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共同社:G7公報將首度提及台海和平

6州完全解除緊急狀態 加州暫緩 防疫情死灰復燃

夜半歌聲(五)

第二天下午,蘇珊和往常一樣步行到酒館。雖然隔了一晚,城裡仍然是低氣壓,路上行人低頭疾走,臉上都缺乏笑容,或許都在想今天的大遊行。走著、走著,她覺得有些怪異,突然明白少了一樣東西。

那歌聲消失了!

或許時間還早,但在往日下午就會有歌聲,今天卻沒有任何聲響。真是奇怪的感覺。有那歌聲時,她覺得坐立不安;沒有那歌聲時,她又覺得若有所失。究竟是怎麼回事?

酒館裡仍然只有酒保東尼在擦洗酒杯,見了蘇珊就說:「妳來得正好。等會大家要一起去遊行抗議,妳要不要去?」

「是啊,我要去的,到那裡再和小均會合。他的學校全體師生一起去。怎麼,大家都要去遊行抗議?」

「全城的人都會去吧!」酒保東尼說:「大家都忍無可忍,不打倒炳妖,這日子過不下去。」

果然幾乎全城的人都到了城中廣場。旅館、餐廳、加油站、美容院、電玩遊樂場的員工、城裡的中學和小學的師生,甚至療養院行動不便的老人都坐在輪椅上出動。酒館的工作人員全部到齊:王經理、酒保東尼,還有三名樂隊以及蘇珊。

阿炳的三百多名部下也都集中在廣場上,隊伍圍繞著市政廳排成兩排。第二排多半是高大粗壯的工人和農民,有的手裡如飛般舞動著軍旗來吸引人注意。有的把家族歷史和殺戮紀錄寫在赤裸的上身,走來走去驕傲展示他們的美麗紋身。

但是阿炳部下裡最引人注意的倒不是舞旗兵和紋身客,而是前排站著一大堆土頭土腦長得很像阿炳的人。酒保東尼特別指給蘇珊看,說:「看到那些複簡阿炳嗎?」(五)

➤➤➤夜半歌聲(四)

遊行 旅館 加油站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郵冊簽名回憶

下一則

音樂才子盧昌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