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凶宅+貧民窟+列廢棄物 這棟房子屋主急脫手

上海新增染疫人數再度回升 連5天社會面清零終止

追星變永遠填不滿的錢坑? 粉絲忠誠崩解

演唱會現場的粉絲燈牌。(取材自微信)
演唱會現場的粉絲燈牌。(取材自微信)

當精神寄託成了永遠填不滿的錢坑,「明星應援」正走向失控,粉絲的忠誠也開始崩解。

★粉絲追星 關係不對等

繼日前國家網信辦發布十項嚴規整頓「飯圈」歪風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也發布八項要求,從嚴整治藝人違法失德及「飯圈」亂象。「飯圈」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總結來說,就是藝人和粉絲之間出現了不正常、不健康的關係,這又可歸為明星道德失範、法律失位,粉絲追星失控,資本逐利失序等方面。

北京青年報報導,近來流量明星的負面事件中,不乏與粉絲直接或者間接相關的。像是為偶像瘋狂做數據打榜,「青春有你3」粉絲「倒牛奶」;花重金購買周邊產品集資;為維護偶像形象粉絲間互相謾罵,前有肖戰粉絲出格,後有趙麗穎、王一博粉絲互撕;強行插手藝人工作等。

當紅藝人趙麗穎的粉絲曾和男藝人王一博的粉絲互撕。(取材自微博)
當紅藝人趙麗穎的粉絲曾和男藝人王一博的粉絲互撕。(取材自微博)
人氣很高的男藝人王一博粉絲曾和趙麗穎的粉絲互撕。(取材自微博)
人氣很高的男藝人王一博粉絲曾和趙麗穎的粉絲互撕。(取材自微博)

類似事件層出不窮,藝人和粉絲的相處為何走向失衡,首先要釐清藝人與粉絲的心理層面認知。

「不論是否為親密的社交關係,其實都是指向一種虛擬的想像,背後蘊含了具想像空間的親近感,吸引到粉絲。粉絲和偶像之間,通常會保持這樣一種虛擬的或者基於想像的準社交關係或準親密關係」。報導引述長期致力於粉絲文化研究的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講師尹一伊分析,例如所謂「媽媽粉」、把偶像當老公等就是。

尹一伊認為,粉絲追求的是一種情感上的寄託,這種關係的維繫實際上是不平衡的;粉絲跟偶像之間一旦真的出現社交關係,走出虛擬狀態進入現實,在這種想像前提下,很容易出現權利不對等的情形。

粉絲為偶像瘋狂做數據打榜的集體「倒牛奶」舉動。(取材自中新經緯)
粉絲為偶像瘋狂做數據打榜的集體「倒牛奶」舉動。(取材自中新經緯)

★因愛生恨 曝偶像隱私

舉例來說,粉絲付出大量的勞動,但不求回報,只需要偶像在情感上給予一點點回饋,而這種回饋更多是通過社交網路上的回應或偶像作品來呈現。一旦這種情感遭到傷害或者背叛,就可能因為這種不對等而由愛轉恨。

與此同時,尹一伊指出,如果藝人長時間縱容、欺騙粉絲,或者不加任何引導地去滿足粉絲對於雙方親密關係的想像,就存在一定的風險。最關鍵的還是藝人先要規範自己,並起到一個正向引導的作用。

如果粉絲因愛生恨而曝光偶像隱私乃至黑歷史,即使藝人失德失範行為在先,也很有可能觸犯法律而承擔相應責任。報導引述北京高沃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力飛表示,依「民法典」、「侵權責任法」規定,侵犯隱私權和名譽權都屬於民事侵權行為。明星作為公眾人物,應具備一定的容忍度,但並不能豁免惡意的侵權責任。

★數據勞動 亂象須規範

除了藝人與粉絲間可能產生的不健康關係,不少「飯圈」利用社交平台,通過各種技術手段「規訓」粉絲進行包括控評、打榜、反黑、淨化、刷銷量等在內的「數據勞動」,粉絲們也因此殫精竭慮,為喜愛的明星藝人爭奪網路空間的話語權,成了「數據粉」。

尹一伊認為,這種數據勞動是給粉絲的一種賦權,粉絲通過這種方式為藝人提升可見度,表達對偶像的愛,也獲取身分的認同。但報導指出,近十年來,因平台和娛樂行業追求利益最大化,將流量邏輯直接和資本家利益掛鉤所形成的商業策略,導致「飯圈」出現了如今的追星亂象。

中央網信辦8月底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通知明確表示,取消所有涉明星藝人個人或組合的排行榜單,嚴禁新增或變相上線個人榜單及相關產品或功能。僅可保留音樂作品、影視作品等排行,但不得出現明星藝人姓名等個人標識。

