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歐巴馬13年前被「摸摸頭」如今那個小男孩18歲了

德州槍手對老師說「晚安」後開槍 倖存女童目擊冷血屠殺

沉默的麥田(一○)

她發覺天空已經變得清澈,遠處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層一層幽深的暗影,好像在海與天之間,劃出了一道界線。一縷一縷黃色、紅色交織的光線交會在一起,頃刻間,便化作霞光萬道,像火焰一樣燃燒在地平線上。海面金光閃閃,一輪金黃色的圓球在水面探了探頭,左右搖晃了一下,一瞬間便躍出海面。

雪瀅的眼睛睜大了,太陽離她是如此之近,彷彿觸手可及。當心目中遙不可及的東西忽然變得近在咫尺,那種感覺是既新鮮又陌生的。

雪瀅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是她房間的花香,紫羅蘭的香氣會飄這麼遠嗎?她下意識地環顧左右,心中一驚,戴墨鏡的男人就站在船欄杆的另一邊,離她只有幾英尺的距離,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莫非他就是那個神祕的「老麥」?

雪瀅把飄在胸前的白絲巾往肩後甩了一下,從容地朝他走去。她在他面前站定,仔細打量著他。他的膚色微黑、頭髮濃密,下巴上長滿了密密的鬍渣子,一直連到鬢角。黑色寬邊墨鏡遮住了他的眉眼。他禮貌地衝她一笑,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

雪瀅一下子愣在那裡,大春?大春笑起來也是這個樣子,世上不會有這樣的巧合吧?她搖了搖頭。

「謝謝您,昨晚來參加我的讀書分享會。」她伸出手來,他握住了她的手,那麼自然,好像他們已經認識很久了。

「沉默的麥田,書寫得好,拍成電影會更轟動的。」

「你是老麥,我沒猜錯吧?」

「怎麼,是不是聞到了麥穗的味道?」他笑了。

「不,是紫羅蘭的味道。這船上有鮮花賣麼?」

「噢,那是我從西礁島帶上來的。那裡有家鮮花店,什麼花都有。」(一○)

電影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