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贈台疫苗╱凌晨2:30拿到疫苗 外交戰背後的一群人

中國官方出手...禁未成年直播「打賞」 難做到?

愈來愈多孩子沉迷於網路。圖為一名孩子在列車座位上看電競直播。(中新社資料照片)
愈來愈多孩子沉迷於網路。圖為一名孩子在列車座位上看電競直播。(中新社資料照片)

當未成年的孩子沉浸在直播主的世界裡,每一次的「打賞」背後,都潛藏著他們亟欲獲得關愛與肯定的期盼。

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網購、移動支付的便捷,直播平台成了不少年輕人不可或缺的生活圈。愈來愈多的未成年人在心智尚未成熟下,就被拉進競爭激烈的各種直播平台中,成了待宰羔羊。對此,中國官方出手,明確了「未成年者不能『打賞』」的法規。

國家出手 法規明令禁止

國家廣播電視總局11月23日發布的「關於加強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其中要求網絡秀場直播平台要對網絡主播和「打賞」用戶實行實名制管理,要通過實名驗證、人臉識別、人工審核等措施,確保實名制要求落到實處,封禁未成年用戶的打賞功能。

通知同時要求,平台應對用戶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賞金額進行限制,並應設置「打賞」延時到帳期,就是所謂的「冷靜期」,如果主播出現違法行為,平台應將「打賞」返還用戶。對於多次出現問題的直播間和主播,應停止推薦、限制時長、排序沉底、限期整改;問題性質嚴重又屢教不改的,關閉直播間並納入黑名單,不允許其更換平台後再度開播。

這項通知使近年因未成年用戶「打賞」直播平台主播而衍生的亂象和社會問題,有了可依循的法規,獲得不少民眾和網民點讚,認為雖不能防全部,但總能防大部分,至少國家出面了。

但對通知潑冷水的也不少,例如「孩子拿媽媽的手機刷要怎麼禁?」、「等我爸睡了,我就登他的號打賞,完了我媽還收拾他」、「治標不治本,問題在應先管好直播主」。也有網民認為連自己家孩子拿手機去打賞直播主都要國家法律來規範,那麼「孩子的爸媽在幹什麼?只生不教嗎?」 、「現在的父母真輕鬆,孩子都讓國家幫你們管教好了」。

有網民則建議把打賞改為不用金錢消費的「刷虛擬禮物」,或是增加打賞的「人臉識別」功能,但想起日前曾有孩子半夜把睡眼惺忪的爸媽叫起來「刷臉」的報導,只能無奈的建議:「要防止太難了,乾脆取消打賞功能吧」。

刷存在感 找尋精神依托

未成年打賞直播主現象引起關注,源自於近年頻頻傳出的相關案例,其中2019年4月爆出的「11歲女童打賞主播近200萬(人民幣,下同)」事件,在網絡上引發熱議。這件案例不僅創下少見的低齡、高打賞金額等紀錄,女童事後寫的檢討書內容,也刷新了許多人對直播平台的認知。 

女童「洋洋」在檢討書中寫道,2018年12月起,她大部分錢都花在一個直播平台的四個主播上,其中一個教她在淘寶、微信上買金幣,她因此註冊過四個帳號。平台的消費方式主要是為主播刷禮物,有時她給別人刷,主播會問「妳為什麼給別人刷,不給我刷?」,如果她再也不給他刷了,「他就會發罵我的東西」。

11歲女童洋洋的媽媽收到銀行的欠費通知,得知自己的50萬額度信用卡不能刷了還欠費...
11歲女童洋洋的媽媽收到銀行的欠費通知,得知自己的50萬額度信用卡不能刷了還欠費,嚇了一跳。(取材自深廣電第一現場)

洋洋在檢討書中說,也有一個主播很「關心」她,常對她說一大堆好話,這讓她覺得若不刷禮物會「沒面子,壓力很大」,只好繼續刷下去。

主播們對洋洋也是極盡拉攏之能事,就是怕她離開。例如一位主播說:「妹妹,我真的把妳當成很親近的人了」;有主播委屈可憐哭著說「哥哥很困難,你幫幫哥哥」、「哥哥沒人寵愛」。洋洋說,這讓她「感覺我火了,是平台裡最有錢之人」。於是,這個才五年級的孩子成了直播平台打賞的常客,刷禮物成了她刷存在感、刷成就感的精神依托。

只是,11歲的小女孩哪來這麼多錢?洋洋打賞的其中一名主播說,洋洋在平台上稱自己的爸媽開公司,哥哥開酒店,家裡還有礦;他曾問洋洋刷禮物怕不怕父母知道,她回答沒關係,「家裡只是單純的有錢,真有錢」。

