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財政部周四公布匯率報告 傳不會列中國為匯率操縱國

影/田納西高中槍擊案 1死1傷1拘留

華人願意找人代孕 卻很少願意當代母 文化是主因

代孕已經成為美國的一個產業。(Getty Images)
代孕已經成為美國的一個產業。(Getty Images)

紐約格萊寶美孕中心的CEO劉安妮說,該中心主要業務是提供輔助生殖服務,包括捐卵和代孕。她舉例說,一位40歲的女性卵子不能受孕,就只有尋求捐卵。如果超過50歲,自己不能懷孕,還要聘請代母,讓代母代其懷孕,生下孩子。

紐約新希望生殖醫學中心醫師劉子韜說,新希望中心每年需要代孕的患者約有300人,其中,華裔病人占到80%。目前,美國代母的族裔比例為:白人占到80%,非裔為15%,5%是西語裔,而亞裔代母較少。「華人做代母的有,但非常少。」他指出,華人不願意做代母主要是「文化上的原因」。

許多人來美國尋求代孕,是希望生下自己的孩子。(Getty Images)
許多人來美國尋求代孕,是希望生下自己的孩子。(Getty Images)

代孕程序 每步都有合約

劉安妮說,代孕涉及許多法律問題。如果一對夫妻要求捐卵和代孕,他們選定捐卵人後,要寫成合約。中心就會開始安排捐卵人注射促排卵針,然後男方提供精子,卵子和精子結合形成胚胎。實驗室檢查胚胎的染色體,選出符合客人要求性別的胚胎,然後冷凍起來。

同時,中心開始與代孕機構聯繫,選擇合適的代母。「這是雙向選擇,客人可以選擇代母,而代母也可以選擇客人。」中心要調查代母的背景、丈夫、孩子、職業、身體狀況等。一旦選定,代母開始注射藥物,時間一到就開始移植胚胎。

她說,胚胎移植九天後,醫生就能知道代母是否懷孕。如果懷孕,醫生要給代母打針,連續八周。如果一切正常,代母就要聯繫她的婦產科醫生,進行正常的產前檢查。「代母要在自己的婦產科醫院生產,其生產過程和自然懷孕婦女的生產過程一樣。」

這時,律師開始準備法律文件,包括孩子的姓名、父母姓名、社會安全號碼及美國護照等。有的文件需要護士填寫。委託父母也會提前一個星期來到,住在代母的旁邊,等待孩子的出生。

她說,有的委託父母與代母之間建立了信任關係。例如,有的代母每周都會告訴委託父母關於孩子的情況,也有的委託父母還會給代母帶來禮物。孩子生下後,有的嬰兒不給代母看,直接交給委託父母,委託父母就會帶著嬰兒離開。「也有的委託父母請代母餵奶一個月,然後再把嬰兒帶走。」

按照法律,紐約州政府於2021年2月15日放開紐約州的代孕行業,使紐約州代孕行業合法化。她說,實際上,代孕此前也可以在紐約做,但是需要簽署太多的文件。而紐約州代孕合法後,有的文件省了,手續簡便了。

一些低收入婦女把代孕當作一個工作。(Getty Images)
一些低收入婦女把代孕當作一個工作。(Getty Images)

兩類人群 要生產必須代孕

劉安妮說,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中國和歐洲的客戶很難來到美國,因此外國客戶的數量下降很多。於是,他們開始把中心業務放在美國本土。她透露,美孕中心推出兩個重點項目,分別是「同性家庭」和「失獨家庭」。「這兩類家庭也希望生孩子,但是由於多種原因,他們自己生不了,需要輔助生殖。」

例如,一對男同性戀者結成夫妻後,如果想要生孩子,就要捐卵和代孕。「現在很方便,他們把精子寄來就行了,我們幫他們聯繫捐卵和代母。」如果是女同性戀,她們自己可以提供卵子和懷孕,但是需要捐精。「其實,華人同性戀者也不少,也需要輔助生育。」

她說,失獨家庭主要是生育期正好遇到中國計畫生育的一代。按照中國當時的政策,一對城市夫妻只能生下一個孩子。但是,有的孩子長到十幾二十多歲時去世了。因此,他們還想要一個孩子。也有的是夫妻覺得一個孩子太孤單,想給孩子生個伴;但是,他們已經老了。「他們是可憐和無奈的一群。」這樣的夫妻,只能依靠捐卵和代孕。

目前,該中心有許多這樣的患者。有的人經過多年的奮鬥,成為大企業家,夫妻很恩愛,但就是缺少財富的繼承人。她說,該中心能夠提供一條龍服務,從捐卵到代孕全部完成,他們到時來美國抱孩子就行了。

