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美劫後餘生下一步、紐時介紹中餐拓荒者

美俄峰會結束 普亭兩項宣布讓緊張關係現趨緩曙光

草屋風火劫

童年的記憶是從幾歲開始呢?科學家們意見不一,但是我可以確定的說:是五歲。因為我連續兩次鮮活的記憶,就是從五歲開始的。

我童年時出生的草屋,雖然經過一場風一場火的洗劫而灰飛煙滅,卻在我幼小的心靈裡,留下永恆的記憶。

父母於一九四九年從內地逃到香港,為了生存,最初住在新界屏山坑頭村;父親學織藤做家具並養雞,母親幫人車衣,在村子裡蓋了一間勉強可避風雨的草屋,也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

朦朦朧朧地記得:五歲時坐在草屋門外,一面唸著一年級的課本:「黃葉、黃葉,你飄到哪裡,你落在哪裡」,一面盯著從樹上飄下來的落葉。

可是比較鮮活的印象,卻是草房的兩場災難,老一輩的香港人大概還會記得一九六○年六月份瑪麗颱風帶來的一場災害吧。

當時為了生活,父親在九龍上班,只有母親和我聽到颱風消息後,如臨大敵,積極部署,果然後來風挾雨勢,雷霆萬鈞。

我們看著草屋的頂蓋隨著風勢震動,母親用一條粗麻繩將頂蓋綁在我們的身體及柱子上,以免屋頂被吹走。

由於我們房子地勢較低,水都淹進來了,而且偶然還看到有蛇在地上游動,母親和我只好坐在桌子上,抱著一罐餅乾,惶恐地度過了最長的一天一夜。

最後颱風還是不留情,將草房的頂蓋掀去了一大片。

後來雨過天晴,雖然一片狼藉,幸好人總算無恙。

大概一年後的一個黃昏,母親在附近的朋友家聊天,我留在家裡做功課,忽然間覺得有菸味。

我當時並沒有太在意,可是不久,就有一位鄰居伯伯衝進來把我拉了出去,往朋友的家方向跑;我回頭一看,草房已經火光熊熊,附近的鄰居們都拿著容器打井水,來幫忙救火。

最終火是滅了,但草屋也已經滿目瘡痍,後來才知道是隔隣的廚房失火造成的,幸好這一次有驚無險,逃過一劫。

可是房子也不能再住了,後來改建了一個用鐵皮及石棉瓦作為屋頂的房子,順便改行做點小生意,生活倒是有所改善。

之後父親為了家庭的發展,終於全家遷到九龍市區謀生,不過每年還是會回到屏山看看鐵皮蓋的舊房子及探望老朋友,燒掉的草屋,就只能從舊照片及睡夢中相見了。

香港

下一則

裸女PK菊花畫 蘇富比、佳士得競拍常玉畫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