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大選後首度接受媒體專訪 再控舞弊續提訴訟

紐約市3-K、Pre-K及K-5公校12.7重開 初高中維持線上教學

回到家鄉看電影… 賈樟柯4年平遙電影夢告終

開幕日上紅毯上的賈樟柯夫婦(右一、二)和本屆費穆榮譽評審團。(取材自澎湃新聞)
開幕日上紅毯上的賈樟柯夫婦(右一、二)和本屆費穆榮譽評審團。(取材自澎湃新聞)

中國導演賈樟柯無預警退出自己親手創立的平遙影展,影展最終收歸政府主辦,引發電影圈譁然。平遙古城在爆出私宅收回國有風波之後,這回又因賈樟柯成為話題。

「這可能是我們這個團隊做的最後一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我們選擇在它強壯的時候離開。」在第四屆平遙國際電影展閉幕的前一晚,影人、媒體大多已從平遙離開。發布會現場稀稀落落,賈樟柯坐在空蕩蕩的發布台上,親口為這個年僅4歲的年輕影展拋出震撼性的消息。

平遙國際電影展是繼上海電影節、長春電影節、北京國際電影節和絲綢之路電影節之後,第五個獲得中國批准的國際電影展,由導演賈樟柯於2017年發起創辦,地點就選在富有2700年歷史的平遙古城。

賈樟柯在記者會上宣布退出。(取材自澎湃新聞)
賈樟柯在記者會上宣布退出。(取材自澎湃新聞)

四年運作 一場市場化的考驗

一財網報導,影展的市場化運作,是賈樟柯在本屆平遙影展開幕、閉幕的新聞發布會反覆強調的事。賈樟柯堅信通過市場化的道路可以做成一個電影展,這在第四屆平遙影展上得到了全面的印證,「今年實現了百分百的市場化運營。平遙影展作為一個品牌已經樹立起來了,場館在過去四年裡持續投入,進一步完善了。」

從過去的報導顯示,當地政府對平遙影展的態度是支持的。平遙政府從2017年提供扶持資金,以後逐年遞減,第四年起不再給予資金支持,助力平遙電影展有限公司完全實行市場化辦展。

2018年,時任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在調研第二屆平遙影展時,稱讚辦展採取的「政府指導、影人主辦、市場運作」模式,是中國電影節、電影展的一種創新模式,帶動了山西文旅產業的融合發展。

今年是平遙影展實現完全市場化運營的第一年,但今年滿眼的商業植入招來了一些影迷的反感和不滿。知情人士透露,其實很多的贊助甚至是在影展開始後才正式落實。

關於退出平遙影展的原因,賈樟柯在發布會上並未多做說明,原因引來各方猜測。

賈樟柯的退出並不是全然沒有預兆,與往屆相比,這一屆的準備略顯倉促。開票時,「藏龍單元」部分影片並未顯示片名,而以ABCD代替,而後取消公開售票轉為內部學術放映時,也引來負評。直到一些口碑影片展映並捧得大獎後,才扭轉影迷的觀影體驗。 

有自媒體推測,沒有龍標的電影在影展拿了大獎,引發北京不滿,倒逼了平遙縣政府。而「電影節需要年輕人接班,自己已經老了」、「電影節太難了,費穆保佑我」這些賈樟柯在朋友圈中的留言也引人猜想,是否與縣政府產生摩擦。

賈樟柯導演的電影「一直遊到海水變藍」在平遙古城舉行亞洲首映。(中新社)
賈樟柯導演的電影「一直遊到海水變藍」在平遙古城舉行亞洲首映。(中新社)
賈樟柯導演的電影「一直遊到海水變藍」在平遙古城舉行亞洲首映。(中新社)
賈樟柯導演的電影「一直遊到海水變藍」在平遙古城舉行亞洲首映。(中新社)

哽咽退出 承載電影人的重擔

平遙縣委宣傳部工作人員指出,賈樟柯宣布退出前並沒有與政府溝通過,省、市、縣裡都不知道。「我們政府一貫的態度都是市場運作、公司主辦,我們是支持人家辦的」。

賈樟柯在布會上指出,影展是一代一代人往下辦的,它不是一個人,這個機制也不應該是離開一個人就不能再辦了。「所以我覺得我們早離開、早培養新的團隊,讓新的團隊接手,讓平遙影展擺脫賈樟柯的陰影,讓它獲得獨立的生命力是非常急需的,所以我們選擇在它強壯的時候離開」。

