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被困?反鎖?Zappos謝家華火災致死疑點多

葉倫矢言縮小美國貧富差距 恢復全球領導地位

封面故事/12月14日…選舉人團代表 會「變節」跑票嗎?

美國總統大選,全民投票只是選舉程序的起步。(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全民投票只是選舉程序的起步。(美聯社)

11月3日,當選民走進投票站「選舉」總統時,實際上是在投票決定該州將支持哪位總統候選人,然後各州的「選舉人代表」再根據各州民意,投票選出總統。

選舉人團通常採用「贏家全拿」制度,因為在每個州的普選獲勝者,可以得到該州的所有選舉人票;只有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例外,因為這兩州按比率分配選舉人票。

但是,今年的選情詭譎,如果受託根據全州或地區民意進行投票的選舉人團成員變節,成為所謂的「不忠誠的選舉人」,會不會使大選結果翻盤?

選民普選,只是決出各州的民意,不是直接投票選總統。(美聯社)
選民普選,只是決出各州的民意,不是直接投票選總統。(美聯社)

法律未規定選舉人代表要絕對忠誠

選舉人團總共有538名代表。反映了美國參議員總數,為100名(每個州兩名);國會眾議員總數435;還有哥倫比亞特區的三名選舉人。

每個州都由州議會決定將如何選擇本州的選舉人,政黨通常會選擇對該黨忠誠的知名人士,例如政黨領導人、州和地方民選官員以及政黨的積極參與者。

各州選舉人代表產生後,在總統大選年12月的第二個星期三之後的星期一,投票選舉總統、副總統,時間大約在美國人進行全民投票之後一個月。今年,選舉人將於12月14日開會,贏得總統選舉需要超過270張選舉人票。

針對不忠誠的選舉人代表,投下的票是否算數,憲法和聯邦法律並未規定,但32州及華盛頓特區已通過法律,要求其選舉人代表按照承諾投票。今年7月,最高法院裁定贊成這些法律。

大法官艾琳娜·凱根(Elena Kagan)在意見書中寫道:「憲法的文本和美國的歷史都支持允許一個州執行選舉人的承諾,以支持該黨的提名人以及州選民的選擇。」

在5月份最高法院最後一次口頭辯論期間,持不同意識形態的法官都對選舉人代表可能受到賄賂表示關注,特別是在一場不公開的選舉中輸給了敗選方。

美國總統大選,要等「選舉人代表」開會後才算塵埃落定。(美聯社)
美國總統大選,要等「選舉人代表」開會後才算塵埃落定。(美聯社)

歷史上至少90人曾投「變節票」

柏克萊加州大學法學院院長埃爾文·切梅林斯基說:「最高法院明確表示,選舉人代表不是投票表示自己的選擇,他們是在投票表現各州的民意。」

至少有32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的法律試圖約束選舉人代表的選票,在其中一些州,變節的選舉人代表可以被替換或罰款。賓州大學法學院教授克米特·羅斯福說,大多數時候這些機制並未執行,而且通常只是懲罰選舉人代表,而不是要更正選票。

倡導選舉改革的非營利組織FairVote表示,不忠誠的選舉人並不常見,而且就算他們變節,也從未改變過總統選舉的結果。

該組織稱,在1796年的一次激烈競爭中,就有一個選舉人代表為對方的提名人而不是己方的候選人投票。

根據FairVote的數據,在58次總統選舉中,超過2萬3000張投下的選舉人票當中,只有90個選舉人代表投了「變節票」。

羅斯福說,過去不忠誠的選舉人代表……他們只試圖發表政治聲明,而不是改變結果。例如在1968年,北卡羅來納州的一名選舉人代表把票投給喬治·華萊士(George Wallace)而不是理查·尼克森(Richard Nixon),但後來此人明確表示,如果這樣做會改變選舉結果,他就不會這樣做。

2016年發生了什麼?

2016年,不忠實的選舉人代表異常的多。

那年,川普以304張選舉人票獲勝,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五次總統大選獲勝者在普選票落居下風。這也是自2000年以來的第二次,2000年選舉,高爾(Al Gore)贏得了普選,但布希(George W. Bush)贏得了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

2016年有10名選舉人代表不忠誠或試圖自己也參加選舉。其中包括來自科羅拉多州、夏威夷州、緬因州、明尼蘇達州和華盛頓州的8名民主黨選舉人代表,及兩名來自德州的共和黨選舉人代表。

當年超過450萬人簽署了一份請願書,呼籲選舉人代表改變主意,行使獨立的判斷力,因為喜萊莉·柯林頓贏得了普選票,而將手中的選舉人票投給她。

跨過當選門檻,支持白登的選民上街慶祝,高舉標語「川普完了」。(美聯社)
跨過當選門檻,支持白登的選民上街慶祝,高舉標語「川普完了」。(美聯社)

不忠實的選舉人能改變結果嗎?

羅斯福說,他預計今年不會有任何不忠誠的選舉人代表,尤其是在上一輪選舉之後。他說,選舉人代表通常非常謹慎,尤其在2016年大選之後,各政黨可能更加專注於確保他們選擇的是可靠的人。

切梅林斯基說,最高法院的裁決「可能會降低」今年有不忠誠選舉人代表的可能性。羅斯福說,儘管如此,不忠誠的選舉人代表,理論上可能企圖改變太過接近的選舉結果。他說,由於普選結果如此接近,我們很可能會看到類似的運動來影響選舉人代表的選票,但他認為這不會成功。

紐約大學法學院憲法學教授理查德·皮爾德斯說,不忠誠的選舉人代表「目前不是問題」。因為民主黨一定盡力固票,不讓白登的勝利飛走。

投票 美國 加州大學

上一則

自製浴鹽泡澡 過個暖冬

下一則

又上理財/風險越小 投資越容易成功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