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雖打完疫苗 聯邦參議員葛理漢宣布確診

紐約市長僅「強烈建議」室內戴口罩 不強制

通行證(一五)

但遠水解不了近渴,牛春嶺之所以占了上風,純粹得了近水樓台之便。

自然而然的,研二暑假,牛春嶺帶小沙去他工作過的少數民族省區旅遊。

研三一開學,又是暑假見聞彙報會,牛春嶺後發制人最後一個發言。比起上一年,這次他精氣神大變,神清氣爽地說:「暑假我去了寧夏西海固地區,參觀了那裡貧困山村的小學。」

牛春嶺眉飛色舞:「我的女朋友去那裡支教,我送她過去。那裡的孩子一見是北京來的老師,都興高采烈地來歡迎。我的女朋友一做自我介紹,教室裡嘩地一陣歡呼和掌聲;我的女朋友說我要給你們當一年語文老師,嘩地又是一陣歡呼和掌聲……鄉下的孩子太淳樸、太可愛了!

開學前牛春嶺親自送了小沙去寧夏,一路上少不了給她鼓勵和安慰,說我很快就會來看你,說不管需要用什麼,只管給我來信。一趟旅遊、一趟護送,兩人的感情自是加深了不少。牛春嶺在系裡一口一個「我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說得那叫一個響亮、一個舒心。

不想才去一個多月,鄉下孩子的掌聲和歡呼還在耳邊迴響,小沙就來信訴苦,生活上就不用說了,吃的缺油少鹽、用的貧乏困窘。更糟糕的是沒有報紙、沒有電視、沒有網路,一點精神生活也沒有。

小沙也給一花寫信,一花回了兩次信就不再有音訊,說是忙著學英文。學英文是真,但一花不理小沙,十有七八九與他牛春嶺有關。

研二以來,一花對牛春嶺相敬如「冰」,有時候看見他視若無睹。起初牛春嶺還沒在意,之後回過味來,十分氣憤。一花以前說起不齒之人,聳著鼻子,像聞到什麼不潔的氣味。(一五)

➤➤➤通行證(一四)

北京

上一則

說剪髮

下一則

陪著花兒老去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