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巴馬高中球賽傳槍響 球員觀眾驚逃 3傷1命危

矽谷庫比蒂諾聯合學區 投票通過關閉明星學校

摩天大樓之外的鏡香港

元朗老房子。(圖:作者提供)
元朗老房子。(圖:作者提供)

前些日子,楊振寧先生農曆100歲生日,翁帆出書記錄她與楊先生的悠悠歲月。她在文中說:「我們最快樂的回憶之一,便是自己開車穿梭於香港的青山綠水之間…」

翁帆的文字讓我心有戚戚焉。很多年前,我還沒去過香港,但是從張愛玲的文字裡知道香港有旖旎的田園風光:「秋天和冬天,空氣脆而甜潤,像夾心餅乾。山風海風嗚嗚吹著棕綠、蒼銀色的樹。你只想帶著幾頭狗,呼嘯著去爬山,做一些不用腦子的劇烈運動。」但是我身邊的朋友不相信,他們認定香港是國際大都市,寸土寸今,一抬眼就是森林一樣的高樓。

我想用照片證明他們的錯誤。記得有年初冬,我和朋友忙裡偷閒從深圳灣口岸坐車去香港,車過海灣大橋時,兩岸的風景同時亮進了視野,深圳那岸高樓雄立,一幅現代化的時尚和激情;香港元朗青山碧海,原生態模樣,萬綠叢中偶有兩三處房舍。一邊農村,一邊城市,對比強烈的兩幅畫同時漫延在眼前。

曾有朋友告訴我,要捕捉香港的田園風光,最好去元朗的濕地公園,那裡蘆葦萋萋,流水清亮,成群的白鹭翩飛起舞,而不遠處就是深圳,城市的風景線成了蘆葦與白鹭的特殊背景。

記得那日匆忙,我們沒有時間去濕地公園,但是元朗給了我極深的印象,充滿人間煙火的世俗風情。新與舊的交融,東方與西方的碰撞,一群穿校服的小女孩,從教會學校的雕花鐵門跑出來,西斜的太陽落在她們的臉上,也落在不遠處一座廟宇的頂蓋上,琉璃瓦閃著金碧耀眼的光。古老的媽閣廟和牌坊,新建的教堂和公寓樓,神父和牧師,尼姑與道士,在這片土地上和睦共處。

走在元朗的街頭,叮叮噹噹的電車從身邊開過,紫金花下的石橋已經流露出厚重的滄桑。一棟老房子赫然佇立在我們眼前,剝落淩亂的樓牆,斑駁著一張臉,帶著時光悠悠的嘆息。

有百年的歲月吧?房頂和房角,已經亂生了雜草和野樹。密密麻麻的天線,亂轟轟的空調和廣告牌子,一點不講規矩地立在房牆上。老房子的廣告牌,清一色的繁體字,有算命測字的,有牙醫和中醫,有電器行和琴行,各行各業蝸居在這棟老房子裡,演奏各自的人生。

繼續朝前走,穿過一條小巷,眼前豁然明亮起來,原來是個巴士站,站台前供著土地神,茶紅色鏤金的牌坊,香煙裊裊,幾盆花草舒枝展葉…這斑斓交錯的滾滾紅塵。

在林立的摩天大樓之外,香港有多少讓人驚喜的風景。兩年前我坐車去大嶼山,無涯的晴空下,海如寶石一樣的藍,山如翡翠一樣的綠,大大小小的建築散落在錯落起伏的森林間,像斑斕的長畫,一直綿延到了大海,海上漂浮著玲瓏的小島。長風浩蕩,空曠悠遠,遠處一聲鐘響,畫破了寧靜的海空。我問自己,這是香港嗎?恍惚身在加勒比海的天堂島。

翁帆在書中盛讚香港的海灘和海島,她有與衆不同的經歷。她喜歡橡皮艇,獨自一人划向遠處的小島,「沿途看臉盤大的水母,聽深深的海水撞擊岩石發出的深沉咚咚之聲,猶如鐘鳴。小島上沒有人煙,唯有白色的貝殼鋪滿地面。」

香港 時尚

上一則

雲門重返台東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 「十三聲」融入好山好水

下一則

夢想成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