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華隊第1金 舉重郭婞淳抓舉破奧運紀錄

台新增「高端疫苗」意願登記 AZ和莫德納暫不混打

是時候了(一二)

柳瓊覺得自己確實也很適應和享受單身生活,一個人就這麼過了下來。反正這在美國也不會有人特別在意。每個人的面前都有那麼多需要關注的人和事,就算想到時有點好奇,也就點點頭,由她去了。

「你我都沒見到你媽變老的樣子。那天見你下班回來,正在颳風,我遠遠看你走過來,那麼瘦,很嚇人的。這兒總是太陽一下山就冷的,你穿得又少,身子縮得很緊,沒脂肪的人都這樣。我從這裡看出去,你猜我看到什麼?」柳瓊正低著頭給父親的杯子添水,耳裡就聽到了他乾澀的輕聲:「就是我夢裡見到你媽媽變老後的樣子啊。可你還年輕啊!我那個晚上一夜都沒睡好。」父親說著用手撐到額頭上,沒再說話。

柳瓊看不到他的眼睛。她安靜地握著父親擱在台上的另一隻手說:「爸,我會好好吃飯。我答應你了,啊?」

好久,父親才抬起頭來說:「這樣就好。」

柳瓊看著父親一頭銀髮下瘦削的臉龐,輕聲說:「爸,其實你一直也很瘦的,我們可能就這基因。」

父親一擺手說:「不扯這些。我們一起好好吃飯。」

在那個夏天剩下的尾巴裡,他們再不請客,也不參加派對了。柳瓊下班一回到家裡,看到的就是寂寞的父親和滿滿一桌的飯菜。她總是快快換好衣服,看上去興高采烈地坐下就吃,還陪父親喝起紅酒。

父親自己吃得很少,陪在旁邊喝幾口紅酒,只看她吃。他總是問,哪樣喜歡、哪樣不喜歡,菜譜就隨著她的回答變。(一二)

美國

上一則

繪先知穆罕默德漫畫惹議 丹麥藝術家病逝享壽86歲

下一則

夏天的蘋果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