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4.6%成人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冠增18死、本土確診167例 陳時中:雙北穩定

厄瓜多 古城尋幽 雨林探奇

俯瞰瓜亞基爾山坡上的彩屋。(圖皆由作者提供)
俯瞰瓜亞基爾山坡上的彩屋。(圖皆由作者提供)

中南美洲去過不少國家,始終沒有去那赤道通過的厄瓜多,去秋我們終於一償夙願,到了厄國包括安地斯山脈和亞馬遜熱帶雨林尋幽探奇。

我們先飛到邁阿密,再轉機前往厄國瓜亞基爾城(Quayaquil),經過四個多小時的飛行,抵達瓜城時已夜幕低垂。

瓜亞基爾 第一大城

翌日早餐時見到導遊Wilson,膚黑身材壯碩,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也見到來自美加各地的團友。走出旅館過街就來到一個公園,牌子上寫著Seminario Park,原來是鬣蜥的公園,只見大大小小的綠黃色的鬣蜥,有的爬在樹上,或棲息在石洞裡,大多是在樹下乘涼。鬣蜥的頭部有點像鱷魚,尾巴細長,身上鱗片斑斑,四肢粗短帶爪,面貌不怎討人喜歡,但是沒有攻擊性,對遊客視若無睹,任人隨意拍照。

公園中央有一個厄瓜多民族英雄西蒙玻利瓦(Simon Bolivar)將軍的紀念雕像,玻利瓦很受國人尊敬,因為他在1822年獨立戰爭時,使拉丁美洲國家脫離了西班牙的統治。公園對街哥德式Metropolitan Cathedral大教堂外觀相當雄偉,裡面有很多拱門石柱和絢麗的彩窗。原來16世紀木造的老教堂曾被燒毀,後來重建煥然一新。

瓜亞基爾靠著太平洋,是厄瓜多的第一大城,也是貨運集散的海港。「Quayaquil」名字的由來,相傳一位印加部落酋長名叫Quayas,妻子叫Quil,他們帶領反抗西班牙人的侵略至死不屈,後人為了紀念他們而取名為Quayaquil。乘車來到Santa Ana山腳下,山上有許多色彩繽紛的房子,是屬於18世紀殖民時期建築的Las Penas 區,1982年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為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之一,如今漆油翻新成為耀眼的藝術村。

我們沿著石階而上,每個階梯都標示了數字,一共是444階,沿途有五顏六色小巧玲瓏的咖啡屋、餐廳、酒吧及雜貨店鱗次櫛比,保存著原有的殖民時代的風貌。我們邊走邊欣賞,不一會已走完444石階,到達Santa Ana山頂。小廣場上有一座精緻的小教堂,牌子上寫著世界上最小的教堂,還有一座藍色的燈塔,為太平洋航海船隻領航。這裡可以俯瞰全城風景,各色彩屋盡收眼底,美不勝收。下面有一層是海事博物館,展覽著古老的木船、大砲和兵器等,原來此地瀕臨太平洋,過去曾是軍事要塞。

亞馬遜河畔幽靜度假屋。
亞馬遜河畔幽靜度假屋。

河濱大道 景色宜人

步行來到新開發的Malecón 2000河濱大道,沿著瓜亞斯河漫步,路面很寛敞,右邊有兒童遊樂場。這條河濱大道長達2.5公里,走到一半是瓜城著名的地標,西蒙玻利瓦和聖馬丁兩位南美的獨立英雄併立的雕像,碑上寫著是為紀念他倆在此唯一的一次相會。前方是四層樓高、十分美觀的Moorish鐘樓,細看每一層都鑲有很別致的圖案。悅耳的鐘聲響起,原來是正午12時,導遊停下來介紹說,附近有不同口味的餐館,請大家各取所需。

同團巧遇一對來自洛杉磯的華裔夫婦,我們曾同遊過內蒙古,相見甚歡。他們邀我們同去一家中餐館嘗試,沒想到在厄國居然吃到很道地的家鄉口味,後來才知道餐館的大廚來自台灣。

南美正值春光明媚,我們繼續沿著河濱散步,走過美麗的噴泉廣場、多釆多姿的印加歷史美術館,盡頭是一幢新穎的大商場,裡面琳瑯滿目,還有設計頗具匠心的咖啡廰、小吃店和酒吧。賞心悅目地走完長長的棧道,體會到厄國用心打造的Malecón 2000的確是相當亮眼的地方。

蘭花培育園品種繁多。
蘭花培育園品種繁多。

Photo  4: 厄瓜多的可可種植園
Photo 4: 厄瓜多的可可種植園

可可、蘭花 外銷各國

車子開往安地斯山,半途到了一個可可園。濕熱的厄國適合種植可可,一般種植要六至九個月才能收成,一年可收成兩季,它是厄國主要出口產品。

園主帶我們去看儲存可可豆的大木箱,原來取出果實後需先經過六到十天一定溫度的發酵,再經過六到十天的日曬,加熱烘焙使熟度均勻,顔色變為棕褐色,最後才壓製成可食用的可可粉,也就是平常食用的巧克力粉。園主又示範巧克力飲料製作過程,並分給大家品嘗不同的味道,加了蜂蜜和藍莓味道的特別香醇。桌上放置了各種口味的可可粉和巧克力製成品,大家紛紛解囊給予贊助。

