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大難不死 重寫共和黨全代會演講稿

曼哈頓川普大樓加強警戒 亞當斯:對政治暴力零容忍

富貴門(一六)

有時候看煩了,對方的臉不重要,有心情了隨便抓一個,基本上沒有七分以下的女生。要是有,助理就換人。他的太太,如今是前妻,她說了好多次喜歡國外、喜歡列治文,也喜歡加拿大,但她再也沒過來。她住在他們在上海買的房子裡,那個她早就不喜歡的聯排別墅。兒子一會兒去洛杉磯、一會兒回國,他管不了他們,以前他有錢的時候也沒管住。

她逼著他陪她兒子打網球。她說網球比高球便宜,運動量更大。他不想去,「游泳最便宜了,還不曬,也不怕下雨。」

「臭小子不喜歡游泳,弄不動他。」

他不肯去。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到底沒文化,看不出眉眼高低。鍾馨馨不見外,她拍著他家的桌子說:「總比你每天吃藥強吧?那藥,越吃越多,是藥三分毒,你知道嗎?」

他打起精神做了點正經事,比如入了籍、託家裡人把國內的房產和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統統清理了。如果餘生只是吃吃飯,倒是夠了,再多就沒有了。即使從前他覺得便宜到可以忽略不計的高球,最好是不打了。散步也免了吧,吃飯他都不願意出門了,何況散步。

「咱們就像是〈傾城之戀〉。」

「什麼戀?什麼虐戀?絕戀?」

杜峻峰想起鍾馨馨只是初中畢業,不可能讀張愛玲。他的大學時代,幾乎每個人都要讀張愛玲的。他趕時髦看過幾個故事,早就拋在腦後了,不知道怎麼突然想起來。對了,國內翻拍了這個電視劇,他刷了幾集,很難看。

大概是溫哥華特有的雨季來了吧,成天陰雨綿綿的,他們倆貓在家裡無所事事,沒話找話,隨口說了這麼一句。

鍾馨馨和他上了床之後,經常來他的公寓裡消磨時間。(一六)

高球 洛杉磯 加拿大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天龍八部」前沒訪過大理 金庸織就華人「精神故鄉」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