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首提台海直批中國 拜登合縱連橫策略奏效

內唐亞胡魔法謝幕 以色列新政府挑戰高

顏質、能力孰重?清華男網路徵婚:不會有第3次了

如願回家鄉的張崑瑋,還有一個結婚的心願未完成。(取材自量子位)
如願回家鄉的張崑瑋,還有一個結婚的心願未完成。(取材自量子位)

如何避免痛苦?兩條路,一條是解決自己的無能,不斷地超越自我,提升能力。另一條是解決自己的憤怒,不斷地追求內心的平靜與自由。───張崑瑋

90後徵婚 網群嘲外表油膩

當顏值成為評判一個人最重要的標準,突然間,許多原本該被肯定的正能量價值觀似乎全都不是個東西了。清華姚班畢業,放棄北二環金融街生活回山西任高校老師的「90後」未婚青年張崑瑋,近日就因為一則被嫌外表「油膩」的「徵友啟事」遭網民狂噴。

2021年3月28日,張崑瑋在豆瓣發帖徵友文這麼寫著:「上次徵友過去一年了,由於姑娘都不願意來山西,依然沒有徵到。一年以來,我倒是收入增加了不少,而今成了一個斜槓青年,教競賽,寫程序,月入五萬(人民幣,下同),每天依然是從早忙到晚,不過比從前在谷歌寫C++,做大數據的時候輕鬆多了。官方職業依然是在家鄉一個不知名的二本教書。身在家鄉小城,有自由的空氣。不挪窩啦」。

文中「對姑娘的要求」只有一句話:「願意在山西太原晉中一帶發展」。帖子裡,他還附上了自己的照片。照片中,一個戴著眼鏡的男子站在沙漠中,穿著程序員標配的紅黑格子襯衫,兩手叉腰,微笑著與身旁的摩托車合影。

對比網絡上徵友、徵婚啟事不時暗藏的婚騙陷阱,張崑瑋的徵友文看來誠懇,還帶了一點溫暖。他公開了自己的收入以及工作現況,沒特別要求徵友對象的身高、體重等外貌條件,不忌諱提及自己不在一線城市,還和大家分享了回到家鄉的自在心情。

這則徵友文在短時間內獲得網民大量關注,原因不是覺得他有誠意,而是附上的照片看了令人「嫌棄」,有網民他是「長得太油膩」的「普信男」、「矮醜挫」、「連身材都管理不好了,誰敢嫁給你?」,而最多的是引用脫口秀演員楊笠的那句「他為什麼明明看起來那麼普通,但是卻可以那麼自信」。

被部分網民狂噴的第二次徵文。(取材自知乎)
被部分網民狂噴的第二次徵文。(取材自知乎)

人身攻擊 靚資歷不如外貌

隨著徵友文被大量轉傳,沒多久,網民就「起底」了張崑瑋,這一看可真不「普通」。

張崑瑋,1992年出生於山西晉中,初中畢業後以全省第一的成績考進山西省實驗中學,曾獲NOI(全國青少年信息學奧林匹克競賽)金牌,後來保送清華大學,再進入號稱匯集菁英、由圖靈獎得主姚期智辦的清華學堂計算機科學實驗班(簡稱「清華姚班」)。

張崑瑋的經歷還不止於此。畢業後,他先後進入摩根大通(JP Morgan)、谷歌(Google ) 工作,在谷歌工作兩年後離開北京,回到家鄉山西成為晉中學院教師。在數學、物理和信息學競賽中表現亮眼的他,還發明了以自己姓名命名的「Zkw線段樹」,甚至被寫入了競賽教材。

只是,對許多網民來說,這些閃亮的資歷還是不如他的外貌,以及這次他是「第二回徵友」來得吸睛,他的「學霸級」資歷甚至還成了網民群嘲的梗。於是,「裝作擁有高逼格的內在」、「高顏值美女會喜歡高收入高學歷的矮胖男?笑死我了」、「你以為姑娘們找對象只看錢和智商?精神貧脊成這樣」等評論再度湧來。

也有不少網民跳出來為張崑瑋說話。他們認為,以張崑瑋在業界的資歷,不該受到網民無底限的人身攻擊,尤其有些網民用詞誇張,恐已涉及了侮辱,他們為張崑瑋叫屈:「能掙錢能踏踏實實過日子的男人,不可能找不到好老婆」。

張崑瑋的同事也通過媒體發聲,為張崑瑋只想完成結婚心願卻遭無情「網暴」抱不平。晉中學院的一位同事告訴封面新聞,張老師(張崑瑋)工作認真和負責,還主動要求下基層扶貧,「現在網絡上那些詆毀張老師的人,和張老師不在一個層次上」,「現在社會缺乏一種正能量的東西,不要總是與外貌、與經濟這些掛鉤,太物質了」。

