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曾指川普「國家毒瘤」俄州眾議員岡薩雷斯不連任

最新衛星影像 北韓正擴建武器級濃縮鈾生產設施

頭家門下(五)

盡頭處,立了一座「且」字形碑,碑上只有幾個放縱恣意的大字:三寶  之墓。碑後是一堵高牆,七、八道巨大的板根放肆地跨了下來,像一個巨人坐在墓龜上。仰頭,是它寬大的身軀和繁茂的枝葉。這景象,在靠牆猛喘的建國心裡好似喚起了什麼。

那碑上,是不是掉了個「公」字?

小紅汗涔涔的臉上,因微喘而潮紅,表情有幾分頑皮,「你知道這裡埋著什麼嗎?」「是三寶太監小時候被割下來、風乾了的寶貝。最後一次航行時,他特地帶了南下,就埋在這地方。景仰他的人為他造了這個大墓。」

牆上陰紋縱走,線條勾勒出一幅航海圖。郵票大小的帆船,密布其間。不同的島形如不同的薯,其間有高山峻嶺,以雙重倒v標示。即便巨大的板根遮蔽了部分畫面,也分割了整體,細根淆亂了筆畫。但那也只不過增加了它獨特的丰采。

驀然腳一疼,建國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成了光腳,幾隻黑色水蛭模樣的東西嚙咬著他的腳趾,他驚慌地後退一步。感覺那不像水蛭,俯身細看,伸手想要把牠拔掉,卻發現,不是什麼東西咬著腳趾,而是什麼東西從那裡長了出來。像植物的芽。雖小,卻已是人的形狀,白色、黑色、褐色,有手有腳,有的甚至伸長雙手向他揮舞。有的可能比較膽小,拔腿就跑,鑽進落葉堆裡,或蠕動滾進黑水裡,與蝌蚪同游。

建國雙腳不禁一軟,跌坐在板根上,後腦勺重重撞在石碑上,一陣眩暈讓他閉上了眼。好似有一扇門被推開了,建國立馬失去重心。身體一晃,卻醒了過來。差點摔到地面上,手臂被什麼東西拉扯了一下,是點滴針頭被拔掉了。(五)

上一則

馬斯克

下一則

醉拳武俠夢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