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242萬例 紐約州破60萬

價格低易配送 牛津疫苗保護力90% 每劑成本僅2.5元

令人回味的日子

一本小說不暢銷,不能全怪責作者,讀者也要負點責任。許多時,不是作者寫得不好,而是讀者不識貨。

作為讀者,要評價一本小說,最起碼要具備三個條件。第一,要有耐性,至少看了該書一半以上;第二,要有想像力,才能領會書中所描繪的人物和情景;第三,要有感情,才能與書中角色的悲歡離合產生了共鳴。

可惜今日的香港人,生活節奏急迫,哪來耐性看書?看幾百字文章猶可,長篇小說早已成絕症。短篇小說呢?翻了幾頁,看不下去就掩卷了。無疑,好的小說要具備種種條件,文筆、內涵、創意等。但這世間並無十全十美的小說,正如極珍貴的寶石難免有瑕。

作為小說家,離不開他所處的時代,更要寫他所處時代的熟悉事物。但其致命傷則是,一旦時代的風氣一過,與時代有關的事物,往往失去吸引力。所以最好寫些千年不變的永恆題材。

以史頓達爾寫的《紅與黑》為例,作者是法國人,被左拉稱為自然派的鼻祖,生於法國大革命爆發之年,成長於一個充滿變化的年代。雖然他深刻了解人性,但其包裝,要用一樁兇殺案作為賣點,而真正目的則是寫對社會建制的叛逆,才使它成為不朽。

再如巴爾札克的《高老頭》,書中人物,一方面有着作者所處時代的真實性,另方面他又能超越時時代,為其人物塗抹了一些原始色彩。故事中的人物總是愛自說自話,十分有趣。

最後要談談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雖然故事本身高潮迭起,但真正的價值,是作者的妙筆生花,雖是虛構人物,似是真實的存在,有血有肉。

想起了過去的日子,沒有電影、電視、電腦,捧着一本小說咀嚼,令人回味!

小說 電影 香港

上一則

不一樣的中秋節

下一則

中秋節的紅糖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