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Parler要求恢復連線 聯邦法官駁回

超越川普 拜登就職典禮電視收看人口增加4%

港產手工啤

近幾年香港流行手工啤酒,無論在釀造方法以至包裝都愈見精細,品牌數目也愈來愈多,問題是有幾個名稱能夠叫人們記得?

香港早已經脫離了農業,這代表我們的日常飲食依賴其他城巿生產,有的也勉強在本地製造,例如獅球麥花生油,但只限於生活必需品,理由是接近顧客可以減輕運費。至於純粹的消費品,在地生產看來只是一種噱頭,以啤酒為例,香港沒有穀物出產,更沒有啤酒花種植,撇除所謂的新鮮,「港產」可以說是唯一賣點,尤其在近來民粹主義的抬頭,也造就了一個手工啤的巿場。

經過多年的塑造形象,啤酒的顧客有兩類,一類是藍領階層,工作整天後到大排檔,大口大口喝冰涼啤酒,展現粗獷的男人魅力,不過真相往往是一堆大叔喝到肚滿腸肥,與喝孖蒸米酒的糟老頭相比,啤酒算是年輕點的男人飲料。

另一類形象是在酒吧把妹的白領階層,也可以是三五知己燒烤聚會時,以藍妹啤酒做例子,多得品牌的大力宣傳,換購水晶麻將、贊助太平清醮、體育賽事等,成功走進巿場,不過始終是巿井口味。要提升產品形象,就是自家生產,情況跟精品咖啡一樣,不過往往是潮流過後,難逃結業的命運。例如早年的分子雪糕、台式厚鬆餅,大家的共通點是最適合用來「打卡」,拍照後放上社交平台,代表了是潮流的一份子,所以在開業初期一定是大排長龍,但如何建立忠誠的顧客,才是產業永續的關鍵。

日本威士忌為例,創辦人竹鶴政孝想在日本創造出「蘇格蘭口味」,於是挑選了與蘇格蘭氣候條件相同的北海道余巿成立威士忌廠,多年來創造出濃厚風味的「余巿」、「鶴」等,深受國民以至海外酒客的歡迎。

事實上,竹鶴先生投入大量資金和時間才有今天的成果,但證明堅持原味,是令品牌走向更遠的一個方法。至於港產手工啤,往往要強調香港風味,加入「鹹金桔」、「羅漢果」、「甘草」、「紅棗」之類,這些原本是港式草藥一類的材料,使人聯想到媽媽的關懷,不過到酒吧消遣,目的尋找刺激,這些老味道偶爾一試是特別,真的喜愛羅漢果味道,安坐家中飲媽媽湯水就行了。

香港 日本 咖啡

下一則

書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