對於這項通知,尹一伊認為目前看來還是很有力度的,取消排名、打榜等措施,也是在對資本運作的整治。「與其說期待這些措施對『飯圈』的治理效果,不如說是對平台和資本運作的治理效果。可以從打榜中解放出來,粉絲是很高興的」。

那麼,怎樣才是正確的追星方式?尹一伊表示,近年出現不少新型的追星模式,比如「親子追星」,即媽媽帶著孩子追星,或者孩子帶著媽媽追星。未成年人追星一定要謹慎,不能讓他們去參加涉及到消費和數據勞動的內容,成年人需要對未成年人的追星行為負責任,是最大的原則和底線。

但尹一伊認為,對於未成年人的追星行為,也沒必要「談虎色變」,或者「一棍子打死」,可以恰當利用其中積極正向的一面,促進孩子的健康成長。

「比如通過追星培養孩子的文體領域、視頻剪輯等;比如孩子的偶像可能是一個比較有禮貌、溫和的人或者人設,孩子也能從中學到一些禮儀」,尹一伊建議,家長和社會可以開放一定的交流空間,通過偶像身上正面的部分去引導孩子,把追星變成樹立正確目標、培養良好習慣的動力。

流量時代,粉絲要為偶像做的事也更多。此為一場藝人粉絲見面活動示意圖。(中新社資料...
流量時代,粉絲要為偶像做的事也更多。此為一場藝人粉絲見面活動示意圖。(中新社資料照片)

●明星應援集資 飯圈「坑錢」有術

「飯圈」江湖上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一檔節目後,站姐喜提一套房」。雖然看起來誇張,但「飯圈」裡的「粉頭」、「站姐」「坑錢」有術,利用「明星應援」集資獲利的事情卻是「飯圈」早已公開的祕密。但粉絲自述,也有不少人受騙,損失不貲,或是被「飯圈」裡的「情感勞動」束縛,必須拚個你死我活。

北京青年報報導,隨著偶像選秀節目愈來愈多,「明星應援」在粉絲圈也日益流行:小到偶像出席活動,大到明星過生日,都講究個「排面」。應援的方式多種多樣:有的是通過粉絲會高價購買偶像代言的產品;有的是購買專輯、刷作品瀏覽量;還有人甚至在粉絲平台發起眾籌,粉絲團的單次籌款從幾萬元到幾百萬元不等。

曾經沉迷偶像追星的站姐小王(化名)說,自己先是因一檔節目喜歡上某限定出道的偶像團體,就一個勁兒地買宣傳品為偶像們成團助力。為了讓自己在粉絲圈小有名氣,她開始追隨明星行程,高價購買明星所出席的活動門票,這兩年追星路上很是瘋狂,也沒少受騙。

小王說:「當年因喜歡某團隊,參加站姐組織的應援活動,自己交了1000元(人民幣,約155美元)為偶像慶生,後來粉絲會給大家的應援圖竟然是P(合成)的。一方面錢都打了水漂,另一方面偶像生日當天沒有了應援屏,缺少了很多意義。這讓我們特別生氣。」

如今回想起這些力挺偶像的舉動到底會有什麼「意義」,小王自己也說不清楚,「可能就是愛吧!」

中國青年報引述一位曾追過不少「愛豆」的粉絲說,幾次真情實感追星後才恍然大悟:飯圈模式實際上高度同質化,無論粉上誰,都將面臨相似的話術表達,共享同一套底層邏輯。

這位粉絲說,追星最開始的快樂都是高濃度且純粹的。她說,劇播期間,數不盡的採訪、綜藝和「糖點」刺激多巴胺大量分泌,讓她快樂得彷彿要飛起來。劇播結束後,狂歡落幕,一切行程回歸常態,飯圈的真正「戰爭」才剛剛開始。

這位粉絲說,她的小「愛豆」和其他藝人一樣,面臨著播放量、帶貨量、藝人新媒體指數等數據榜單的考驗,在「讓他的排名更靠前一點,擁有更多的商業影視資源」的目標下,比實績,比排名的競爭成了「飯圈」的日常。

為了維繫粉絲活躍度,不定期開展賽博「團建」也是圈內的常規操作。例如,她的小「愛豆」走紅後的第一部電影要發宣傳片,同組的還有另一家「頂流」,這就成了一場榮譽之戰:「別家都在衝,你不衝,哥哥的數據怎麼會好看?」

「泛數據化邏輯早已在飯圈占據主導」,她說,數據代表著「愛豆」的流量,是社會影響力和商業價值的體現,為了替偶像爭奪數據熱榜第一,粉絲自願成為被壓榨的免費勞動力,背後是一些娛樂公司及其代理人對粉絲「情感勞動」的利用。

北京 隱私 中國

下一則

黃耀明警署外等候何韻詩 她感性貼文:我好愛這個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