張崑瑋曾在摩根大通任職。(取材自量子位)
張崑瑋曾在摩根大通任職。(取材自量子位)

價值扭曲 兩性平權爭不休

對於第二次徵友文引發更大的風波,張崑瑋4月2日發布了一篇「關於內捲,身材焦慮,性別意識以及近來熱度的回應」稱,「每個人都會基於自己的偏好,對身邊的人做一定的區別對待,不一定要上升到歧視的高度」。對於外貌和學霸說,他表示,在山西月入五萬,讓他沒有充足的時間來管理自己、讀更多的書,「相比之下,我其實已經落後了」。

接著他談到了性別議題。「少數的成功者,擠占了適齡男性的擇偶空間,使得大部分普通的男生,找不到方法來吸引異性。都說女性是性別問題的受害者,但是實際上,性別問題的受害者也包括男生中沉默的大多數。他們的存在是被忽視的,他們的訴求是被壓抑的」。

談到徵友文,張崑瑋在文中說,「我第一次發帖的時候,月薪3000,我說,我會有很多很多的時間來陪你。那時得到的是嘲諷,說沒錢就不配找女朋友。我第二次發帖的時候,月入50000,為了這些柴米油鹽,每天忙得不可開交。結果又有人說,你不能這麼忙,你要花時間做自我管理。我很好奇我未來我第三次發帖發帖時候,又會有人說些什麼」。他並說,在目前看來,不會有第三次了。

張崑瑋的回應又遭部分網民回嗆「無緣無故,中國欠他一個老婆?」,「不要打悲情牌」,「把自己不當徵婚的方式上綱到所有男性的問題,也太自大」。也有不少網民認為他的回應「很真誠」。還有一些人對他所說「少數的成功者,擠占了適齡男性的擇偶空間」不以為然,但也有人解讀了他這句話的的意思:「去看看那些貪腐官員有多少位情人就知道了」。

目前,話題仍在持續,相關討論自此擴大到婚戀競爭甚至兩性平權等,網民繼續論戰不休。

各種徵婚文,其中有誠心,也暗藏了陷阱。(取材自澎湃新聞)
各種徵婚文,其中有誠心,也暗藏了陷阱。(取材自澎湃新聞)

網路霸凌 想圓夢卻被重傷

張崑瑋曾在2020年接受量子位訪問,當時他正因第一次徵友帖被熱議。他在訪問時曾提及他人生中的兩個選擇。第一次是他發現自己不適合很多時候都是孤獨征途的科研,所以放棄攻讀博士,帶著碩士學位畢業;第二次是從谷歌離職,回鄉教書,理由是房租、戶口等帶來的高成本工作環境,讓他在北京「看不到自己的未來」。

「我不願意像成功學說的一樣,為了成功捨棄一切,我想在工作之中融入愛好,想在工作之外有自己的生活」,張崑瑋當時這麼說。到晉中學院任教的第一年月薪只有3000元,和他之前在北京的百萬年薪相差甚遠,但他不擔心,「我業餘就去給我曾經的母校實驗中學講些課,在網上接一對一的競賽輔導,都加一起,一個月也能上萬吧」。

一年後,他帶著自己5萬月薪的努力成果,重回網絡徵友,想一圓他完成婚姻與家庭生活的心願。並非他執著於使用網絡這個方式,也可能因為他曾透過清華BBS水木社區找到過曾經相愛的前女友,儘管最後因她前往美國留學而分手。他相信在網絡上徵友是能找到真愛的,但這次的萬箭穿心,讓他再次帶著一身傷離開。

去年的徵友帖引發爭議時,許多家鄉當地的學校聯繫張崑瑋,希望他能在業餘時為信息學競賽方面有興趣的後輩當教練。張崑瑋那時感慨地說:「當你看到孩子們好奇的眼睛的時候,你會忘掉一切憂愁和不快。如果能獻身於家鄉的基礎教育,我也不算荒廢一生吧」。

即使無法認同張崑瑋的外貌、徵友方式、價值觀和對兩性議題的觀點,但對不同的聲音給予尊重、不口出惡言的就事論事,是任何一位網上使用者都該具備的網絡禮儀。張崑瑋在孩子們的眼中找到他想奉獻的未來,就等那位願意和他相伴的女孩。也希望噴子們不是酸葡萄,在評斷他人之前,也都很清楚自己的人生方向。

谷歌 北京 美國

上一則

跟進中共史觀 香港教科書「中華民國」遷台改稱國民黨

下一則

直播間「一口氣吃4隻扒雞」 網紅副縣長升官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