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平均日確診降至4萬以下 佛奇:室內戴口罩可解禁了

共和黨成「川普黨」?眾議員憂:恐似鐵達尼號沈船

一隻雞的人間煙火(全文完)

我問母親,她是不是在懷著我的時候吃了雞血,所以我的皮膚才這麼黑。

母親說:這跟雞血沒什麼關係,是你自己不好。你小時候,一天到晚在外面野,不落家,自己把自己曬黑了,怪你老娘!

牛牛的血被放乾淨了,再把牠整個泡進開水中,均勻燙好,拔毛。

我笨手笨腳,拔了老半天才算是拔乾淨。我有些奇怪,那些賣雞的老闆殺雞怎麼能這麼快呢,幾分鐘就OK。牛牛真肥、真大呀!拔光了毛,起碼還有五斤重。沒毛的牛牛油膩膩的,手感真不錯。

雞毛被開水一燙,散發出一股腥腥的味道,難聞得很。不行,我得洗把臉,臉上、身上沾了不少髒水,我得先洗把臉。

浴室的大鏡子裡,映出一個臉色發青的人。這個人只有一張平板一樣的臉,臉上沒有起伏、沒有五官。具體說是因為我摘了眼鏡,看不清鏡子裡的自己。我甚至有些不敢看鏡子裡的自己,覺得自己正在看的是一個重返陽間的亡靈,而不是一個健康的成年男人。

我把已經無毛變成了屍體的牛牛,放在清水裡泡著,伸了個懶腰。有些累了,這活真是累人呀!我得趕緊弄完睡會。

突然,牛牛從水裡跳了出來。身體一動,移動了一下,掉在地上,馬上站了起來,一路小跑,跑到客廳裡。

我目瞪口呆,簡直就是目瞪口呆。

我眼睜睜看著光屁股的牛牛從身旁走過。牛牛走路的樣子,一扭一拐的,一腳深、一腳淺,別提有多彆扭了。最後,牛牛停在土地公公前面,具體說是停在那個供奉著土地公公的紅色木頭牌子面前,脖子一伸一伸的,像正在說話一樣。

牛牛單腳著地,金雞獨立。

一行水漬,從廚房開始,橫跨客廳。

然後,我嚇醒了。(全文完)

➤➤➤一隻雞的人間煙火(一一)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家教生涯

下一則

漫談日本動畫電影與文學(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