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變異株入侵 義大利通報境外移入確診首例

英專家:Omicron威力被誇大 疫苗應不致失效

茶樹王(全文完)

一個沙啞的男聲在電話那頭說,小宋老師去家訪了。她的學生中有人輟學;她特地趕去孩子老家,都走好幾天了。

那一刻,我或許很想問,那個小宋老師是不是曾在「南方嘉木」上過班,她是個品茶師,還有一個名字叫李琴美。但我猶豫了。當猶豫的剎那,我便知道事物的意義在飄散,它已經不再迫切,甚至無關緊要。

我放下手機,平靜地把消息轉達給老人。老人喃喃自語,聲音很輕,而我聽明白了。他說的是,女兒在山上,我也在這山上。我們都在這山上。

但我知道這兩地的海拔是不一樣的,兩者之間最起碼相差三、四百米。如果折成樓房高度,差不多有八十層樓高。我默然記下這個數字,每次想起總有些恍惚。

下山之前,我為老人拍了一張照片。快門摁下的剎那,我便知道,這會是一張好照片。這麼多年過去,我終於拍下一張好照片。與其說,我拍的是茶人宋易安,不如說是某個時刻的自己。我終於學會拍照了,沒有什麼比這更能安慰我。我曾在心裡千百次地描述那張照片,但沒有一次獲得成功。惟有一點,我知道得清清楚楚,那就是,一個攝影師無法看見自己內心之外的東西。這句話其實不是我說的,而是一個叫喬治‧泰斯的攝影家說的。我花了很長時間,才弄明白它說的到底是什麼。

那張照片被我放大後,掛在工作室牆上。我沒有拿它去展覽。很快,我就對各種展覽失去興趣。每次看見人像背後虛化的綠影,眼前總會浮現出布朗山的草樹與雲霧,我沒有見過的茶樹王似乎也廁身其中。有好幾次,我確信自己看見它了。(全文完)

攝影 手機 工作

上一則

「美的歷程」哲學家李澤厚逝世 享壽91歲

下一則

月下憶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