但真實的洋洋確是如此嗎?綜合相關報導,洋洋的爸爸是一普通單位的上班族,媽媽常年做收廢品生意,因爸媽忙工作,媽媽為聯繫方便,將自己手機交給洋洋使用。收到銀行欠費通知時,洋洋的媽媽一查發現從女兒的手機轉出去的消費紀錄總計接近200萬時,嚇了一大跳。

即使收回女兒手機,洋洋媽媽仍不時收到主播傳來的信息:「是不是媽媽知道妳刷禮物花錢了,哥哥教妳怎麼跟妳媽媽說通。哥哥是妳堅強的後盾」,還有主播甚至讓洋洋跟他一起自殘,「妳劃一刀,我劃十刀」。

不過也有主播事後說,洋洋若沒騙他說自己17歲,還說那是她的壓歲錢,他根本不會讓她給自己刷一丁點禮物,並稱願意退錢。對此,直播平台工作人員第一時間回應「尚待核實」。

惡意引導 圍獵孤獨孩童

另一個案例金額不大,但讓人看到直播主們的各種套路,如何在直播平台上與未成年孩子的滿足依存並「共生」。

網絡主播在長春車展進行直播。(中新社資料照片)
網絡主播在長春車展進行直播。(中新社資料照片)

2019年7月,住石家莊市棉三生活區的一名7歲男童豆豆,靠著猜支付寶密碼的方式,用奶奶給他的手機,兩天內在一家短視頻平台上給遊戲主播打賞了總計8532元。男童因爸媽在外地工作,平時由開店的爺爺奶奶照顧,爺爺奶奶也是忙於工作,不但把手機給男童玩,還幫他下載並註冊了一些遊戲和短視頻App軟件。某次,奶奶用微信支付買菜錢時被提示餘額不足,才知道孫子把錢都賞給了遊戲主播。

豆豆送禮多達數百次,其中刷給主播最貴的一款禮物是相當於1000元的「火箭」。豆豆母親說,從談話紀錄和視頻看來,主播應該知道豆豆還是小孩子,卻仍不斷發來「關注一下我唄,帶你參加迷你世界建築大賽,全程送全皮膚全坐騎!」等語帶誘惑的信息。

小學一年級的豆豆說,他用手機玩遊戲,見這些主播玩得很好就跟著看,刷禮物是希望他們能帶他一起玩,「這樣我在遊戲裡就會很厲害了」。一開始他只給一名主播送禮。後來有別的主播邀他進直播間,接著就是十幾名主播都想加他;他刷禮物時,主播們會特別激動地感謝他,並答應帶他玩遊戲及送禮物。但兩年來,主播們承諾要送給他的禮物,他一個都沒拿到。

豆豆的父親後來聯繫視頻平台要求退款及說明,一度未獲具體回應,找媒體投訴後,平台負責人回覆稱,他們不贊成未成年人在觀看直播時充值打賞,如果未成年人打賞未經監護人同意,一經核實,平台將會全額退款。

由以上及近年發生的類似案例分析,透露了未成年人打賞主播的兩個主要現象,一是直播主們對未成年孩子猶如餓虎撲羊的「圍獵」及惡意引導,一是未成年孩子在直播平台上「裝闊」、「裝大人」背後所潛藏希望被關愛的孤獨,以及被肯定的好勝心。

阻斷根源 家庭、學校是關鍵

「圍獵」現象需要由國家法令和直播平台約束,但即使加強巡查,面對海量的直播內容,仍難全面審核,此時若直播平台拿不出足以遏止亂象的管理辦法,最後就只能憑藉主播們的自律,但從直播主的素質不一又競爭激烈的現況來看,這幾乎不可能。更何況不少直播業者認為「打賞主播不僅沒錯,還是讓孩子懂得『回饋』的教育」,「錯的是家長沒時間陪孩子」。

孩子們在草地上進行足球比賽。(中新社)
孩子們在草地上進行足球比賽。(中新社)

在直播平台上犯錯的未成年孩子,則需家庭、學校教育雙管齊下解決,畢竟孩子寄情於直播主,原因大都來自在家庭中得不到期盼的關注,還有同儕之間的比較心理。以往被認為還不需教給未成年孩子的網絡安全、金錢觀念等,應提前將適合孩子理解的部分納入教育。否則當存心不良的主播成了唯一知己,未成年的孩子們只會越陷越深。

如今,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的介入,無論成效如何,都已為未成年孩子在網絡上的「打賞」行為做了規範,只是在孩子不具備相關知識的前提下,以法規對孩子的自主權設限,是否真能達到保護他們的目的,重點仍在落實執行,而根源,還是家長要先教好未成年的孩子。

手機 教育 微信

下一則

談美中分歧 傅瑩:與50年前也無法相比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