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比特幣4年來首度重大更新 提升交易效率

環時:美虛張聲勢 難下決心對戰解放軍 勸台獨勢力夾起尾巴

邂逅的海(二)

沖繩像日本本土,只過元旦新年。不像台灣,一個新年過了,還有一個新年。平日的氣氛對於旅行者來說,比較適合踏行,他喜歡這樣子。

在縣廳站下車。

他在站前廣場佇立了一會兒,拿出在飯店取得的那霸巿街地圖看了一下,走進一家百貨公司。按照樓層標示,上了七樓的書店Libro,在東京池袋的東武百貨也有同名書店,還有詩書專區,他曾經買過幾本英譯詩集。

走到詩書專區,旁邊是沖繩鄉土文化專區。

一眼就看到書架上不同版本的山之口貘詩集,不愧是在日本最為人所知的沖繩詩人。他記得在台灣的詩誌曾讀到這位傳奇性的詩人,戰前在東京從事各種勞動工作,專心一意想成為詩人,潦倒困頓,不改其志。還把一些詩人贊助他回沖繩的船費喝酒喝光了。

他一首名為〈結婚〉的詩,寫他們結婚後,詩沒有了。一種與詩不同的心境,讓他蹲在衣櫥的陰影裡哭叫。

結尾的兩行詩句,印記在他心裡:

錢呵

錢呵地哭泣

曾以筆名發表過一些詩的李溟,已經離開文學青年時代涉足的詩壇。並非因為報償的問題,是因為一些詩人與詩讓他失去那份參與之心。

寫過詩的經歷,讓他進入廣告公司,擔任廣告企畫、撰文的工作。他在行銷與傳播方面逐漸形成專業、逐漸獨當一面,帶領工作團隊。懷有文學之夢的他,進入被視為產業經濟的文化工程領域,既是為了生活,也是某種嘗試。

他仍然讀詩。只是不寫詩、不發表詩。也逐漸少與這個圈子的人聯絡。

看到山之口貘死後半個多世紀,仍然活在沖繩人的心中,李溟感觸良多。在現實與理想之間,常存在著距離,但能夠堅持理想,執意賭上人生,這樣的人是值得尊敬的。文化就因為這樣,才發出意義的光彩。他這麼想。

他知道,與儀公園有山之囗貘詩碑,第二天,他想去看看。

搭乘高架電車回到赤嶺,再回飯店時,已是黃昏。

放溫泉水時,他坐在陽台的休閒椅,看著夕陽西下的景色。不太遠的前方,海在陽光下染成金黃色。一邊是機場,另一邊是海港,像伸出的雙臂環抱著海。

前方可以看到新築的防波堤,懸臂的挖泥船正從海底挖出泥沙,裝入船艙。一些小船穿梭在其間,點綴另一種風景。

泡進溫泉風呂前,他拉開窗簾,讓前方的景色呈現眼前。浸在溫泉裡,兩手正好放在甕形浴缸圓弧周邊。閉上眼睛養神,轟隆轟隆的戰鬥機起飛聲傳入耳際,他並不想張開眼睛,不想看那突兀的風景。

夕陽漸漸掉入海裡。

燈亮起。

浴罷,他打電話給櫃檯,請他們代訂飯店附設在一旁的義大利餐館座席。他想靜靜地用晚餐。

當晚,自己一個人喝了小瓶的紅酒。回到飯店房間,覺得有一些睏倦。看了一下當地的電視節目,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身後,又泡了溫泉。在飯店用了早餐,一大片玻璃窗外是大水池,有鳥在石板上踱步,水面映照晨光,像一面鏡子,藍天的白雲移動著。

李溟想先去壺屋,是陶器街,他想去看看陶瓷博物館

然後,去與儀公園看看山之口貘詩碑,再到國際通用午餐,然後去歷史博物館和美術館。

仍然搭高架電車,在壺屋附近的車站下車,徒步走到壺屋。先去陶瓷博物館,從一樓看到三樓,瀏覽了沖繩陶瓷。琉球王國的樸素器物反映了他們生活的歷史。既不同於日本,也不同於古中國。沖繩原有自己的歷史,後來受到古中國影響、也有日本影響。現在的沖繩則受到日本影響、美國影響。(二)

➤➤➤邂逅的海(一)

日本 博物館 台灣

上一則

流動畫

下一則

細雨櫻花路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