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你奪走我16歲童貞」牧師佈道時 她挺身指控性侵

德州小學槍案當下 子彈飛過窗戶 學童滿身鮮血逃

不讓眼淚掉下來(二五)

所謂的「負壓艙」是個有蓋的透明小桶,進出幾條管,兩條管子連接吸附在傷口上的吸盤。小一點的那條定時噴消毒和幫助傷口癒合的藥水,另一條通過小桶連接牆上的氣閥,吸走氣體以增加負壓。

儀器看上去十分簡陋,材料也普通,但價值不菲,將近兩千元,而且不在醫保範圍。

兩千元對於父親這樣的老農民來說分量很足,所以他的焦慮又來了,跟我道歉,說他已經浪費了太多錢,不如不治回家等死。

我說:如果花點錢能讓你早點好起來,花多少錢我都願意。

沒料到父親話鋒一轉,讓我想辦法搞死鄰村的庸醫。我一愣之下,差點沒大笑。

「我去捅他兩刀,員警把我捉走,哪個來照顧你?」

房間裡別的人都笑,父親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說:「我是讓你想想辦法,搞到他沒法再做醫生,他不配做醫生……」

「行啦,爸!」我提高聲音,打斷父親的話,「別說我沒有這個能力,就算有,也不會這樣做。爸,你都八十歲了,怎麼還看不透?行善積德吧。庸醫處理傷口太草率,該死,但你自己也有責任的──是你自己去找他的,而且還連去兩次!當初如果你跟明攫講一聲,讓他帶你來這裡縫幾針,最多十天就好了。」

「我不想麻煩明攫。你知道,醫院裡到處都是病毒──」

我有點生氣,但不敢發作,順著他的思路說:「你就知道心疼明攫,從不為自己著想,也從不操心我的事!如果我離家不是這麼遠,你肯定讓我帶你上醫院的是不是?」

父親笑了起來,說我這張嘴向來得理不饒人。明攫是父親的軟肋,一直都是。

我看到天色已晚,伺候完父親屎尿,迅速趕回家,取夜裡要穿的長衫、長褲和洗刷用品,又打電話讓明攫夜間回梁丙子村陪母親。(二五)

醫保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