性關係。 「一日男友」雖有明顯的金錢交易情況,但只要沒有證據證明其發生關係,就無法納入管理,「處於灰色地帶」。

人民網評論提醒,事前防範,勝過事後救濟。面對拋著媚眼的「一日男友」,善良的姑娘們還要擦亮眼睛。莫入坑,莫沉迷,小心有毒。

工作 教育 微信

上一則

李雲迪涼涼 中國演出協會宣布封殺 未來聽不到琴聲了

下一則

拒絕宣誓效忠基本法 泛民派16名區議員遭DQ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