她說,美國代孕已經形成一個大的行業,許多人代母本身有工作,有著自己的家庭和孩子。更重要的是,她們很有愛心。「有的代母還是護士或者社會工作者。」她說,美國最初的代孕是無償的,代母都是志願者,幫助無子宮的婦女懷孕。「代孕收費是後來才出現的。」

今年初,中國演員鄭爽放棄代孕生下的孩子受到輿論批評,在紐約的劉安妮「也接受了兩家中文媒體的採訪」。她說,鄭爽的主要問題是棄養。「她通過代母生下自己的孩子,但是不要了,這個不對。」她表示,鄭爽的棄養與美國的代孕行業無關;美國的代孕行業是合法的行業。

紐約諾貝爾生殖中心護士張彥說,也有大陸富婆來美國尋求代母,理由竟然是經濟原因。她曾經遇到過這樣一位女士。她說,這名女性很年輕,完全可以自己懷孕。但是,女士的說法讓她吃驚:「你知道我一個月掙多少錢嗎?」女士對她說了一個數字,然後說,如果懷孕,就掙不到這些錢了。

美國華人 也有人請代母

近日,一位華人母親在未名空間網站發文,講述自己請人代孕的經歷。她說,自己用代孕的原因是,自己40多歲了,同時子宮有畸形,而且曾經移植一次過胚胎,但不幸流產了。當時,她只剩下最後一個好的胚胎,醫生說她「得用代孕」。她就聽從醫生的建議。

代母可以找代理,也可以發廣告。「我比較走運,自己發廣告,找到了離家不算太遠的一位代孕媽媽。」這名婦女當時30歲,已婚已育兩胎。老公29歲。兩人都是公務員,兩個小孩也禮貌可愛。她的父母也愛聊天,家裡很溫馨。

她給代母的費用總和大約8.7萬元,包括移植診所收費、律師費、生產費用等,但自己取卵做胚胎費用在外。她認識很多需要代孕的人,出現各種問題;她沒有遇到,覺得自己很走運。

不過,她在代母懷孕期間非常操心。「如果能自己懷,真的沒必要請其他人懷孕。」她稱,這是一個「其他人做事、你負擔後果還要負擔一輩子的事情」。例如,代母懷孕之前,要去墨西哥度假,舉辦結婚慶典,而墨西哥有一種蚊子傳染的疾病,對胎兒有影響,但她無法阻止。

代母懷孕不足八周時,代母全家開一天的車去迪斯尼玩。懷孕初期,代母還換工作。懷孕期間,代母也養雞。她想阻止,但「沒辦法」。她說:「她懷孕後期,我真的希望孩子儘早出生。」令她感恩的是,娃還是健康的。

另外一位作者在這篇文章之後,也分享一個故事。作者說,此人是她的一個老美同事,生有四個孩子,就是喜歡孩子。她當年30多歲,然後替她的好朋友代孕,並且代孕兩次。「收沒收錢不知道,應該友情幫助那種。」作者說,她感覺美國這點很好,充滿人情味。「代孕只要規範化,醫務人員也有成就感。」作者是一位醫療工作人員。

白人代孕婦女占多數,許多人願意代人懷孕。(Getty Images)
白人代孕婦女占多數,許多人願意代人懷孕。(Getty Images)

代母來源 白人婦女最多

捐卵和代母經紀人沈秋莎說,由於疫情的關係,她的代孕國際業務沒有了。最初,有人繞道第三國來到美國把孩子抱走,但後來美國政府限制旅行,中國客人進不來。「有的孩子已經生下了,但是父母來不了美國,只能請美國代母看著。」

她沒有見到華人做代孕。她都是在英文媒體上刊登英文廣告,招聘其他族裔的代母。她說,做代母的原因很多。有人是出於同情,看到別人不能懷孕,願意幫助別人實現夢想。但是,更多的人是「想躺著掙錢」。代母懷胎十月,能掙到4、5萬元,相等於每月掙4000多元。但是,掙代母錢也有成本。她們要注射孕酮,有人感到注射處肌肉酸脹,還要懷胎十個月,經歷生產過程。

在植入胚胎前,代母要先注射一段時間孕酮,造成適合胚胎著床的生理環境。「孕酮針讓她們自己在家裡注射。」但是,有的代母沒有注射,卻謊稱已經注射。移植胚胎後,代母沒有懷上。醫師檢查發現,代母子宮裡沒有孕酮,「她想不懷孕也能拿錢」。其實,她們只拿到前期的補償,但後期的工資拿不到。

