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權威消息人士證實 秦剛將接替崔天凱駐美

華爾街日報:中國計畫延長邊界防疫限制至少一年

娓娓(三三)

同時這種感覺給了我一種略帶狂妄的自信,提起記憶裡的藍彩恩,我儼然已經用上了一種風水輪流轉,現在我才是贏家的口氣了。

那個寒假是我記憶裡最後純粹的安穩生活。開學後的第二個星期,我接到了媽媽打來的長途電話,她說打電話沒有什麼事,就是突然有點想我了。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憔悴,我在電話裡讓她早點關了店門,好好休息。她說好,然後我就掛了電話。

兩天後,獨自在夏啟威公寓裡幫他打掃房間的我,接到了焦急尋找我的輔導員的電話。她讓我立刻回學校一趟,說是我的家裡出了事。

等我趕回宿舍,她已經在宿舍裡等我了。我的輔導員也是個入職不久的年輕人,她努力壓抑住自己的情緒,盡量冷靜地對我說:譚小可同學,我剛才與你們家街道的工作人員通了電話……他們說,你媽媽昨天夜裡突發腦出血,已經去世了。

她的兩片嘴唇好似還在動,可我卻什麼也理解不了了。失去意識之前,我隱約聽見她大聲呼喊我名字的聲音。

4

在宿舍裡暈倒後,我被送進了校醫院,但又很快被轉到了市裡的醫院。我的輔導員和趕過來的夏啟威長談了一次。她告訴夏啟威,我不得不轉院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貧血,還有精神打擊過大而造成的流產。

我在醫院裡住了三天,然後夏啟威接我出院。我沒有回學校,輔導員准了我一個禮拜的假回家奔喪。

從醫院出來以後,我整個人都像是呆滯了。派出所、殯儀館、火葬場,都是莫菲陪我一起去的。我神情淡漠,也沒有流多少眼淚。事情辦完以後,我回到學校上課。(三三)

➤➤➤娓娓(三二)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小姑姑給的紀念品

下一則

我的晚年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