車繼續行走在蜿蜓曲折的山區,到達Tres Cruces高峰,牌子上面寫著海拔4100公尺,幸而大家都沒感不適,紛紛下車留影。在觀景台上遠眺綿延不絕的山脈,安地斯山從北部的哥倫比亞到南部的阿根廷縱貫中南美七國,有7000公里之長,算是陸地上最長的山脈。中午在一家有小橋流水幽靜的餐館吃午餐,老闆提供他們池塘裡自己養殖的魚,其味鮮美無比,令人驚喜。

傍晚抵達昆卡(Cuenca)古城,上山頂欣賞古城夜景,燈火璀璨十分迷人。

翌晨前往東邊Ecuagenera著名的蘭花培育中心。蘭花性喜溫潤怕乾,溫室內層層架上放滿了玻璃瓶,裡面裝著腐質土的育苗。另一大型溫室陳列著各式各樣的蘭花,粉紅黃白紫的石斛、龍舌、豆瓣蘭及蝴蝶蘭等數百種,千嬌百媚,看得人眼花撩亂。這山麓下的蘭花培育園規模不小,各式蘭花苗種還外銷世界各國。

印加傳統的染色手工織布聞名於世,路經小城Gualaceo,我們參觀古式染紡廠,印地安人Makana為我們示範用天然植物染線和傳統織布機織布,手工製成彩色圖案美麗的毯子、衣服和披肩現在已不多見,令人愛不釋手。

昆卡古城 文化遺產

再回到昆卡,才仔細端詳這古城的面貌。17世紀西班牙統治時期所建紅色教堂,古意盎然;白色藍頂壯麗的Carmen教堂坐落在卡德洛中心,在一片紅色建築中特別突出。此城印加古蹟保存完好,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入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之一。

我們在市中心鮮花市場鵝卵石的道路漫步,一位小丑突然送上一枝紅玫瑰給女士們,感受到這古城的人情味,方知厄國出產的玫瑰花聞名世界呢!

Wilson帶我們逛當地的傳統市場,此地盛產火龍果、木瓜和芒果等熱帶水果,物美價廉,大家都忍不住買來大快朵頤。接著走進一家帽子店,滿室陳列著各式各樣男女草帽,原來此地盛產草帽。用當地纖細柔靱的棕樹葉編織的草帽,透氣舒適又帥氣,是極受歡迎的Panama Hat。

晚上住宿在Hostrerua La Andaluza,是厄瓜多百年歷史的著名莊園,內有古色古香的臥室,華麗的私人收藏展覽在走廊的每個角落,還有清幽的大庭院,一夜好眠醒來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昆卡古城教堂宏偉壯觀。
昆卡古城教堂宏偉壯觀。

魔鬼之鼻 驚心動魄

離開古城,向北往小城Alausi,轉乘火車前往「魔鬼之鼻」(Devil’s Nose)。這條建於1899年的鐵路,因為建在懸崖峭壁之上,工程頗為艱鉅,費時多年才完成長達12公里的鐵道。

火車在環山的峽谷中迂廻而行,從車上往下看是萬丈深淵,險象環生,令人心驚膽跳。約40分鐘抵達終點站Sibambe。前方看到一座陡峭似人鼻子的山峰,取名魔鬼的鼻子故名思義地勢相當險峻。

當地的印地安原住民特地表演歌舞歡迎我們的到來,紅衣綠裙白長褲的男女邊唱邊跳,遊客們也被邀請下場跳舞同歡,感受到他們熱情奔放的民族性。

位於Banos城南,隱藏在厄瓜多雨林的「魔鬼巨壺大瀑布」(Devil’s Cauldron),衝擊力巨大而洶湧。我們走過窄長搖晃的吊橋,沿著石階往下走,冷不防巨壺的水如傾盆大雨從高處潑灑而下,氣勢磅礴,水花四濺,穿著雨衣的我們仍不免被打濕,領教到為何它被稱之為魔鬼的瀑布。

隨後參觀瓜魯印地安人村莊,茅草屋內印地安村婦示範傳統陶器彩繪的方法。導遊介紹印加部落長桿吹箭射獵物的技巧,又帶我們去印加人淘金的小河,觀看村婦用漏斗從泥沙中淘洗金子,他感嘆金沙幾被淘盡,如今文明帶來進步,舊日村莊因年輕人離開,已日漸凋零荒蕪。

魔鬼巨壺瀑布水勢磅礡。
魔鬼巨壺瀑布水勢磅礡。

雨林探險 驚喜連連

進入亞馬遜河流域,乘坐機動長舟行駛在寬闊的Napo河上,輕風徐來驅散了悶熱的空氣。爬上座落在山坡上的度假屋,眼前看到的是花木扶疏、茅草涼亭泳池。寛敞的木屋有著原始風貌,兼具現代的舒適,真是出人意料之外!

