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夫婿葬禮後首露面 英女王主持國會開議大典

中國專家:全面開放生育刻不容緩 先3胎也行

保護科研變娛樂馬戲 不正經的動物園

太原動物園裡,靠著牆甩鼻子的大象。(視頻截圖)
太原動物園裡,靠著牆甩鼻子的大象。(視頻截圖)

動物園設計師、北京動物園飼養隊技術員張恩權在花蝕著作的序言中寫道:逛動物園本來就是正經事,只可惜,不正經的動物園太多了。

自小喜歡動物的花蝕利用四個月時間,走遍了中國41座城市56家動物園,並將沿途所觀、所感結集為「逛動物園是件正經事」一書,一邊「吐槽」動物園場館、飼養的各種不足,一邊也告訴公眾該如何逛動物園。

設計糟糕 水泥鋼筋如監獄

今年3月,花蝕到訪花30億(人民幣,下同)重金整修的太原動物園。他發現,動物的場館大得令人稱奇,給了動物們足夠寬闊的活動空間。河馬館室內運動場比很多動物園的室外運動場要大,大象館是園內單體建築最大的館舍,占地7000多平方米,自然光能透過玻璃穹頂灑入室內。園內很多建築還參考了歐洲動物園的建築外形。

但太原動物園的問題在於,除了外殼,很多場館內的設計極其糟糕。

在丹麥哥本哈根動物園的大象館,大象腳踏的是土地,展區內還有供其玩耍的沙堆。模仿了哥本哈根動物園大象館的太原動物園,大象每天腳踩的是堅硬的水泥地,空蕩蕩的展室內,圍繞其身邊的只有鋼筋混凝土的柱子,環境過於單調。

到了北方冬天,大象必然要在室內度過,需要給其配備蹭癢玩具,訓練取食的裝置,使其生活豐富起來,否則場館也只是足夠大的「監獄」。

在花蝕看來,大並不是一個動物園必須的要素。太原動物園改造很大一部分投資,實際上用於徵地,剩餘部分才用於場館修建。

花蝕曾去過倫敦動物園,這裡捨棄了大象展示,金剛猩猩外舍異常複雜的爬架和恰到好處的植被,彰顯著英國人的園藝天賦。這片展區,還有白頂白眉猴、黑白疣猴等小型非洲動物相伴。倫敦動物園雨林動物區是一個巨大室內溫室,爬架和熱帶植物有三層樓高,金獅狨等小型靈長類在高處,盔鳳冠雉等大型鳥類在下層,對空間充分利用。

太原動物園。(取材自中新周刊)
太原動物園。(取材自中新周刊)

缺乏專業 白熊甩頭瀕崩潰

中國動物園設計專業人才稀缺,設計師沒有考慮動物的活動及照顧,這與動物園發展歷史有關。而近年來,各地動物園園長極少是動物學相關學科出身,因此在園林綠化、道路修復上投入的資金比動物福利關注多。太原動物園總綠化景觀面積達70.2萬平方米,超過整個動物園面積的一半。

中國目前沒有一家專門致力於動物園設計的建築設計機構。絕大多數動物園設計方案源於園林設計院。太原動物園改造提升工程由上海園林(集團)有限公司得標,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指出,這個設計就像到歐洲各家動物園轉了一圈,把人家外殼抄了一遍。

近年出圈的南京紅山動物園園林建設部長馬可是中國動物園協會設計組組長,主導和參與了紅山園內亞洲靈長館、狼館、中華貓科館等諸多場館的改造。

馬可說,在國外雖然有動物園設計團隊,英國等一些國家也開設相關專業,但動物園設計畢竟是小眾行業,世界範圍內,好的設計更大程度依賴於動物園自身,動物園要內部人員自我成長,積極參與設計。

對動物的籠舍豐盈,同時豐富其生活內容,使動物保持身心健康的動態過程稱為豐容。

十多年前,還是學生的花蝕曾到武漢動物園實習,他在熊山看到兩頭白熊,面朝遊客瘋狂地甩著腦袋。這是花蝕第一次知道刻板行為,刻板行為往往正是因動物所生活的環境過於單調所導致。