她說,大多數代母都是窮人,素質不高。有的人年收入為零,手中沒有一點錢。「有時,我讓她先付一點錢,然後從客人帳戶中報銷。」但是,她們連買藥的幾塊錢都拿不出來。這些人居住的社區比較差,附近或有吸毒者,影響到她們的生活。

她在診所看到過許多失敗的案例後,就設法避免這樣的雷區,「不收那些吃低保的人」。她只選擇有穩定工作的人。她說,代母要有分工作,即使是司機也行,保持基本生活正常,將代孕收入作為一個補償。

她說,尋找代母時,她還要對代母進行背景調查,看看她們此前是否犯過罪。「如果因為犯罪被收監,前面的工作就白費了。」不過,有的是注射藥物過程中犯罪,無法防範。例如,有個代母因為多次超車被抓,植入胚胎前總是聯繫不上,因為她被關在監獄裡,沒有手機。另外,她還要調查代母的丈夫,排除不確定性。例如,如果丈夫有家暴史,她就不要。「如果丈夫突然打孕妻一頓,可能造成妻子流產。」

做代孕中介看起來容易,其實責任重大。「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因為人命關天。」她舉例說,有的代母住在加州,而且加州是新冠疫情的重災區,結果代母患上了新冠,但是沒有告訴生殖中心的醫師。「有的代母生下孩子後,醫師才知道代母是新冠病人。所有的生殖中心在胚胎移植前都會對代母進行病毒檢查,陰性才會移植。但是,代母孕期感染了就沒辦法了。因為新冠病毒是一種新型病毒,至於病毒對胎兒造成什麼影響,現在都不知道。她說,有的代母注射了疫苗,還要來當代母。「醫師建議,注射疫苗滿一個月以後再進行胚胎移植。」

西語裔婦女占代母的比例為5%。(Getty Images)
西語裔婦女占代母的比例為5%。(Getty Images)

風險難測 收費上不封頂

張彥說,代母主要是美國中西部低收入家庭的婦女,代孕費用大約3萬元。她們enjoy懷孕生子,有人甚至代孕了八個孩子。代孕成了他們的工作。如果找代孕公司代理,大概在10萬元以上,有的是12萬元、15萬元、18萬元,但是「沒有上限」。她說,代孕過程充滿了很多未知,要把各種風險都算進去。

她說,胚胎植入能否成功,能走到哪一步,植入一次還是多次,成活一胎還是多胎,中間是否會流產,是否需要手術,胎兒有病怎麼辦,如果胎兒發育不好,要不要做人流,如果代母生病,要不要終止懷孕,誰支付費用,等等,都是需要事先考慮的問題。代母生下孩子後,願意不願意把孩子交給準父母,也有一說。過去,新澤西曾經有過一個案例,代母生下孩子後,改變主意,要留下孩子。於是,委託父母與代母之間打起官司。

有的是懷孕期間發現胎兒有先天性心臟病,委託父母要求終止懷孕,但是代母不同意。她說,有的是代母懷孕期間突發疾病,需要終止懷孕,但是委託父母不同意,希望代母堅持一下。這樣都會產生糾紛。有的胎兒生下後,發現有先天缺陷,如兔唇。委託父母認為,是代母不良生活習慣所致,如喝酒、吸菸等,是帶走還是棄養,都會對簿公堂。

例如,有個代母懷上雙胞胎,但是陰道不停地出血,迫使代母放棄工作,臥床保胎。但是 ,她不工作,就沒有收入。委託父母要支付代母的誤工費。最後,胎兒早產。新生嬰兒只能放在醫院的保溫箱裡,但費用很高。「最後,委託父母為了這對雙胞胎花了幾十萬元。」她說,代母有無保險也價格不同。嬰兒生下後,保險隨母親。但大陸患者沒有美國保險,只能自費。

劉子韜說,新希望無權徵召代母,但是設有一個管理代母的部門。如果有人希望使用代母,他們就會與有合作關係的機構合作,請這些機構去尋找代母。新希望對代母的要求是,代母要百分百地生過孩子,身體健康,家庭正常。

目前,許多人擔心代母容易出問題。他表示,絕大多數代母沒有問題。「在美國,病人紀錄很全,如果患有某種疾病,很難藏得住。」他說,只有代孕成功,代母才能獲得最大的回報。因此,代母大都很配合,按照美國的法律行事。

美國 紐約州 華人

上一則

代孕存在風險 委託要謹慎 通過法律保障權益

下一則

科學家殺出血路 疫苗將終結疫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