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1%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新冠不只攻擊肺部 史丹福研究:大腦恐受損似失智

日落(一七)

少華說:哪裡能平分,兩個孩子小,平時她又不讓我帶,如今都跟我生分。若都判給了她,我真的是要淨身出戶了。這還不算,離了婚,她收入低,我要一直供養她,一直到她再婚。

郁歡說:她已經有了人,再婚也會很快。

少華說:這裡的老外,有幾個要婚姻。如果他們只同居不結婚,我就要一直供養她。那個老闆我見過,是個輕佻浮華的人。我不明白的是女人,那個人哪點比我好,說白了,錢賺的也沒有我多,如今倒好像靠上了她。如果離婚,我不僅要養她,還要養她的情人。

郁歡見過毛麗麗,長腿細腰,臉龐長得卻怪,兩眉之間很開闊,兩隻眼睛好像吊在鬢角上,一張厚嘴唇。前排牙微微鼓起,有小動物一般莫名的性感和可愛。一種有慾望的可愛。

少華嘆一口氣說:最受不了的是兩個孩子,他們管那個混蛋叫比利叔叔,回來說跟比利叔叔滑雪、跟比利叔叔游泳。比利叔叔有許多冰球隊的卡片,老版的,他十幾歲時買的卡片,如今三十多年了,很珍貴、很值錢。他們談論比利叔叔,口氣中滿是崇拜,好像他才是父親,而我在他們眼裡毫無意義,好像根本就不存在。

劉翔和郁歡都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只能傾聽,少華現在需要的也是有人傾聽。少華好像一個燃燒的火爐,一杯接一杯地喝茶,他試圖澆滅那些火。郁歡唯一能做的就是給他添茶。

少華喝得大汗淋漓,然後他說還是要尋找能保住財產的方式。如果老婆保不住了,財產也不能讓她都拿走,自己受不了人財兩空。(一七)

➤➤➤日落(一六)

滑雪 游泳

上一則

聽納巴酒鄉首位華人莊主朱寶祥 述說他的葡萄園故事

下一則

野貓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