賈樟柯的妻子、演員趙濤當晚在微博留言「再見平遙影展!賈導再也不用為影展求人了,也終於可以睡覺了,我還挺開心的!」

在中國各類影展中,沒有一個影展如平遙影展般刻著創始人如此鮮明的印記。平遙電影宮最大的露天放映場地名為「站台」,一家餐廳被命名為「江湖兒女」,這都是賈樟柯電影片名。他將500人座的單體影廳命名為「小城之春」,影展的最高榮譽命名為「費穆榮譽」,表達他對中國導演費穆的崇敬。

平遙電影展在中國電影圈人士心目中,是小而美、屈指可數的中國藝術電影展,具有強大潛力。對於未來「沒有賈樟柯的平遙電影展」,目前電影圈的人看法都很保守。

21世紀經濟報導,在影展活動期間,賈樟柯幾乎事事親力親為。賈樟柯的堅持,源自於背後電影人出路難的困境。今年有獲獎導演表示,如果沒有這筆獎金,項目就很難持續下去。今年平遙電影展交易區相當冷清,疫情衝擊下的影視產業,新人越發難熬。

山西省晉中市平遙古城是「世界文化遺產」,也是平遙國際電影展舉辦地。(中新社)
山西省晉中市平遙古城是「世界文化遺產」,也是平遙國際電影展舉辦地。(中新社)

官方接手 獨立電影更難發聲

關於平遙影展的未來,賈樟柯希望有更年輕的策展人、影展組織者接棒,「我們團隊在精神上會一直支持這個影展。如果說有一種精神能夠傳遞的話,我希望他們能夠繼續支持本土電影,因為畢竟是在山西做的電影展,不能忘了這個土地。」

今後,他將以觀眾的身分參與,「我會提前訂票,提前關注平遙影展入選了什麼影片,能來參加儘量來參加,我非常想看電影,四年電影節我幾乎沒看過電影,我想做回一個觀眾。」

獨立紀錄片導演聞海在社群平台上說,由地方政府接手的平遙國際影展,將會和中國眾多地方影展一樣,成為無趣的「平遙官方影展」。在過去數度跟政府正面抗衡的中國獨立影像展宣布停辦之後,他認為「中國已無任何影展有能力展映不受官方認可的聲音」。

第四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海報。(取材自微博)
第四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海報。(取材自微博)

千年古城 陰影再添一筆

中國很少有導演像賈樟柯一樣,與故鄉保持長久而密切的聯繫。賈樟柯2016年透過九成文化旅遊投資董事長王在盼向平遙縣政府表達了電影展落戶的想法,隨後縣、市兩級政府聯動,項目很快落地。

為何選擇平遙?在影展元年,賈樟柯曾表示過,有經濟實力較強的省市邀請他去創辦影展,但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平遙,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情感,「我夢想在自己的家鄉創辦一個電影節,能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同行跟我一起回到家鄉,看中國的電影」。

平遙古城位於山西省中部,始建於周宣王時期,距今已有2700多年的歷史。至今還完好地保留著明清時期縣城風貌,是中國保存最為完好的四大古城之一,也成功申請世界遺產。

事實上,在平遙大力發展旅遊經濟後,古城就因為過於商業化而屢招批評。平遙商戶曾被發現包裝「三無醋」為陳醋專坑遊客,而近日將私宅強歸國有並驅趕居民的消息更是讓古城形象受損。

中國經營網報導,平遙古城從今年初開始,有224戶居民收到房屋要被充公的通知,甚至在街頭上演貼封條、直接趕人的戲碼。被盯上的這些建物過去都曾被政府徵用為「經租房」。

有居民說,近年平遙古城成了旅遊重鎮,全年接待遊客達1700萬人次,房產的價值據傳翻了10倍以上,加上當地政府近期的財政缺口擴大,才盯上這塊肥肉。

經租房起源於1958年,當時政府推動「私房改造運動」徵用房屋,平遙縣從1992年才開始執行返還房屋工作,共598戶順利取得「落實私房產權通知書」,其中有不少人花錢贖回房產。

不過今年初開始,居民陸續收到「關於撤銷『落實私房產權通知書』的告知書」,宣稱當初的返還程序不合規定,因此要求居民搬離,房屋重新收歸國有。相關訴訟至今仍沒有居民勝訴。

賈樟柯退出影展,讓平遙古城美麗表象下再埋一個謎團。晉中市委宣傳部表示,電影科已趕往平遙處理此事。而商戶擔心,沒了賈樟柯,明年生意將受到影響。

影展 電影 中國

上一則

寧夏貪官找「神婆」作法 喝符水想躲調查

下一則

港警約會面 潘曉穎母:先釐清3點再決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