今年2月,太原動物園象館一頭大象背靠牆壁,來回不停搖頭甩鼻的視頻引發熱議,園方回應稱,這正是大象的刻板行為,即動物無聊地重複某一動作。

太原動物園熊貓館,此為坑式展館,容易產生投餵問題。(取材自中新周刊)
太原動物園熊貓館,此為坑式展館,容易產生投餵問題。(取材自中新周刊)

迎合市場 動物乞食還表演

中國動物園中,動物另一個常見的非自然行為是乞食。

花蝕說,這和民眾的投餵習慣有關,而投餵習慣的養成又與「坑式場館」脫不了關係。坑式場館的設計是為了便於控制動物,防止其跑出,但環視視角的單一觀賞角度又刺激著遊客的投餵衝動。

投餵行為還有來自市場的推動力,部分動物園改制後變成民營動物園或進行企業化運營。為了迎合市場需求,這些動物園會更鼓勵花錢投餵。

「我不認為動物園內該設有投餵區,」花蝕說,這會讓遊客覺得動物園裡可以投餵,最後很難將投餵限定在家畜區。

讓花蝕更加堵心的,是各地動物園裡的動物表演,這樣的表演實質上更多是馬戲。2013年頒布的「全國動物園發展綱要」,提出要杜絕各類動物表演。但此後,各地動物園給馬戲表演換上了「動物行為展示」的馬甲。

動物園設計師、北京動物園飼養隊技術員張恩權說過一句話:公眾關注,是動物園前進的唯一動力。

改革開放後20多年間,中國動物園行業與國外同行交流一直處於封閉狀態。白亞麗是紅山動物園宣傳教育部部長,2000年大學畢業後來到動物園,「沒有人要求和引導你做什麼」。直到2006年,亞特蘭大動物園到中國舉辦動物保護教育培訓,白亞麗第一次接觸到國外的先進理念。

2008年底,沈志軍到紅山動物園當園長,學植物學的他開始帶領全園改造場館、開展豐容。但對於一家想要從傳統轉型為現代的動物園來說,飼養員知識和文化水平的欠缺會成為吸收科學和先進理念的阻礙。

1828年,世界上第一座本著科學研究目的建造的現代動物園—英國倫敦動物園落成。200多年間,動物園已發展成休閒娛樂、易地保護、科學研究和自然教育的綜合體。世界動物園和水族館協會(WAZA)2015年對動物園有了最新定位—核心目標是物種保護,但其核心行動是實現積極的動物福利。

迄今為止,中國各地有一定規模的動物園不下300家,占全球動物園總數五分之一,每年接待遊客超過一億人次。但過去30年間,中國只有長隆野生動物世界一家加入WAZA。

實際上,部分動物園在做著與保護瀕危野生動物相悖的事。

上海動物園的獸醫在給大熊貓量血壓。(新華社)
上海動物園的獸醫在給大熊貓量血壓。(新華社)

買賣免責 成毀滅動物幫兇

業內資深人士說,在中國動物園,有著很多鳥語林、鳥罩棚的展區,由於展區內不具備繁殖條件,每年要補充、更換一批鳥。大量鳥的來源是野外,「我們野外捕捉的成本比國際貿易成本要低得多,很多人到野外捕野鳥,再賣給動物園」。

在動物園,不少兩爬館都是外包,這讓動物園對兩棲動物的買賣可以免責。動物園裡飼養管理水平最差的兩爬館,每年從野外換一批動物,「國內動物園裡兩爬館對於動物保護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很多情況下,動物園是毀滅動物的幫兇」。

但對於任何一家一流動物園來說,助力珍稀動物的繁殖、保護,甚至憑藉自己的繁育實力反哺大自然,都是其使命。

1955年,北京動物園即著手珍稀動物繁殖飼養的科研工作。1960年,北京動物園成立了科學技術委員會,1988年,又設立了北京動物園科學技術研究所。1980年代,中國著名鳥類學家、北京動物園李福來攻克了朱䴉人工養殖技術,並將技術推廣到野外,促成朱䴉這一珍稀種群的增殖。

但到20世紀末,北動科研所無聲消失,與科研機構、大專院校的合作逐漸減少。在中國,現今能發揮科研作用的動物園僅剩幾家,絕大多數動物園都在休閒娛樂的賽道上飛馳。

動物園 中國 北京

上一則

中國五一長假首日就癱瘓 旅客怨:假期全毀在北京西站

下一則

港大切割學生會 教育界力挺:反中亂港須絕跡於校園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