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新變種病毒 美29日起限制南非和其他7國入境

WHO命名南非變種病毒為omicron 英暫停6國航班

茶樹王(一四)

如果說老人的婚姻還有一兩位子女留下,大概也是微不足道的吧!畢竟,他們都沒能讓他下山。果然,老人笑了笑,說:我在等我女兒。每個月,她都會來看我。現在,一個多月過去了,她還沒來。我不知道路上發生了什麼。

當年,他和布朗族妻子李枝清生下五個孩子,三男兩女,都夭折了,只剩下這唯一的小女兒。那些夭折的孩子,其實也沒生什麼大病。有些是不明原因的腹痛,沒來得及救治;這裡距山下的醫院很遠,交通工具又極端落後,一條人命說沒就沒了。有時候,即使順利送到鄉醫院,醫生也說不出個子丑寅卯來,好像這些生命注定要夭折,誰也挽救不了。

我問老人,那這個女孩現在人在哪裡,或許我可以去打聽、打聽。老人沒吭聲。過了一會兒才說:你找不到她的。她待的那個地方比這裡還偏,很少有人去。說這些時,老人忍不住又用檳榔葉捂住頭顱,露出眉間溝壑般的豎條紋。

這天夜裡,我躺在床上,東想西想,久久未曾睡著。山裡的夜太安靜了,好像是人世之外的存在。但如此久了,總有些莫名的慌亂,不知下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好奇心頓起。明明知道,並不會有什麼驚天動地之事。但真的該下山了,年假馬上結束了。到時候,找人打聽一下女孩的下落,能幫就幫一下。

如此想著,我如釋重負。先前盤旋在腦海中的身影一一淡去。以後的日子,它們或許會以回憶的方式蒞臨我的生命,但不會留下太多痕跡。

那天早晨是雨季裡罕見的晴好天氣,我起得晚了些。老人一如往常,早早坐在門廳前了。這次,他沒有擺開茶陣。(一四)

上一則

台「小島大歌」為海洋發聲 2022年站上紐約百老匯

下一則

青春的暗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