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婦持旅遊簽證來美帶孫 海關質疑打黑工

聯合航空取消3架美國-中東班機 法航14日停飛以色列

鷗歸故里(二)

薛慧瑩/圖
薛慧瑩/圖

秦鷗驀地振作起精神,多年來,她著眼在失敗的、沒達成的事情上,一步步消耗自身能量。她很感激克莉絲汀的提攜,「你說得對!我應該嘗試接受這份工作,謝謝你!」

回家後,秦鷗環顧四周,不敢相信自己正過著無味、無色的生活。她以極快的速度將生病時穿的衣服,還有那些太小、太大、太長、太短,種種不合體和捨不得丟的物件,一律請君入甕,倒進垃圾袋。

最後,撥動高櫃的儲藏物時,從中飄落下來女兒周歲穿的粉色小斗篷和小帽子。她用手搓揉,彷彿還能聞到那濃濃的奶香味。想到當時襁褓中的女兒甜蜜靈動,如今關係卻變得僵化、疏離,不禁數度哽咽。

清晨時分,一臉憔悴的她開車把十多袋雜物,載去附近的慈善機構統統捐掉。然後,找了家戶外餐廳,好好地享受午餐。看著往來的行人眉開眼笑,她也感染了絲絲喜悅,彷彿天空更藍、花兒更美了!

餐畢,轉去商場,慢慢挑選幾套職業裝和晚裝。她無須再用黯淡的衣服來遮掩身體,因為,她的病早已痊癒,可以隨心所欲,披上色彩斑斕的衣飾,再度投入繁花似錦的新世界。

三天後,秦鷗離家了,留給余碩一封信。

2

上海經過疫情的衝擊,失去了些許光芒,但是秦鷗期待新生活的心是急切的。她路過自己當年騎車的路線,感覺法桐樹更高大,樹蔭連結得更加密實。樹下的小店都消失了,添加了不少摩登時尚的餐廳,也多了光鮮的百貨商場。下榻浦西舊城的旅館後,她去了新開發的商區走一圈,見到好多自己在美國都沒見過的商品,骨董瓷片鑲嵌的項鍊、新潮的青花瓷器、改良式的中式古典桌椅,彷彿紛亂的心也隨著眼見之物沉澱下來,不用質問自己從何而來、為何而來。

秦鷗約了高中期間最要好的同學徐淇見面。徐淇在班裡的成績比秦鷗差些,沒有進入重點大學,也就沒有機會被公派出國。她留在上海讀書、工作,是個典型不思離鄉背井的女孩。當然,這多半得益於她從商的父親,家境殷實,認為沒必要讓孩子出去受苦。難得的是,徐淇實事求是,穩穩當當做自己擅長的環境規劃建築工作。

徐淇進了餐廳,一身黑色薄風衣,搖曳生姿,胸前戴著銀色長方形環扣項鍊,同款耳墜,輕奢重金屬風。秦鷗都快認不出她,驚呼:「你太漂亮了!」

徐淇樂得和秦鷗緊緊擁抱,嚷嚷著:「疫情把大家悶壞了、餓壞了,現在不追求快樂,待何時?我特別找了這家老上海舊宅改建的咖啡館,主要負責人是一對年輕的台灣夫婦,特別勤快,也不趕客人。我們可以好好聊聊!」

秦鷗不知上海有這麼多新品種的茶和糕點,她掃描菜單:正山小種、祁門紅茶、雲南滇紅,還有英式的伯爵茶和多種果茶。

「我都不知如何選擇了。」

「飯後喝水蜜桃果茶,搭配西班牙蜂巢蛋糕,這樣比較不膩!」徐淇行事果斷,把餐點都選好,轉身拿出個小禮盒遞給秦鷗,「來的路上看到髮飾店,特意買的!」

「哇,這麼時髦,是給我女兒戴的吧?」

「不是!是給你戴的!別忘了,我們還沒老呢!」

「對、對,還年輕!」秦鷗眉開眼笑。

琥珀色髮夾上有金色小點,密密一排,點成兩個英文字「I Dream」,另一個是「I Wish」。夢想與希望,宛如黃浦江上來回船隻的光亮,點燃了青春的記憶。

這麼多年雖然兩人偶爾有書信來往,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問候,能面對面說話,實在是太幸福了。

聊著、聊著,徐淇想起大考前,同校有名男孩曾經透過她,探詢秦鷗家的住址。她好奇地問:「後來他去找你了嗎?你沒和他好?」(二)

疫情 咖啡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艾比的煩惱(全文完)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