翌晨大夥穿雨靴、戴遮陽帽、噴上防蚊蟲劑,導遊特地發給每人一根樹桿當拐杖,就這樣輕裝向熱帶雨林出發。走在茂密的叢林泥濘的濕地裡,舉步難行,幸好有這根拐杖支撐前行。當地雨林的導遊介紹這裡號稱「綠色的心臟,地球之肺」,因為雨林吸收了大量的二氧化碳。數以萬計的昆蟲植物在這裡共生存,蛙蛇鳥蟻棲息在棕櫚、香桃木、黃檀木和橡樹之間,不少的葉片根莖和真菌可作為藥用植物。

雨林中處處可見苔蘚、藻類和蕨類植物附生在喬木和灌木的枝椏上,還有那十多枝氣根盤纏交錯的樹根,導遊說有的樹是會走路的,因為它們要尋找陽光,令人嘆為觀止。

走到谷崖邊,大家得靠吊籃滑索過峽谷,心中有點驚怕,但是這裡沒有退路,只能跟著大夥勇往直前。提心吊膽地坐在摇擺的吊籃裡被滑索送至對岸,回頭一看下面是不見底的深谷,慶幸有驚無險。

出了叢林豁然開朗,下坡來到河邊,以為就此打道回府。未想到又坐上當地傳統balsa樹幹排成的輕木筏,漂浮在水中,載浮載沉半身濕透,幾位會游泳的團友興奮地跳入河中,享受如魚得水之樂。

亞馬遜河上漂浮木筏。
亞馬遜河上漂浮木筏。

雨林中滑索吊籃過峽谷。
雨林中滑索吊籃過峽谷。

赤道紀念碑 不虛此行

依依不捨地離開原始的亞馬遜雨林,我們北上厄瓜多的首都基多(Quito),它取名自印加盛世的基多帝國,是世界第二高的首都。16世紀被西班牙統治了200多年,其間在基多興建了不少天主教堂和修道院,大小教堂和古蹟無以計數,故被聯合國文教組織列為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之一。

我們先到舊城區瀏覽,建在山坡上哥德式的Basiica del Voto National大教堂,氣勢非凡。邊走邊看走到中心廣場Plaza Grande,中間是獨立英雄紀念碑,正面是基多大教堂,兩旁有總統府、國家博物館。古老的La Compania de Jesus教堂,灰色的外表,裡面卻是金碧輝煌。

不遠處是16世紀巴洛克式的修道院The Monastery of San Francisco大教堂。雄偉壯觀不足以形容它,現在已改為博物館。在大廣場上可以眺望El Panecillo面包山上的女神石雕像,它是基多人民爭取獨立自由的象徵。

赤道經過許多國家,其中包括厄瓜多,而Ecuador西班牙文的意思就是赤道。赤道紀念碑位於基多北部,車行約30分鐘抵達。公園進門兩旁樹立了測定赤道位置的各國科學家的紀念雕像,盡頭就是30米巍峨方柱形的赤道紀念碑,頂端有一銅鑄的地球儀。十層碑塔內展示著厄瓜多各地風土人情的圖片,頂端平台可以遠眺安地斯山的風景。

遊客們紛紛在紀念碑前擺出不同姿勢拍照留影。我們站在碑前,雙腳分跨在標示赤道的黃線兩邊,以示腳踏地球的南北半球,前面石刻上註著緯度0度0分0秒。

參觀了園內的天文博物館和印加文化藝術館,離開時我們得到一張証書,證明我們到達「The Middle of The World」,真是不虛此行!

離開基多之前有半日空閒,我們自己搭車去市郊厄瓜多國寶藝術家Oswaldo Guayasamin瓜亞沙米的故居拜訪。看了路線,旅館附近正好有公車可以直達。上車買票,車票才0.25美元,厄國流通貨幣是美金,很是方便。很幸運上車就有座位,走過大街小巷,房屋新舊參雜,市容看來差強人意。進入郊區直到終點站,我們車遊幾乎半個新城區終於到達。

順著Capilla del Hombre指標進入園區,先參觀瓜亞沙米美術展覽館,寬敞的館內四壁牆上掛著巨幅畫作。上百姿態不同抽象的人物呈現在眼前,彷彿畫家在表現人性喜怒哀樂的百態,令人震懾不已。

那些抽象畫作很有大師畢卡索的畫風,難怪瓜亞沙米被稱爲拉丁美洲的畢卡索。聯合國文教組織曾頒獎給Guayasamín,誇讚他是一位人道主義的藝術家。在展館場外也看到一些他的雕塑作品,極具創意。

緊鄰的山坡上是他的住家,樸實無華的畫室內仍放置著他用過的畫筆顏料畫架及作品。這位出身貧寒,顧念民間疾苦,倡導和平不遺餘力的藝術家,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厄國藝術家瓜亞沙米代表作之一
厄國藝術家瓜亞沙米代表作之一

博物館 聯合國 亞馬遜

下一則

推動在地文化 「亞洲50最佳餐廳」首設「亞洲之粹」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